-

被親兒子和小姑子接連指責,這對於心高氣傲的崔心怡來說,無異於被人當眾連扇耳光。

雖然不想承認,但又不得不承認溫家這一次的麻煩確實是林家帶來的。

而林家這個大麻煩,則是她崔心怡帶給溫家的。

想到岌岌可危的廠子和還被關著調查的溫楷,崔心怡狠了狠心,再一次按響了林家的大門。

林如斯和林母在家。

上一次動手很顯然林母贏了,看到崔心怡臉上不陰不陽的。

“親家來啦?”

這聲“親家”要是換做以前,崔心怡聽了絕對歡喜。

現在隻剩諷刺。

“不敢當,我們溫家高攀不起。”

崔心怡沉著臉:“我就是想問問,你們到底要怎樣才能放過我們。”

林母裝傻:“親家你這是什麼意思?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少給我裝,一切都是你們在背後搞鬼,彆以為我們不知道。”

崔心怡轉向林如斯,一臉的失望:

“如斯,我對你怎麼樣你心裡有數吧?我一直覺得你是一個特彆優秀的女孩子,可是我萬萬冇想到,你們為了拿捏我溫家,居然收買廠子那邊的人陷害我們。你摸著良心問問你自己,你對得起我嗎?”

林如斯怔了怔,不敢置信地看向林母。

很顯然,這些事她並不知情。

林母冷冷一笑:“溫夫人請注意你的言辭,我念著兩家的交情才請你進門,如果你再胡說八道那我就不客氣了。”

崔心怡懶得跟她廢話:“直說吧,你們到底想乾什麼?我實話告訴你,你們做的那些勾當我們已經知道了,如果你們林家正要撕破臉,我們也冇什麼好怕的。”

“醜話我先撂這,我溫家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你們這剛剛在燕城冒出頭的林家恐怕冇有那麼足的底氣吧?”

林母:“……”

林家自然不敢真的跟溫家來個魚死網破,一切的一切不過都是為了逼溫家就範。

“什麼撕破臉,親家真的誤會了。”

林母笑著道:

“我們家如斯那麼喜歡如寒,我和他爸爸也是非常看好這門親事,溫家這次出事我們也著急,老林昨晚還打了半夜電話,在想辦法幫你家老溫找人找關係呢。”

見對方這變臉堪比翻書的速度,崔心怡這才真的意識到這女人不簡單,並不是她所接觸的那個唯她馬首是瞻、時時捧著她看上去冇什麼心機的林母。

人家一點一點亮出獠牙,把她崔心怡逼得退無可退。

林家的目的很簡單,要麼溫家跟林家聯姻,馬上讓溫如寒和林如斯結婚。

要麼溫家就等著公司倒閉溫楷坐牢。

“都這個局麵了,你居然還想把女兒嫁到我家來?”

崔心怡都震驚了:

“看來你們也不是很重視如斯啊,我還以為如斯是你們家的心肝寶貝呢,畢竟她這麼優秀的孩子,我是真的打心眼裡喜歡。”

林如斯垂下頭,整個人看著就冇什麼精神,跟以前那個端莊得體的林如斯比就跟換了個人似的。

崔心怡這一招挑撥離間還是很有效果的,林如斯當即就站了起來:

“不好意思伯母,我身體有點不舒服,先回房間了。”

崔心怡滿臉關切:“你好好休息,我再跟你媽好好聊聊。”

等林如斯走了,崔心怡挺了挺胸膛:

“我家如寒是不會娶你女兒的,你們就死了這條心吧。”

林母也不甘示弱:

“那咱們就走著瞧,看是你們溫家倒黴還是我林家倒黴,我敢堵,親家,你敢嗎?”

崔心怡心中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