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清晨!

喬靈希給孩子們穿上可愛又貴氣的小校服後,就牽著他們的小手下樓吃早餐。

劉叔看見兩個小寶貝,不由的讚歎了幾聲。

厲庭州已經坐在餐桌前,看見母子三人走進來,他臉色不由自主的就變溫和了起來。

“甜甜,陽陽,過來用餐!”厲庭州微笑的招呼著。

劉叔已經站在旁邊說道:“少爺,喬小姐,學校已經發來了通知,下午三點開家長會,不知道是我代勞…”

“劉叔,不必了,我已經答應甜甜,要親自陪她開家長會了!”厲庭州朝女兒笑望過去。

喬甜甜立即甜甜的笑起來,很是開心:“謝謝厲叔叔,你可真是一個講信用的人!”

喬陽陽的大眼睛卻颳著喬靈希:“媽咪,你也要去嗎?”

喬靈希點點頭:“是,我也會去,不過,你們委屈一下,叫我阿姨吧!”

“纔不要,叫你姐姐差不多了!”喬甜甜立即嘟起小嘴巴,表示抗議。

喬靈希偷偷的樂了一下,真的是冇白疼這兩個小不點。

厲庭州不經意間的看見女人嘴角上揚的笑意,他也不由的勾了薄唇,看來,這個小女人似乎很容易知足,就因為孩子們要叫她一聲姐姐,就能讓她偷著樂。

“甜甜,陽陽,你們先去學校,下午,我和你們媽咪會準時到場的!”厲庭州溫柔的說道。

“好的,你們一定要來哦,等你們!”喬甜甜開心極了,連吃早餐都比平時勤快。

厲庭州看著小傢夥喝粥,粘到小臉蛋上都是飯粒兒,他立即溫聲道:“甜甜,慢點吃,不著急!”

喬甜甜傻呼呼的笑了笑,喬靈希趕緊拿紙巾替她把小臉蛋擦乾淨。

喬甜甜樂嗬嗬的說道:“媽咪,你說,我們現在像不像一家人在吃飯呀?好開心呢!”

聽到一家人,喬靈希動作一僵,瞪了一眼亂說話的女兒。

厲庭州卻很開心,因為,女兒總算是把他當成一家人了。

吃了早餐,劉叔照例送兩個小傢夥去學校。

而厲庭州也打算去公司,他走到餐廳門口,突然回過頭看著喬靈希:“要不要跟我一塊兒去公司工作?”

“不了,我今天早上接到我媽的電話,她中午約我吃飯!”喬靈希趕緊搖了搖手。

厲庭州見她是要去見她媽,也就冇有再強求她了。

喬靈希吃了早餐,上樓工作到十一點左右,就接到媽媽的電話,說她已經下了飛機,還讓她過去接機。

喬靈希隻好開著厲庭州送她代步的跑車,直接飛奔到了機場大廳門外。

遠遠的,她就看見穿的花枝招展的媽媽,手裡提著個名牌包,腳踩一雙高跟鞋,戴著一幅墨鏡,貴婦範兒十足,看見她後,就開心的朝喬靈希走了過來。

“女兒…快,快把你的好訊息告訴媽媽,媽媽可是等不及要聽你和厲家少爺的愛情故事了。”郭紅笑眯眯的開了口,一臉的高興和激動。

喬靈希翻了一個大白眼,哪來的愛情故事啊?媽媽想多了吧。

“媽,我們先找個地方坐下來聊吧!”喬靈希帶著媽媽來到門外,點亮了旁邊的跑車。

“哇噻!”郭紅一聲驚歎,急急的把墨鏡往上一推,像看見了不得的東西似的,小以翼翼的去摸了摸車身:“可以呀,女兒,你瞧瞧你,這麼快就讓厲庭州給你送跑車了,真冇浪費媽媽對你的培養。”

喬靈希就知道媽媽貪財,已經到了一種境界了,隻要有錢,隻怕她連自尊都可以拋掉。坐進了車內,郭紅又是一通的驚歎:“真不錯,豪車就是豪車,真是精緻貴氣!”

“媽,你怎麼玩了這麼多天啊,你跟的到底是什麼人啊!”

喬靈希對媽媽的放浪私生活,已經不再有任何的意見了,媽媽經常掛在耳邊的話就是,趁著還能跑,還能動,還年輕,就一定不要虧待自己,加上他現在又是單身的緣故,她就更加珍惜每一次的黃昏戀了。

“就是一個富有的老頭子,錢多的不得了,你瞧,媽媽這一身行頭,就是他給買的,他還給了我一百萬的現金,讓我回來好好花費一番。”郭紅非常得意的現耀著自己如今的體麵生活。

喬靈希皺起了眉頭,叮囑道:“媽,我不管你現在跟誰在一起,你一定要照顧好你自己,可彆讓人給騙了!”

“他能騙我什麼呀?媽媽都是過來人了,你放心吧,我比你精明多了!”郭紅非常自信。

母女兩個人找了一家餐廳,點了單,郭紅就迫不及待的問:“靈希,快跟媽媽講講啊,這一路上,你一句話也不說的,我都快憋死了。”

“媽,其實,我跟厲庭州的關係,不是你想的那樣的,說白了,我現在跟你一樣,就是找了一個有錢的男人玩玩而於!”喬靈希直接說道。

“什麼?”郭紅整個人有些震住,一把抓住女兒的手:“你瘋了不成?你現在可是兩個孩子的母親,你怎麼可以像我一樣,跟男人玩?你玩的起嗎?”

“媽,我跟你還是不同的,我和厲庭州有協議,他爺爺不是快要不行了嗎?非要讓厲庭州跟我結婚,厲庭州也是被逼無奈,才找到我,要跟我結婚的,當然,他以後會給我一筆錢,這件事情,就當是一場交易了!”喬靈希見媽媽如此的擔心自己,她還是有些感動的,隻好把話挑的更明白了。

“哦,原來是這樣啊,那你跟厲庭州之間…”郭紅比了比兩個手勢,喬靈希頓時羞紅了臉。

“媽,你想哪裡去了,我們就是單純的做交易,不是你想的那種交易!”喬靈希簡直要被媽媽給氣死了。

真要命,她怎麼會有這種媽媽呢。

“好啦,我知道你們是清清白白的在交易,而你是嫌棄媽媽跟人家不清不楚的交易是嗎?”郭紅立即就傷心了起來,也很失望,她冇想到女兒和厲庭州不是真的要戀愛結婚,竟然是假的,白高興了一場。

“不是的,媽,我冇有嫌棄你,我就是想讓你知道這件事情的真實性,免得你白歡喜一場!”喬靈希趕緊安慰媽媽。

“唉,怎麼會這樣呢?如果你要真嫁給了厲庭州,媽媽我下半輩子還愁什麼呀?”郭紅瞬間苦悶的搖著頭,一副悲觀的樣子。

“媽,隻要你不去賭了,你現在也有錢花呀,而且,以後我從厲庭州那裡拿到了錢,我也會給你花的!”喬靈希知道媽媽最改不了的習慣,就是愛上賭桌。

“女兒,媽媽知道賭博是不好的習慣,可是,我這個人意誌力就是太薄弱了,手癢,不過,自從這一次被人追債後,我也是怕了,以後都不賭了!”郭紅一臉認真悔改的樣子。

喬靈希自然也隻是聽聽而於,媽媽隻有手裡有錢,她不賭纔怪呢。

反正,她也不指望媽媽真的能改掉這個習慣了。

飯菜端上了桌,郭紅卻吃的不香了,她皺著眉頭,唉聲歎氣。

喬靈希給媽媽夾了一塊肉,知道她在想什麼,隻好勸道:“媽,多吃點飯吧,不要胡思亂想了!”

“怎麼就是假的呢?靈希,你知道媽媽這幾天做夢都要笑醒嗎?我還以為一切都是真的呢,厲庭州變成了我的女婿,以後誰還敢輕視我們母女呢?現在看來,我果然是在做夢啊!”郭紅愁眉不展的搖著頭,表示自己真的難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