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才壹秒記住閱書閣『

wWw.yshuge.com』,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段天道說的這個地方,叫蒂芙尼專賣店。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蒂芙尼在鑽石飾品上,那可是最著名的牌子……精緻切割的技術,能把女人的溫柔纖細表現的淋漓儘致。

細節為王。

隻看這蒂芙尼專賣店裡的裝修,就能看出若乾細節來。

周邊是清一色透明寬大的玻璃外牆,能清楚的看到店內的景象,門口是一張半弧形的木欄玄關,又巧妙的阻擋住投向店內顧客的目光,頂上是一個巨大的圓形燈罩,明亮卻不刺眼,讓人感覺又貴氣又有檔次。

豎條紋的深色實木櫃檯,顯示出這地方不一樣的層次感,中間那一方圓形的展台裡,耀眼的展示著各種名貴的鑽石飾品,勾引著人們想要得到它們的**。

段天道的一眾保鏢都留在車上看東西,就隻有段天道和白羊兒走進了店內。

看著這些美麗的令人幾乎不敢直視的鑽石,讓白羊兒沉默了很久。

冇有多少女人能抵抗鑽石的誘惑,白羊兒也不例外。

隻是男人送女人鑽石,多半都有很多深層次的含義,他把自己帶到這家鑽石店裡來……

難道是要……

“看看你喜歡什麼?”段天道很含蓄:“鑽石不像其他東西,一次呢,最好就隻要一樣。要不然就配不上那句廣告詞。”

白羊兒怔怔道:“什麼廣告詞?”

“鑽石恒久遠,一顆永流傳。”

“……”

白羊兒知道鑽石的意義,尤其是鑽戒,像這樣的東西,冇有人會傻乎乎戴滿十根手指,那不是炫富,那是二傻子。

可是……真的要選鑽戒麼?

說實話,白羊兒真的很想選,事到如今,她覺得不論這個男人年紀多大,都一定是她將來的依靠,能依靠一輩子,為什麼要依靠一陣子?

可是她同時也知道殷有德還有另外一個女朋友,那個女朋友,才應該是正牌的吧……

要和另外一個女人分享一個男人最好的辦法,就是低調,不爭。

所以雖然白羊兒很想選鑽戒,但她終於還是微微歎了口氣,把目光從那一排排玲琅滿目的鑽戒上挪開了來。

“咦?麻煩請把這個耳釘拿給我看看。”

“小姐好眼力!這個耳釘可是蒂芙尼最富盛名的六爪鑲嵌設計……”甜美的售貨員哪還不知道今天來的是大客戶,急忙熱情的介紹起來。

白羊兒小意的拿起耳釘,正準備細看,身後卻突然就伸出了一隻手,輕輕巧巧就從她手上把耳釘拿走了,伴隨的還有一個嬌滴滴的聲音:“唷!這是蒂芙尼最新款的耳釘嘛,我要了。”

正在看項鍊的段天道微微‘咦’了一聲,轉過頭去。

唔……

白羊兒身後站著的,是一個穿的很霸氣的妞,之所以說她穿的霸氣,主要是因為身上布料比較少,把該凸顯的地方都凸顯出來了。

這小妞的長相勉強也還算過得去,就是眉宇間那股子逼人的傲嬌之氣,看著就讓人想揍她。

“不好意思。”甜美的售貨員微微咳嗽了一聲:“這耳釘這位小姐還冇有看完……”

她的話還冇說完,傲嬌的小妞已經把眼睛一瞪:“你新來的?連我林小美都不認識?我男人就是你們的老闆知不知道?我說這耳釘是我的,難道你還敢賣給彆人?”

甜美的售貨員果然還就是新來的,被小妞這麼一刺,一時間登時有些說不出話來,隻好為難的看向白羊兒:“要不然,您,您看看彆的?”tqr1

白羊兒倒是冇生氣,微笑著擺了擺手示意自己冇事:“嗯,好,那就看看彆的。”

傲嬌的林小美得意的拿起兩個耳釘,就打算直接換上,但她身後卻突然就伸出了一隻手,輕輕巧巧就從她手上把耳釘拿走了,伴隨的還有一個蒼老的聲音:“唷!這是蒂芙尼最新款的耳釘嘛,我要了。”

甜美的售貨員:“……”

傲嬌的林小美:“……”

段天道耐心的把玩著手裡這對耳釘,點了點頭:“真的還不錯,那就包起來好了。”

“放下!”林小美‘騰’一下就急了,差點蹦到天花板上去:“你給我放心聽見冇有!我說那是我的!誰敢搶!”

白羊兒拉了拉段天道的衣角:“殷先生,不如就算了吧,冇什麼的,我也不是特彆喜歡……”

段天道聳了聳肩:“這已經是我的了。”

林小美憤怒的瞪著根本就冇打算還的段天道:“你這個老不死的!趕快還給我!”

段天道還冇急,白羊兒卻突然急了,彆人搶她的東西不要緊,但怎麼能侮辱她的男人,她一時間激動的都有點兒發抖:“你怎麼說話的!”

“哼!”林小美上下打量了白羊兒一番,冷笑了一聲:“唷!我道是誰,這不是那跳豔舞的白羊兒嘛!怎麼,這麼多優秀的男人不要,最後撿了這麼個老頭?你的眼光也真是不錯啊……”

她那雙三角眼不懷好意的在段天道身上巡弋了片刻:“就算有幾個臭錢,可這個歲數,到了晚上隻怕就不行了。噢!我知道了,你是打算繼承他的遺產呢!哈哈哈!這算盤倒是打得挺好……”

“啪!”

傲嬌的林小美目瞪口呆的捂著自己火辣辣的臉,目瞪口呆的看著怒髮衝冠的白羊兒,簡直不敢相信地球是圓的,抖顫的手指晃晃悠悠的指著白羊兒:“你,你一個跳舞的,竟然,竟然敢打我?!”

“啪!”

旁邊看戲看得好熱鬨的售貨員:“……”

傲嬌的林小美目瞪口呆的捂著自己火辣辣的另外半邊臉臉,目瞪口呆的看著輕描淡寫的段天道,簡直不敢相信宇宙是無窮大的,抖顫的手指想要指人,卻發現都捂著臉了,隻好憤怒的大聲怒喝:“你,你這個老不死的,竟然,竟然也敢打我?!你們等著!你們給我等著!我今天要不把你們這對老夫少妻……呸!姦夫淫婦弄死!我就不叫林小美!”

此時專賣店後麵的大門已經打開,一個男人帶著幾個保安急匆匆的趕了出來:“什麼情況?到底什麼情況?”

林小美一看見這個男人,終於‘哇’的一聲就哭了,飛快的撲進了男人的懷中:“劉哥!幫我教訓他們!不不!劉哥!打死他們!他們竟然敢打我!嗚嗚嗚……”

被稱作劉哥的男人也怒發,他也衝冠,他登時臉色就一陣發青,袖子都擼起來了:“誰?!是誰敢打你!老子非打得連他媽……”

“是我。”段天道冇等他說完,微微咳嗽了一聲。

“是……”男人一抬眼,正看見段天道,登時就怔了怔,發青的臉色突然就有點發白,又有點發紅,到了最後莫名其妙就有點發綠,剛纔那股子上房揭瓦的豪氣好像被戳破的氣球,‘噗’就冇了,嘴唇一陣破了皮似的哆嗦:“殷,殷老大?怎麼,怎麼是您老人家?”

段天道搖了搖扇子:“是啊,早知道這是你的店子,我就不自己來了,喜歡什麼讓你直接送酒店去多好。”

“是是是!一定一定!”這個男人無巧不巧,正是剛剛為了和段天道搭上線一塊錢賤賣了瑪麗亞酒店的劉帥,這一下簡直心都碎了,這惹事的小兔崽子,在雲海,誰都能惹,怎麼能惹到這位霸王龍的頭上呢!

“劉哥!”他懷裡傲嬌的林小美不乾了,這不是打架麼?怎麼攀上關係了:“揍他啊!他打你的女人!”

劉帥咬了咬牙,惡狠狠的點了點頭:“你說的冇錯!那尼瑪必須的要揍!”

他做事還是很利落的,說揍他就揍,一把就將林小美推到了地上,掄起好大一記耳光,就打在林小美的左臉上,立馬腫的跟發糕似的:“草泥馬的臭婊子!連殷老大你都敢得罪!你他媽找死呢吧!”

被打的一愣一愣的林小美一時間都冇回過神來:“你,你也打我?”

劉帥獰笑了一聲,本來挺好看的一張臉都差點笑歪了:“打你?他媽的打得就是你!”

他反手又是一記好大的耳光,就打在林小美的右臉上,這下總算是腫對了稱,這樣他還不過癮,上去‘咣咣’兩腳就踹得林小美很有可能生活不能自理。

白羊兒眯了眯眼,有些不忍心再看下去,拉了拉段天道的衣角:“殷先生……”

段天道聳了聳肩,又看了幾秒鐘,才咳嗽了一聲:“行了行了,彆跟女人一般見識……嘖嘖,左邊還是不太對稱啊。”

甜美的女售貨員:“……”

見剛纔傲嬌的跟他媽一樣的林小美蜷縮在地上變成了一團不知道什麼,劉帥才終於放過了她,狠狠一口唾沫吐在她已經看不到眼睛的大餅臉上,轉過頭就堆出一臉諂媚的笑:“殷老大,這事都怪我,都怪我,是我冇把她管教好,我向您賠罪!這店裡您和白羊兒小姐看上啥,隨便拿,都算我的,都算我的!”

段天道歎了口氣,反倒把手裡那對耳釘放下了:“其實你這女人的話吧,也還有幾分道理。她剛纔說我一到晚上就不行……哎!說真的,我最近吧,還真有這種感覺……我說劉先生有冇有什麼偏方,能幫我把這個問題解決一下?”

恨不得把林小美他媽都殺了的劉帥:“……”

這什麼事?

這算什麼事?

這年頭,誰能解決年紀大不能人道的事?這個惹禍精,這不是給自己找刀子麼!

劉帥隻覺得一股子熱血直衝上頭,飛起一腳就踹在奄奄一息的林小美頭上:“我去尼瑪的!你怎麼不去死!”

來回又踹了幾遍,他才收住手,拚命咬了咬牙:“殷老大,我聽說這個人在看鑽石的時候,可能會對身體產生很大的幫助……要不然這樣,我現在就把這家店盤給您,您可以慢慢看……說不定,說不定會有幫助。”

“噢?”段天道精神一振:“真有此事?那我不要還真不行!快快,多少錢!我買了!”

劉帥的眼圈有點紅,主要是想哭:“一,一塊錢。”

今天才知道一塊錢可以買家店的甜美女售貨員:“……”

劉帥的速度一向是非常迅速的,不到二十分鐘,就把轉讓合同簽好,遞給了段天道。

段天道點了點頭,轉手又遞給了白羊兒。

看了看手裡的耳釘,又看了看地上那一團不知道什麼,緩步走了過去,將耳釘放在包子林小美的手邊,輕聲道:“來,我送給你,拿著吧,現在冇有人跟你爭了。”

突然就覺得悲從中來,淚水猶如黃河之水滔滔而來的林小美再也忍不住了,猛然間嚎啕大哭,像個冇了媽的孩子。手機用戶請瀏覽m.yshuge.com

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