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靈希把卡放進了自己的手提包內,突然覺的,這包都沉甸甸的,同樣發沉的,還有自己的一顆心。

她突然有些懊悔了,她不該跟厲庭州玩這種刺激的遊戲的,因為,厲庭州輸的起,而她卻是輸不起的。

算了,隻要她永遠不對厲庭州動心,那她就不會輸了。

轎車駛回了厲家的彆墅,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喬靈希透過車窗,遠遠的就看著孩子們的兒童房視窗,燈火已熄,可見孩子們又早早的上床睡覺了。

“關於明天家長會的事情,我還是想去參加,你呢?”

厲庭州不想失約於女兒,不管這件事情的後果是什麼,他都能承受得住,這可是女兒求他的第一件事情,無論如何,他不能失約。

喬靈希其實也知道女兒是真的想要她和厲庭州一塊兒出席,她低歎了一聲:“好吧,我也會去!”

厲庭州眸底閃過一抹得意的微笑,車子停下,他自己推開車門下去後,又站在車門旁等著她下來。

喬靈希看著他搭在車門上的那隻大手,內心莫名的一悸,為什麼她現在和厲庭州,像一對真正的夫妻一樣相處了?

而他是一個優雅又紳士,溫柔又多金的老公。

她呢?

喬靈希低頭,看著自己從上到下也都是一身高定名牌加身了,還真的有了少奶奶的氣場了。

“今晚早點睡!”厲庭州見她呆愣的站在車子旁邊,睨了她一眼,修長的身姿,已經朝著大廳走去。

喬靈希暗自歎了一聲,也上了樓,推開了兒童房間的門,兩個小傢夥各種躺在小床上,擁著小被子,睡的很香甜。

喬靈希走到女兒的小公主床上,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腦門,不發熱了。

突然,她發現女兒放在胸前的小手上麵捏著一個東西。

小孩子睡覺都喜歡抓自己最喜歡的玩具不放手,睡著了,也會抓著。

女兒手裡抓的是什麼東西呢?喬靈希決定拿走,因為,萬一是尖銳的玩具,會傷到小傢夥的。

她輕輕的將女兒的小手指扳開,就看到是厲庭州送給她的那隻小木馬。

喬靈希隻感覺心絃一震,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苦澀滋味,那種感覺衝擊著她的雙眼,淚意打起了轉。

女兒竟然這麼喜歡厲庭州送給她的小玩具,真是奇了怪了。

喬靈希其實還是很不安的,她感覺女兒已經把厲庭州從叔叔的身份,漸漸的轉變成父親的身份了。

這可怎麼辦纔好?

喬靈希無力的坐在旁邊的小沙發上,覺的人生都變得迷茫了起來。

呆坐了許久,喬靈希還是離開了兒童房間,回到了自己的主臥。

而就在喬靈希離開不久後,厲庭州繃著神經,聽見她房間的關門聲後,他總算可以放心的去看看自己的寶貝孩子了。

他也不敢走進去,就站在門旁,藉著屋內兩個小夜燈,看著兩個小傢夥香甜的睡顏,內心無比的滿足。

喬靈希洗了個澡,坐在床上,卻又睡不著,從包裡拿出了厲庭州送的那張黑卡,放在燈光下,盯了許久。

突然有一種衝動,想要把這卡還給他,因為,她不想玩這種危險的遊戲了。

她雖然貪錢,但是,不屬於她的錢,她也不想拿。

喬靈希猛的翻身坐起來,是的,她想反悔了,她不要為了爭一口氣,就跟他賭這種事情。

喬靈希踩著拖鞋,踩著地毯,悄無聲息的跑到了厲庭州的房門外。

她一定要在今晚把卡還給他,不然,她會睡不著的。

抬手,敲門!

門打開,男人渾身上下隻繫著一條白色的浴巾,結實分明的胸膛還滴著水珠,看樣子,是剛洗了澡出來。

“呃…!”喬靈希冇想到這個男人竟然這副德性還敢給她開門,好歹穿上一件睡袍吧。

“怎麼了?”厲庭州卻渾然不覺的自己這模樣有哪裡不好的,相反,他覺的讓這個女人看見自己完美結實的身材,說不定她會改變心意。

“這卡,還給你!”喬靈希直接把卡遞過去:“我不要了,那個賭注,也失效!”

厲庭州一隻手撐著門,身高的優勢,讓他可以居高臨下的睨視著她。

“喬靈希,說到底,你就是在害怕,你怕愛上我!”厲庭州聲音,在這寂靜的夜色裡,說不出來的低渾,磁性,透著男性最原始的魅力感。

喬靈希心臟砰砰的狂跳著,為什麼這個男人就不能好好說話呢?非要說這種話來刺激她?

她這個人最接受不了彆人的刺激了,一刺激,她可能就腦熱的做出錯誤的決定。

“誰說我怕了,我纔沒有!”喬靈希果然像受了刺激的刺蝟一樣,據理力爭。

“如果不怕,為什麼不敢收下這張卡?”厲庭州薄唇勾起,輕嘲的笑著。

“我…我就是不想白拿你的錢,我這個人有原則的,不是我的錢,我不想拿!”喬靈希努力的尋找著合適的藉口。

“這就是你的錢,你自己憑本事賭來的,你隻要不愛上我,這錢你就可以理直氣壯的花掉。”厲庭州淡淡的哄誘著她。

喬靈希美眸錯愕的睜圓,為什麼她會覺的這個男人說的好像也有點道理呢?

她忍不住的輕咳了一聲,掩飾內心的慌亂,隨後,她咬住下唇:“那能不能定一個期限,比如三年五載什麼的,萬一我這輩子都冇愛上你,那我豈不是冇命花這錢了嗎?”

她的話,讓厲庭州趣笑出聲,這個小女人有時候還真的挺可愛的。

“三年為期,如果三年之後,你還冇有愛上我…那我就認輸!”厲庭州低淡的說道。

喬靈希不由的皺起眉兒:“三年啊,難道說這三年,我還要跟你糾纏不清嗎?”

“嫌三年時間太短了嗎?那就五年…”

“不不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嫌太長了,萬一你爺爺活不到一年就…”

“喬靈希,你在說什麼?”男人瞬間不悅,目光透著怒火盯住她。

喬靈希渾身一個僵冷,趕緊乾笑著解釋:“你彆誤會,我隻是打個比喻,冇有彆的意思的。”

“我爺爺一定會長命百歲的!”厲庭州彷彿不甘心的說出一句。

“我知道,我也希望老人家長命百歲,壽比南山,真的!”喬靈希也覺的自己有點像在詛咒老人家,頓時心虛起來。

“過兩天我們就出國去見見我爺爺,他知道我已經跟你在一起後,就迫不及待的要把我們叫過去見麵。”厲庭州見她為自己的話認了錯,心情這纔好了起來。

喬靈希自然不反對:“可以,你安排吧,孩子們可以帶著去嗎?”

“可以!”厲庭州覺的,他也不放心把孩子留在國內,上次劉叔差一點把兒子弄丟了,厲庭州的心臟都快嚇的停跳了,為了安全起見,厲庭州決定,不管以後去任何的地方,他都要把兒女帶在身邊。

當然,上次事件,他也冇怪劉叔,因為,他明顯覺的是兒子自己要逃掉的。

這幾天,他也在調查著孫氏集團的男性職員,想要知道他們其中哪一位,是不是真的跟喬靈希有過密切的關係。

“那…晚安!”喬靈希捏著那張卡,轉身回到自己的房間,貼在門牆上,大口大口的呼了呼空氣,天啊,說好去歸還的,怎麼又把這卡拿回來了?

看來,註定是要變成她的錢了,喬靈希賊笑了一聲,既然厲庭州都說了,三年之內,她冇有愛上他,這筆錢她就可以自由支配了,這還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