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嗎?不知道是哪兩個孩子,能夠被厲少爺關照,那可真是他們的福份!”對方立即微笑說道。

旁邊的幾名男性家長也都過來跟厲庭州打了一聲招呼,混了一個臉熟。

厲庭州和喬靈希訂婚的事情,也在上流圈子裡流傳開來了,此刻,喬靈希自然也沾了厲庭州的光,被人高看了幾眼。

不一會兒,就有老師進來,緊接著,還有小朋友也排著隊走了進來。

小朋友們一個個都跑到家長身邊去坐了下來。

老師們進來後,就開始主持家長會了,並且表示一會兒小朋友們還有表演。

喬甜甜和喬陽陽進來後,看到了厲庭州和媽咪,立即開始的眯起了眼睛,兩個小傢夥很顯然的都非常的開心。

喬靈希也朝女兒和兒子暗自眨眨眼睛。

兩個小傢夥在老師宣佈之後,就跑過來他們的身邊坐了下來。

年輕老師的目光,瞬間就被厲庭州吸引了過來。

在一眾普通家長中,突然出現這樣一位俊美高貴的年輕男人,光芒太過耀眼,讓人控製不住目光。

家長會開到一半,就有小朋友的表演,喬甜甜是其中領舞的小傢夥。

她身上穿著一套純白色的小天鵝衣裙,站在最前排的中心位置上,一頭烏黑齊腰的長捲髮,漂亮的令在場不少家長都感到驚歎。

小傢夥的舞跳的不怎麼樣,動作還有些生硬,但是活力十足,像個小精靈一樣。

厲庭州全程都是帶著溫和笑意看完女兒表演的。

小男孩是競技表演,用散碎的零件組裝模型,喬陽陽也是毫無懸唸的奪了第一名。

家長會結束後,厲庭州和喬靈希準備帶兩個孩子回家。

厲庭州卻突然提議:“現在時間還早,要不,我們就帶孩子們出去玩玩吧。”

兩個小傢夥聽到要去玩,烏黑的大眼睛立即就放出了光亮,都吵著想要出去玩一玩。

喬靈希想要拒絕的話,被堵在嘴巴裡。

厲庭州眸底光芒幽深,不經意的掃向旁邊皺著眉兒的小女人。

“你們想去哪裡玩?”厲庭州望著這對可愛的小傢夥,溫柔的詢問。

喬甜甜立即眨睡明亮的大眼睛,有些小期待的問:“厲叔叔,我肚子有些餓,我們可不可以去吃點東西呀?”

聽到女兒餓肚子了,厲庭州瞬間就心疼起來,哪裡還會出不字。

“好,我們就去吃東西,想吃什麼?”

“可以吃炸雞腿嗎?還有可樂雞翅,還有雪糕!”喬甜甜瞬間就把自己喜歡吃的東西全部都說了出來,饞的她都快要流出口水來了。

厲庭州微笑點頭:“好,我們就去吃這些東西!”

喬靈希見女兒咧著小嘴巴,開心的笑出聲來,旁邊的喬陽陽表情雖然依舊高冷,但是,似乎也在期待著什麼。

“甜甜,不可以這麼貪吃!”喬靈希象征性的輕斥了一句女兒。

厲庭州帶著喬靈希母子三個人,直接開車去了熱鬨的市區。

在市中心停了車,厲庭州從車上走了下來,筆直健拔的身軀,氣質尊貴,一出場,就引人注目。

喬靈希有些詫異,冇想到厲庭州牽著兩個小傢夥的手,直接朝著旁邊一家炸雞店走去。

這裡屬於平民消費區域,喬靈希以為像厲庭州這種身份貴重的男人,是不會來這裡的。

可此刻,喬甜甜開開心心的跳著小短腿,小手不停的指著:“就這裡,就這裡,上次星星姐姐帶我們來吃過,可好吃了!”

喬靈希趕緊快走幾步,想要阻止女兒的胡鬨,可是,厲庭州卻已經伸手推開了門,直接領著兩個小傢夥進去了。

裡麵客人很多,大部分都是家長帶著孩子過來吃東西的,厲庭州一隻手牽著一個小傢夥,很紳士的站在人群中排隊等候。

旁邊一些女性立即就朝他投來驚豔的目光,再去看他手裡牽著的兩個漂亮孩子,這基因可真好。

普通的民眾,一般鮮少有機會見到厲庭州,而厲庭州也一向低調神秘,不會讓自己輕易的出現在公眾的場合,所以,此刻他站在這裡,大家隻被他那高人一等的氣質,以及渾身散發出來的氣場所震撼,卻一時之間,猜不透他的身份,但絕對不是普通人,普通的男人根本就冇有他這種上位者的從容和權貴。

喬靈希站在厲庭州的身邊,此刻,她表情有些複雜。

不知道為什麼,這一刻,不僅僅是孩子們把厲庭州代入了父親的角色,連她也忍不住的希望厲庭州就是孩子的父親。

天啊,太瘋狂了,她怎麼會生出這種心思?

“小心…”就在喬靈希發呆的時候,身後有個家長急步的擠了過來,她的手裡端著一本熱飲,差一點就要撞到喬靈希了,一隻大手,適時的伸了過來,牢牢的摟住她的纖腰,下一秒,喬靈希被男人摟到了自己的身側,彼此的身體,緊貼了兩秒。

“謝謝!”喬靈希驚嚇了一跳,反映過來後,紅著小臉感激他。

喬甜甜仰起小腦袋,也很關心的問媽咪:“媽咪,你冇事吧!”

喬靈希立即搖著頭輕聲回答:“我冇事。”

“不對呀,媽咪,你是不是生病了,你的臉好紅,發燒了嗎?要不要去看看醫生?”喬甜甜年紀雖小,懂的事情可不少,她還是覺的媽咪臉色不太對勁。

喬靈希的臉頰更加的通紅了,她趕緊側開了臉去,淡淡道:“甜甜,媽咪真的冇事!”

旁邊厲庭州聽到女兒那擔心的話,也忍不住的將墨眸看向喬靈希,她竟然在害羞。

是因為他剛纔抱了她嗎?臉皮還真薄啊,這樣就臉紅了。

不過,她臉紅的樣子還真的很好看,就像初春桃花盛開的顏色,粉豔粉豔的,再加上她吹彈可破的柔嫩肌膚,讓人忍不住的想要上前去咬兩口。

咬?

厲庭州眸色瞬間暗沉了起來,五年前那激烈的畫麵,又在腦海中,一閃而過。

“笨蛋,媽咪明明就害羞了!”旁邊喬陽陽實在看不過去了,覺的喬甜甜真笨,隻好出聲提醒她。

聽到兒子也損自己,喬靈希立即瞪過去:“你們慢慢排隊吧,我到那邊找位置!”

厲庭州看著女人臉紅著落荒而逃,內心就像微風拂過,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喬靈希找到了一個安靜的角落坐下,掌心貼著臉蛋,果然還有些滾燙。

厲庭州在排隊的時候,身後來了一群高中小女生,站在他的背後議論個不停,看著他的眼神都快要冒星星了。

厲庭州本來是不會來這種地方的,更不可能親自排隊等候,但一邊一隻肉嘟嘟的小手拽著他兩隻手,讓他突然就靜下了心來,好好的陪伴自己的兩個孩子。隻要能讓他們開心的所有事情,他都會償試著去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