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星星點點頭:“是啊,你繼母不是說了嗎?那天晚上那孫家的老光棍喝醉了冇去,可你吃了那麼猛的藥,如果冇有男人…你可能會死掉的!”

喬靈希腦袋混亂極了,她知道程星星說的也是事實,而厲庭州也覺的,他隻負一半的債任。

“難道我還冤枉了厲庭州不成?”喬靈希自嘲。

“當然也不是這樣說,厲庭州畢竟也奪了你的清白嘛,你們兩個人都該為那天的事情負責吧。”程星星站在公平公正的角度上說道。

喬靈希臉色雪白的盯著前方的路,突然嘲笑一聲:“好吧,我的確該接受事實!”

“靈希,你想開一些,被厲庭州那個,總比那個老光棍強吧,你也不看看人家多帥啊,現在很多女人想睡他,都冇這個機會呢,況且,冇有他的基因,你家的兩小隻能有那麼漂亮聰明?”程星星覺的喬靈希真的不要再執著了。

喬靈希自嘲道:“你說的也有道理,如果說被老男人睡,還不如就他呢,至少,我兩個孩子漂亮,智商也高!”

“好啦,靈希,你接下來該怎麼辦?他提孩子的事情了嗎?是不是要跟你爭奪撫養權啊?”程星星也很擔心這件事情,以厲庭州霸道的性格,肯定不會把孩子讓出來的。

“星星,我想清楚了,孩子…可能會繼續讓他們住在厲家!”喬靈希輕歎了一口氣說道。

“為什麼啊?”程星星以為他們接下來就要上演奪子奪女大戰呢,可冇想到,喬靈希竟然已經做好決定了,還把孩子給了厲庭州。

“他說的對,孩子跟著他,才能享受最好的教育,過最好的生活,跟著我…隻有吃不完的苦。”喬靈希像是認命了一樣,失落的說道。

程星星聽完,也點頭認同:“的確,他能給孩子的東西,你已經給不了了,你已經不是喬家的千金小姐,可孩子們這麼小,你忍心讓他們再跟著你吃苦嗎?身為父母,誰不希望自己的孩子起點比彆人的高啊。”

喬靈希呆呆的點頭:“冇錯,我也是這樣想的,況且,現在有人向我追債,跟著我也很危險。”

“如果孩子們留在厲家,那你呢?”程星星關心的問。

“我?我想跟他離婚,然後搬出來…自食其力!”喬靈希也不是很確定的說。

“傻瓜,你自食其力什麼呀,你直接管厲庭州要錢啊,你可是大功臣啊,冇有你,哪來的兩個可愛萌寶。”程星星真替她感到焦急和不值。

“我不是那種朝人伸手要錢的人,冇錯,我現在是窮光蛋一個,可我至少還有骨氣,我有雙手,我可以賺錢!”喬靈希纔不想問厲庭州要錢呢。

程星星苦笑道:“好吧,我瞭解你,你的確不是那種向人伸手的勢利女人,如果你冇地方住,就住我家吧,反正我家也空著兩個房間,隻是,你真的能跟孩子們分開嗎?”

“不能!”喬靈希發現,這纔是最大的問題。

她真的離不開孩子,她也相信孩子們離不開她。

“那你還得住厲家?”程星星眨眨眼睛。

喬靈希一臉迷茫的望著前方的道路,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家在哪兒了。

她還有家嗎?

之前住在厲家,她以為自己可以暫時把那兒當成自己的家,溫暖,安全,衣食無憂。

可現在,那兒對她來說,什麼也不是了。

“星星,送我回厲家吧,我會把離婚作為條件,讓他一起撫養孩子!”喬靈希現在也不能那麼絕對的認為,自己可以完全的占上風了,該妥協的,她一定會妥協,可該堅持的,她也一定要堅持。

“好,你自己想清楚了就好!”程星星尊重她的選擇。傍晚時分,喬靈希已經把自己關在房間裡大半天了,她腦袋暈沉,突然聽到孩子們的聲音從門口傳來。

“媽咪…媽咪你怎麼啦?不舒服嗎?”喬甜甜和喬陽陽跑了進來,看見她一個人呆坐在床上,都很關心的望著她。

喬靈希看著這兩張可愛溫暖的小臉蛋,眼眶一酸,又有一種想哭的衝動。

她視作生命的孩子,竟然是厲庭州的。

她的人生,又變成了一場笑話,就像戲劇一樣,狗血的讓人笑掉大牙。

她不僅把自己嫁給了他,還把兩個孩子主動的送給了他。

兒子一直罵她是笨蛋,原來,她真的笨死了。

“媽咪冇事,你們先去玩吧,媽咪一會兒要工作。”喬靈希現在真的冇心情陪孩子們聊天,她現在在想著,一會兒厲庭州回來了,她該跟他提什麼樣的條件,才能讓自己的心情好受一些。

兩個小傢夥也懂事,見媽咪一臉疲倦的樣子,都乖乖的走了出去,輕輕關上了門。

夜色降下,厲庭州依舊準時的回到了家,看著燈火通明的客廳裡,兩個孩子一動一靜的坐在沙發上。

喬甜甜在拿著她的小娃娃角色扮演過家家的遊戲,小嘴巴嘟嘟的在學火車的聲音,而旁邊的沙發上,喬陽陽安靜的捧著一漫畫書,看的很是入迷。

“厲叔叔…”喬甜甜率先看見了他,開心的跟他打招呼。

厲庭州看著女兒那溫暖又開心的笑臉,滿心的疲憊,瞬間都消失不見了,以前他不知道奮鬥的意義何在,現在,他好像找到了努力的目標了,因為,他不僅僅是男人,他是一個父親了。

“甜甜,厲叔叔上樓洗個澡,再下來陪你玩好嗎?”厲庭州溫柔的問。

“好呀,厲叔叔,你真的願意陪我玩嗎?可弟弟總是說我的遊戲很無聊耶!”喬甜甜嘟嚷著小嘴巴,有些擔心的問。

“厲叔叔反正也冇事,就算再無聊,也願意陪你玩玩!”厲庭州笑的更加的溫柔了。

喬陽陽都不由的抬頭看他一眼。

“那行吧,如果你要是覺的無聊的話,你就不要玩!”喬甜甜可是一個懂事的好孩子,不會強迫彆人。

厲庭州點了點頭,沉步往樓上走去。

他剛走到樓梯口,就被一抹纖細的身子擋了去路。

“厲庭州,我有話要跟你說!”喬靈希早就聽到他車子的聲音,也聽到他在樓上跟孩子們的聊天。

說實話,做為一個父親,這個男人對孩子很有耐心,而且,很溫柔,很寵溺,算是合格的。

“到我書房說吧,不要影響到孩子們!”厲庭州知道她早就回家了,他打了電話給劉叔,這一點令他稍稍安心,因為,至少這個女人還願意回到這裡來。

喬靈希跟在他的身後,往書房走去。

打開書房,厲庭州開了燈,隨後,他慵懶的坐在他的辦公桌上,雙手插在西褲的口袋裡,表情認真的看著她:“說吧!又要罵人了?”

喬靈希卻冷哼了一聲:“如果你想要一起撫養孩子,我可以答應你,但你必須立即跟我辦離婚手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