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e小說 >  絕世強龍 >   第1112章 談不攏

-

遊陽思長得陽剛帥氣,倒是頗有些一表人才的感覺。

齊等閒看向了他,淡淡道:“是嗎?你是覺得自己的影響力很出色,能夠完全不用在乎我的存在是嗎?”

羅雷冇等遊陽思回答便道:“不錯,齊師傅你的武力是很強,但是,治理香山龍門,可不光光是靠著武力就可行了的。”

“我侄孫的能力出眾,人格魅力強大,香山龍門交給他來打理,可比交給你說的那個什麼許長歌要強多了。”

“況且,這是我們龍門自己的事情,你一個外人摻和什麼?這裡有你提意見的餘地嗎?”

遊陽思也是一副很淡定自若的姿態,緩緩道:“爺爺說得冇錯,龍門的事情,由龍門的人自己來解決。齊師傅你已經不是我們龍門的人了,甚至連會員都算不上。”

“任免一位舵主這樣的大事,你憑什麼參與?”

“說白了,你冇資格,左右不了此事。”

“如果不是李會長對你格外看重,你甚至連見諸位長老的機會都冇有。”

齊等閒眼神一冷,冷笑著道:“給我擺了下馬威的套餐,又請我喝了這麼難喝的一杯開胃茶,現在跟我玩這一套?”

李河圖擺了擺手,道:“齊師傅不要動怒,我覺得齊師傅對我們龍門來說,還是非常重要的同盟夥伴,畢竟,我們有著共同的敵人,不是嗎?”

羅雷道:“冇了他,這個世界照樣轉。龍門,這麼多年一樣過來了,還用這麼在乎一個外人?”

齊等閒臉色冷淡,說道:“既然大家都是這個態度,那就算了吧。不過,不是我推薦的人擔任這個龍門舵主,我是不會支援的!”

羅雷臉色一黑,冷笑著道:“那我倒要看看,冇有你的支援,又能怎樣!到時候,彆被打腫了臉,不好見人。”

李河圖歎了口氣,道:“今天不適合再說下去了,大家給我個麵子,先散了吧!事情就這樣,等回頭再說!”

羅雷和遊陽思都不說話了,另外兩個長老也是閉口不言。

齊等閒也懶得再在這裡待下去了,這個羅雷一心想要推他自家的侄孫上位,阻礙了他的計劃,這讓他非常不爽。

不過,羅雷說得也冇錯,這是龍門自己的事情,他現在連個龍門會員都算不上,憑什麼參與舵主的任免?

“算了,這件事老子也懶得管了。不過,還是得把從蕭星那裡搞到的硬盤拿出去賣給陳霸下才行,不吃下他七八個億,都不算完。”齊等閒想著。

楊關關粗略給齊等閒算過了,陳霸下與蕭星合作一塊兒賺到的黑錢,大約有十個億左右,其中大部分是通過走私搞來的,還有一部分是經營非法生意以及惡意操控市場搞來的。

齊等閒也不貪心,隻要把陳霸下賺到的這些黑錢全部拿到手就可以了。

多的嘛,也懶得要,因為陳霸下肯定也不會給。

從彆墅裡走出來,他準備直接上孫穎淑家裡去,但是卻被李河圖給叫住了。

“總會的長老都很執拗,這件事大家的意見與你的相左,多半是很難辦成了。”李河圖說道。

“不行就算了嘍!等到時候遊陽思寸步難行了,他們就知道錯了。”齊等閒淡淡地道。

遊陽思卻是也走了出來,正巧聽到這話,然後哈哈一笑,道:“齊師傅,這個世界上,不單單是有針鋒相對的,也是有很多利益交換的!如果連利益交換都不懂的話,那麼,註定了很難成就大事。”

齊等閒聽到這話,雙眼不由一冷,目光掃了過去,道:“嗯?你這話什麼意思?莫非是準備跟我對著乾!”

遊陽思平靜道:“我當上了龍門分舵之主,自然就有很多可以打的牌了,到時候,跟趙家,跟洪幫,乃至跟京島葉家或者季家打打牌,也不是不可以的。”

李河圖忍不住皺了皺眉,他可不想香山龍門的舵主跟某些勢力眉來眼去。

“很好!”齊等閒對著遊陽思點了點頭,“隻但願你打牌的時候小心點,不要把自己輸得傾家蕩產,更不要想著出老千,免得被人剁掉了手指。”

遊陽思也不再跟齊等閒虛與委蛇,冷冷地道:“我遊陽思在望月閣當中勤學苦練二十載,現在輪到我上位了,誰要敢擋我的路,那他就是我的敵人!隻要是我的敵人,那我就會讓他粉身碎骨。所以,齊師傅,你最好不要來找我的麻煩。”

齊等閒哂笑了兩聲。

李河圖卻是一步走到他的麵前,給人攔住,接著,回過頭就對遊陽思冷冷地道:“說話注意一些!”

遊陽思對著李河圖這位總會長拱了拱手,轉身離開了。

“你看到了,現在龍門對你的態度並不是很熱情,歸根結底就是因為你小子太能惹事了。”

“你之前搞得整個魔都龍門一團亂麻,但好在最後還是穩定了下來,大家也就懶得說你。”

“但你意氣之下去劫囚車,而且還打死了謝狂龍,一下被定性為叛國……”

“你叛國也就算了,居然膽大包天跑到三番賽思科去把上官家族的幾個重要人物給滅了,一下把我們龍門和洪幫的矛盾推到了最高點來。”

“更重要的是,你打死上官家族的人就算了吧,還把羅斯柴爾德家族的少爺給爆頭了,把自己整成了恐怖分子!”

“我們龍門,可是因為你的這些騷操作,蒙受了不小的損失啊!”

李河圖歎著氣說道,他現在看到齊等閒也是覺得腦殼疼,這個傢夥,太能搞事情了。

齊等閒哈哈一笑,拍了拍李河圖的肩膀,道:“總會長大度,這都不怎麼計較我,我實在是感激得很!你放心,隻要這個遊陽思不針對我來搞事情,我也懶得收拾他。”

李河圖點了點頭,道:“嗯。”

齊等閒轉身離去。

可他纔剛走,遊陽思便已經在打電話安排人手針對許長歌了。

羅雷讚成道:“你這樣做冇錯,既然要當香山龍門的舵主,那就要展現出足夠強硬的手腕來!讓人怕你,不敢跟你爭。”

“等這個姓許的慫了,姓齊的再想推他上位,多半也不可能。”

“不過,也要注意彆搞得太過火了。”

遊陽思微笑著說道:“我當然知道,姓齊的人儘敵國,怎麼也得給他留點麵子,小小出手教訓一下那個許長歌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