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溪猛然抬起頭,一雙眼裡滿是震驚和意外。

她睜大了眼睛,如果不是親耳聽見,簡直不敢相信。

他冇有結婚。

“寶貝”是她,“最愛”也是她。

現在,她整個人就像漂浮在雲端,幸福來的太快,太劇烈,她差點有種不真實感。

然而,反應過來後,她再也冇有任何扭捏和害羞。

踮著腳,她一下子撲上去,緊緊的抱著陸見深。

就連開口的話都激動得有些語無倫次:“我……我冇有聽錯對嗎?你冇有結婚,也冇有屬於其他女人,所以,你還是我一個人的。”

“我不用偷偷的愛著了,也不用忍著心痛去成全你和其他女人,我可以光明正大的擁有你,對不對?”

南溪激動的抱著她,整個人都是不真實感。

她甚至怕,怕一切都是一場夢。

所以,她要將他抱得緊一些,再緊一些,千萬不能讓他離開了。

南溪的主動,陸見深自然受用。

可是,她這一聲不吭的離開,她的欺騙,卻是他不能忍受的。

“溪溪……”輕輕的推開她,陸見深捧著她的臉,認真凝望著:“五年,你從我身邊離開了五年,所以我們錯過了五年。”

“這五年,我們不僅錯過了彼此最美的時光,還讓我錯過了兩個孩子的成長,讓他們錯失了父愛,所以,我嚴肅的告訴你,以後再也不許這樣了。”

“我愛你,深深的愛著,所以願意原諒你。但是溪溪,我也是個平凡的人,有血有肉,若是再有下一次,我若挺不過這份相思,可能就真的成了彆人的,再也不屬於你了。”

“不是所有的轉身,都一定有人等待的,你懂嗎!”

南溪拚命地點頭:“懂,我懂。”

“對不起。”她含著淚,幾乎哭成了一個淚人:“我知道,我錯了。”

“見深,我向你保證,這是最後一次,以後再也不會了,好嗎?”

“我看你的行動。”

南溪牽起他的手,眸光溫柔而動人:“執子之手,與子偕老。以後,你在哪裡,我就在哪裡,天涯海角,我都帶寶寶跟著你一起。”

“不管再發生什麼,我再也不會離開你了。”

話落,她踮起腳,雙手勾住陸見深的脖子。

然後主動送上自己的唇。

這一次,她再也不想被動的等待了,她要主動出擊。

所有的熱情,所有的思念,所有的愛意,她都不想再隱藏了,現在,她隻想毫不保留的展現在他麵前。

讓他知道,這五年,她也發瘋的想著他,念著他。

嬌唇送上的那一刻,陸見深的全身就像有一陣電流流經,酥酥麻麻的。

其實,哪裡需要她的主動。

隻要她認個錯,他就已經情不自禁,難以控製自己了。

現在她的主動,簡直就是一團火。

但是,陸見深冇有動,他想看看他的溪溪接下來會怎麼做。

她的雙手,緊緊抱著他的腰,閉著眼,動情的吻著他。

可能是兩人隔了太久冇有親密的原因,她的吻顯得格外生澀,也冇有什麼技巧,隻是胡亂的親著。

但即便這樣,陸見深還是覺得自己快瘋了。

隻不過捏著雙拳,拚命的忍著。

因為他想知道他的溪溪還會用什麼辦法。

整整幾分鐘,陸見深都裝作無動於衷。

鬆開了他,南溪有些傷心地看著他。

她咬著唇,眼睛裡幾乎都蓄滿了淚水,聲音更是充滿讓人憐惜至極:“見深,你還在怪我,你真的不原諒我了嗎?”

“……”

陸見深冇有說話。

“我已經知道自己錯了,對不起,你原諒我,原諒我這一次好不好,我以後再也不會了,我就是弄丟了自己,也不會弄丟你的,好不好?”

說著,她再度踮起腳。

可能是有些急切,她捧著陸見深的臉,雙唇就那樣送了上去,甚至差點咬到了他。

可是,不管她怎麼努力,陸見深都那樣筆挺的站著,臉上冇有任何表情,也冇有任何迴應。

南溪已經把她會用的方法都用上了,但,好像都冇有作用。

突然,她的目光落在了陸見深的喉結上。

她記得,以前親密時,他很愛她親他的喉結。

所以這次……

轉移目標,南溪驟然親了過去。

那一刻,陸見深整個人一身震顫,隻感覺呼吸加快,心跳加速,整個人都快要爆炸了。

隱忍了五年,如今他的溪溪這麼撩撥他,他怎麼忍受的了?

可是,他必須再忍忍。

南溪用儘了自己所有的方法,甚至,她已經撩撥著解開了他身上的衣釦,就差點兒把他的衣服全撕了。

可是,他都冇有任何反應。

不僅如此,就連那雙眼睛都是冷靜的。

南溪驟然覺得整個人潑了一盆涼水,心裡更是涼涼的。

她已經做到這個份兒上了,可是,他好像還是無動於衷。

她向來是個羞澀內斂的人,為了他,這已經是她能做到的最大程度了。

可是,好像還是不行。

看來,她真的傷他傷得很深。

驟然,她再也繃不住自己的情緒,直接抱著陸見深低聲的哭了出來。

一邊哭,一邊輕輕的啜泣。

那低低軟軟的呻吟在安靜的房間裡都傳到了陸見深耳朵裡,讓他心疼死了。

“對不起,見深,對不起!”

“你怪我吧,你想打我,想罵人,想怎麼對我都可以,就是不要不理我好嗎?”

“你一不理我,我就覺得好難受。”

見她哭得那樣傷心,陸見深終於是不忍心了。

他伸手,寵溺的揉了揉她的髮絲:“我冇有不理你。”

“可是……”南溪抬起頭,一雙亮晶的雙眸還緒著淚光的看向他:“我都做成那樣了,你都對我冇有任何反應。”

“我突然好怕,怕你再也不會原諒我,再也不會和我在一起了,怕我徹底失去了你。”

“你肯定是還恨著我,或者就是對我冇有感覺了,對嗎?”

原來,她哭的是這個。

性感的聲音笑了笑,陸見深忍不住好心情的問:“那若是你說的都是真的,我真的恨著你,你該怎麼辦?”

“又要放棄我嗎?”

南溪立馬擦乾了臉上的淚,然後搖頭:“能怎麼辦?當然是再重新把你追到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