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靈希簡直要瘋掉了,她突然將男人狠推了一下,厲庭州也冇有要留戀的意思。

不過,喬靈希推開他之後,下一秒,她抓了他的手臂,在他手背處狠狠的一咬。

“嗯…”突然的吃痛,令男人發出一聲低低的悶哼聲。

他看著小女人狠狠咬住他手背的肉,像惹怒的小野獸似的,咬住很久才放開。

血…沾了她嫣紅的唇,也滴向腳下的地毯。

喬靈希美眸張大,彷彿意識到自己傷害了人,她腳步不穩的往後退了兩步,盯住他僵在半空中,那隻被她咬出血的大掌。

喬靈希突然連推他出去的勇氣都冇有了,她隻是轉身,飛奔到浴室,把門重重的關上。下一秒,她不知道是因為驚嚇,還是害怕,還是傷心,淚失控的往下掉。

厲庭州目光暗沉,看著那扇關緊的門,他目光這纔看向自己的手背,看來,這個女人很有小狗屬性,咬人,都能咬成鮮血淋漓的畫麵。

剛纔厲庭州會覺的疼,現在,他卻覺的,喬靈希躲在裡麵,更令他憂心。

他雖然很想推門進去看看她的情況,可是,他知道,自己已經讓她非常討厭了。

嗬…真冇想到他厲庭州竟然也有被女人如此嫌棄的一天。

厲庭州轉身,往書房走去!

隨後,打了一個電話給劉叔,讓他送來了醫藥箱。

劉叔看著他後背處已經乾了的血跡,表情非常的驚慌:“少爺,這是怎麼受的傷?”

厲庭州淡淡道:“是我不小心被玫瑰花刺到的!”

“玫瑰花?是陽台種植的那幾顆嗎?冇想到竟然會讓少爺受傷,我明天就叫人搬走…”劉叔一聽到這話,立即就碎碎唸了起來。

“不用,就擺在那兒吧,我覺的好看!”厲庭州目光略有些失神的望著自己被處理好的手背。

這樣也好,她在自己的身上烙下了印,她就更加不可能擺脫他了。

劉叔犯起了困惑,少爺的傷口並不像是被刺傷的啊。

“劉叔,你下去休息吧!”厲庭州回過神來,見劉叔也在發呆,立即輕聲道。

劉叔也不敢再多作猜想了,隻好轉身打算離開…

“劉叔,我跟喬靈希吵架了,最近一段時間可以會比較少見麵,如果我媽問起,你如實答!”厲庭州突然想到什麼,就交代了劉叔。

劉叔立即點點頭:“好的,少爺放心!”

喬靈希洗了一個澡,推門出來,發現房門已經被關上了,她立即跑過去,將暗鎖擰上。

背靠在門上,她的心情到現在還冇有平複下來。

她覺的這裡簡直不能再住下去了,厲庭州這個男人太過危險,萬一哪一天他又對自己做那種事情怎麼辦?

這裡是他的地盤,她也許會連反抗的機會都冇有。

可是,要她搬走,孩子們該怎麼辦?

喬靈希覺的累極了,心累!

最終,她恍惚的擁著被子睡著了。

半夜!

門外的燈光下,一抹小小身影揉著眼睛站在門外,她已經敲了好久的門了,媽咪為什麼不給她開門?

喬甜甜扁著小嘴巴,一時不知道該怎麼辦。

她尿床了,所以,她想過來跟媽咪睡,可媽咪的房門推不開。

喬甜甜突然覺的自己被全世界遺忘了,她很害怕,也很慌張。

她突然往厲庭州的房門走去。

這一次,她擰一下門把手就進去了。

“厲叔叔…厲叔叔…”她有些小慌亂的喊叫著。

厲庭州睡夢中,似乎聽到了女兒的聲音,他立即驚醒過來,一開燈,就看到門口站著女兒小小的身影。

他立即翻身坐起,驚訝的問她:“甜甜,你怎麼了?為什麼半夜不睡覺?”

喬甜甜有些不好意思的小聲說道:“厲叔叔,我媽咪的門打不開了,我想跟她睡!”

厲庭州立即下床,走到她的麵前,蹲下身來,摸摸她的小腦袋:“怎麼了?做惡夢了嗎?”“嗯,我夢見厲叔叔不跟我媽咪結婚了,媽咪又帶我們出國了,我一想到再也見不到厲叔叔,我就嚇醒了!”喬甜甜突然伸出兩隻小短手,有些悲傷的抱住了厲庭州的脖子,小臉蛋貼在他的肩膀處:“厲叔叔,你會娶我媽咪的是不是?”

厲庭州冇想到今天剛跟喬靈希離婚,女兒就做了一個這樣的夢,直接把她給嚇醒了。

“甜甜,你喜歡厲叔叔嗎?”厲庭州輕柔的問著女兒。

“嗯,喜歡!”小傢夥奶聲奶氣的點點頭,聽在耳邊,讓人心情歡喜。

厲庭州突然就覺的心裡都是暖暖的,很有滿足感。

“厲叔叔也喜歡你和陽陽!”厲庭州忍不住伸出小手去抱緊了自己的女兒,這一次冇有喬靈希的阻攔,他總算可以抱抱女兒了。

“我突然希望媽咪不要再給我們找爹地了,要是能讓厲叔叔來當我爹地就好了!”喬甜甜很喜歡厲庭州,小東西開始依賴他了,所以,她說的話,也屬於不經大腦型,內心想的,就要說出來。

厲庭州聽了,不由的失聲笑起來,女兒這可愛的模樣,感覺比兩個妹妹小時候還可愛,天啊,他怎麼會這樣認為,之前,他一直以為兩個妹妹是天底下最可愛的小孩子,現在有了親生女兒,他才知道親生的意義。

“甜甜,那你叫我一聲爹地,我以後就是你的爹地了!”厲庭州輕聲說道。

喬甜甜立即就甜甜的喊了起來:“爹地……爹地…”

小傢夥似乎也聰明,悄悄的附在他耳邊喊,不敢喊太大聲,因為,她也怕捱罵啊。

厲庭州感動的想哭!

不行,他絕對不能當著女兒的麵再哭了,上次為了拉攏兒子,他已經當著兒子的麵哭了一場,那叫一個丟人。

“好了,告訴爹地,你怎麼了?”厲庭州低聲關心。

喬甜甜很不好意思的說道:“我不小心尿床了,我的小床不能再睡了,我想去跟媽咪睡!”

“是嗎?是因為做惡夢的原因嗎?”厲庭州不由的笑了起來。

“嗯!”喬甜甜點點頭,她可能真的是被嚇尿了。

厲庭州伸手摸了一下她的小睡衣,這才發現她竟然自己換了一條小褲子。

唉,遙想當年自己兩個妹妹這個年紀,還什麼都需要人侍候呢,可他的女兒,似乎過早的學會瞭如何的照顧自己。

想來,又該心疼了!

“走吧,厲叔叔幫你換一條床單!”厲庭州覺的,喬靈希至所以把門給鎖上了,就是因為把他當作惡狼一樣的防著吧。

喬甜甜隻好牽著他一根手指,回到了兒童房間,厲庭州輕輕的打開旁邊的小衣櫃,拿出了一條全新的被套床單,親自動手給喬甜甜又將小床鋪好了。

“謝謝爹地…”喬甜甜開心極了,突然覺的,有個爹地照顧,真的好溫暖啊。

“睡吧,做一個好夢!”厲庭州摸摸她的小臉蛋,輕聲安撫。

喬甜甜點點頭:“好的!”

厲庭州輕步的離開了兒童房,路過喬靈希房門口的時候,他有些懊惱的捏緊了拳頭,瞧他乾的好事,讓女兒受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