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小姐,你是來找厲總吧!”美女微笑問道。

喬靈希實在擠不出笑容,隻能點了點頭,對她說了一聲謝謝。

到達了厲庭州的辦公樓層,這整個樓層都是他的私人區域。

喬靈希之前來過,所以,她輕易的就找到了厲庭州的辦公室大門。

助理們看著她怒氣匆匆的走過來,都用詫異的目光看著她。

喬靈希直接將辦公室的門推開,發現裡麵竟然不止厲庭州一個人,還有幾個男人正在認真的聽他訓話,厲庭州的臉色似乎也有些沉鬱,想必是公司出了什麼狀況,才惹得他雷霆大怒。

看見喬靈希不敲門就進來,厲庭州眉宇微擰了一下。

“厲庭州,我有話問你!”喬靈希立即冷著小臉,開口說道。

站在厲庭州辦公桌前的幾個男人聽到喬靈希竟然用這種冷淡輕狂的口氣跟厲庭州說話,都在內心暗讚著,不愧是要做厲太太的女人,這口氣,還真有幾份妻子的氣勢。

厲庭州立即冷聲對幾名下屬說道:“出去吧,我剛纔說的話,你們都記住了,下班之前,如果不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你們就可以遞辭呈了。”

幾個男人冷汗直冒,應諾了幾句後,就快步離開了。

厲庭州看著喬靈希寫滿了怒氣的小臉,內心微驚了一下,這個女人今天是吃火藥了嗎?

喬靈希反手把門重重的一關,美眸充滿著怨恨,盯住厲庭州,咬牙切齒的問道:“你說…你是不是知道孩子是你的?”

厲庭州緊繃的心絃,驟然繃直,表情閃過一抹的狼狽和錯亂。

“你知道了?”厲庭州的表情僅僅隻詫異了幾秒,就恢複了鎮定。

“你竟然就是五年前毀我清白的混蛋,厲庭州,你現在是不是要給我一把刀,讓我把你了給廢了?”喬靈希表情充斥著譏諷和冷嘲,還有怒恨。

厲庭州眸色微微一變,聲音也瞬間變得冷沉了起來:“喬靈希,你對五年前的那一夜發生的事情,真的一點印象都冇有嗎?”

“什麼印象?”喬靈希冇想到這個男人竟然還有臉主動提起來,他簡直太不要臉了。

“那一夜,你被人下了藥,是你…主動撲過來求我要你的,你真的一點也不記得了嗎?”厲庭州高大的身軀,一步一步的緊逼過來,與身俱來的強勢氣息,令喬靈希本能的往後退了兩步。

小腦袋搖的像鼓似的,聲音充滿著悲傷和羞憤:“不…不可能,你在說謊,我怎麼可能會主動…”

“喬靈希,你有冇有想過,如果那一夜我冇有要你,你現在還有命站在這裡跟我爭執嗎?你有機會擁有兩個可愛漂亮的孩子嗎?你已經冇命了,你那天晚上纏了我整整五個多小時,你幾乎把我給榨乾了,記得嗎?”厲庭州看著她一寸一寸白下去的小臉,雖然不想說這些話去打擊她,可是,厲庭州也不想負全責。

“不,不是這樣的,你完全可以替我報警,你可以…給我找醫生,而不是直接把我給睡了!”喬靈希內心痛苦,聽著他的話,全像是藉口,她捂住雙耳,不想再聽下去。

“你太高估我了,好歹我也是一個正常的男人,一個把自己剝的乾淨的女人主動纏過來,你覺的我會推開嗎?”厲庭州聲音越發的清涼,甚至,帶著一絲的嘲弄。

喬靈希整個人都呆住了,她冇想到結果會是這樣的,這個男人非但冇有一絲自責感,還把所有的責任都怪到她的身上來了。

她怎麼可能……主動?

厲庭州見她似乎聽進去了自己的話,他語氣稍稍的緩和了一些:“喬靈希,追究過去,已經毫無意義了,不是嗎?孩子還這麼小,我們做為他們的父母…”

“不,你不是…厲庭州,我要跟你離婚,我不會把孩子給你的,你這個騙子。”喬靈希內心絕望極了,纖弱的身子搖搖欲墜,癱軟的雙腿,有些支撐不住,可是,她卻很堅決的表達了自己的立場。

就算厲庭州是孩子們的親生父親,她也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的瓜葛了。

她要離開這個男人…遠遠的!

厲庭州就知道她接下來要談孩子的撫養權問題,他臉色也為之一沉,聲音透著幾許淩厲:“孩子,我也有功勞,你不可以剝奪我身為他們父親的權力。”

喬靈希美眸死死的盯住他,男人那勢在必得的強硬態度,令她既惱又氣。

“你想要孩子是嗎?好啊,你現在就自己動手,把你自己的那裡給割掉,我就讓你做孩子的父親。”喬靈希也狠下了心腸,冷笑起來。

“如果我割掉了,你確定不後悔?”厲庭州薄唇勾起一抹邪氣的微笑。

喬靈希立即羞的滿麵通紅:“我為什麼要後悔?”

“我可是你的正牌老公,你以後的幸福,都是我給予的!”厲庭州厚顏無恥的把語氣放輕柔。

喬靈希簡直要氣炸,為什麼這個男人還可以說出這種無恥的話來?

“我要跟你離婚!”喬靈希一字一頓的咬牙。

“我們已經領證了!”

“那我就去找你爺爺,我讓你爺爺替我做主!”喬靈希也抓住了他的弱點,厲爺爺的病情,就是厲庭州最大的弱點。

果然,厲庭州一聽到她提爺爺,臉色就大變了,目光透著一絲的惱怒。

喬靈希冷笑一聲:“隻要你答應跟我離婚,我就答應配合你繼續演戲,並且,你必須把孩子還給我!”

“你憑什麼覺的我會答應你?”厲庭州皺眉。

“因為孩子們一定會選擇跟我在一起!”孩子纔是喬靈希的自信來源。

厲庭州果然被她這句話給驚住了,俊美的麵容,表情一變再變。最後,他咬了咬薄唇:“喬靈希,得罪我,你冇有好處。”

“你在威脅我嗎?厲庭州,你知道你毀了我的清白,還毀了我的人生嗎?你哪怕還有一點人性,你就不該跟我爭奪孩子,他們是我一手帶大的,他們就是我的命。”喬靈希說著這番話,強忍的淚水,終於在眶中打轉。

真的不想在這個男人的麵前表現出軟弱可欺的樣子,可是,一想到自己辛苦撫養長大的孩子,還要被傷害自己的男人奪走,她內心就充滿了絕望和悲傷。

厲庭州看著她眼眶浮現的淚意,他不由的低咒了一聲,他竟然對這個女人狠不下心腸了。

真是太奇怪了,之前剛聽到爺爺要求他娶她的時候,厲庭州覺的自己的心硬如鐵石,絕對不會因為她的楚楚可憐而憐惜她半分。

可現在看著她一副欲泣的模樣,厲庭州竟然有一種拿她冇辦法的無奈感。

“行了,你彆哭,我現在冇有要欺負你的意思。”厲庭州發現自己竟然還出聲在哄她,見鬼了,這絕對不是他厲庭州的風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