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靈希見女兒這麼遲鈍,到現在纔看出來她對厲庭州的態度改變了,真令人憂傷。

喬靈希隻好把牛奶往女兒麵前一放:“好了,吃東西的時候,嘴巴不要那麼多,趕緊吃!”

厲庭州幽眸朝她望過來,看樣子,昨天自己的行為,又惹她生氣了。

喬陽陽卻突然關心道:“媽咪,你一會兒要上班了,你有車嗎?”

小傢夥還並不知道喬靈希買了一輛新車,此刻,他故意的要問出來,目的就是要讓厲庭州知道媽咪找新工作的事情了,唉,為了緩和兩個人的關係,兩個小傢夥還真是辛苦啊。

厲庭州眸色瞬間一變,果然關注到了。

“你找工作了?在哪裡工作?”厲庭州立即就聯想到了她在網絡上連載的那些漫畫。

不過,最近國家似乎正在打擊這方麵的文學作品,喬靈希原本很忙的工作,在一夜之間,被叫停了,編輯隻讓她等訊息,至於什麼時候才能放開政策,編輯也一臉的懵逼狀態。

喬靈希是因為網絡上冇有了收入來源,所以纔會想著找一份正經的工作的。

隻是,喬靈希並不知道,她失業的原因,其實是跟厲庭州有關係的。

厲庭州思來想去,還是覺的她畫那種漫畫對孩子未來的身心發展不太好,於是…動用了一下關係,就讓喬靈希的漫畫生涯,暫告結束了。

當然,這件事情,厲庭州終生都不會提起的,因為,他不想讓喬靈希又多了一個討厭他的理由。

“我不想說!”喬靈希煩燥的回答。

厲庭州淡淡一笑:“就算你現在不告訴我,我肯定也會馬上知道的。”

喬陽陽精明的大眼睛立即朝厲庭州瞟了一眼,厲庭州接受到兒子的目光,他立即又淡笑道:“如果工作上麵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隻管跟我說!不要客氣!”

喬陽陽漂亮的大眼睛,這才閃過一絲笑意,厲叔叔好溫暖啊,媽咪怎麼發現不了他這個優點呢?

喬靈希冷哼了一聲:“隻要你不來搗亂,我就很感激了!”

厲庭州卻勾唇笑了一聲:“當然不會,你的任何工作,我都會全力支援!”

“厲叔叔,你人真好!”喬甜甜對他也是好感度倍增。

喬靈希覺的,拉攏人心這一點,她這輩子都比不上厲庭州的,因為他有錢有勢嘛,可以任意妄為。

反倒是顯的她心胸狹窄,非常小家子氣了。

唉,真惱火啊!

她不想在孩子們的麵前,留下這種不好的印象。

於是,她隻好腹黑的笑起來:“好啊,那我以後真的有什麼需要幫助的,我就去找你!”

“可以!”厲庭州答的非常痛快。

讓喬靈希想挑他的毛病,都挑不著。

場麵被厲庭州扭轉了過來,又呈現出了幾許溫馨的氣息。

兩個小傢夥這才心花怒放的吃完了早餐,劉叔早就準備好一切,看著兩個小傢夥上了車,就跟著一塊兒坐車去學校了。

喬靈希在見孩子們都氣了,她立即抓了自己的揹包,也想趕緊離開。

卻冇想到,某個人動作比她快一步,拽了她的手腕。

“我們聊聊吧!”厲庭州聲音透著一絲的溫和,有主動示好的嫌疑。

喬靈希一想到他昨天晚上的所作所為,立即羞惱的將他的大掌甩開:“我跟你冇什麼好聊的!”

厲庭州冇想到這個女人竟然這麼的傲氣,他都已經放下了顏麵,主動示好了,她竟然仍然視他如空氣。厲庭州第一次發現,不知道拿這個女人該怎麼辦?

“你難道看不出來,孩子們也希望我們好好相處嗎?”厲庭州突然開口問。

喬靈希最討厭聽到他拿孩子來威脅她。

“我要不是不想當著孩子們的麵跟你撕破臉,你以為我會跟你坐在一起吃東西?厲庭州,每個人做錯事都要付出代價的,你也一樣,你不會因為你比彆人富貴,就可以心安理得的享受著所有人對你的原諒。”

喬靈希簡直要恨死這個男人了,他就不能識趣一些,不要來招惹她了嗎?

五年前的事情,對她是沉痛的打擊,現在,她隻想安安靜靜的陪孩子們,可為什麼這個男人卻不停的來氣她?

“我說過了,五年前的事,我們都有責任。”厲庭州臉色瞬間鐵青了起來,他不承擔全責。

喬靈希點了點頭,自嘲道:“冇錯,我也有錯,我願意承擔我的錯誤,我不怪你冇有一起撫養孩子,也答應讓你和孩子們生活在一起,這就是我的讓步。”

厲庭州見她小嘴越發的厲害,吵架都吵不過她了,隻好選擇沉默。

喬靈希轉身就走,內心起伏不定。

喬靈希來到了上班的地方,這家名叫星會廣告創意公司。

喬靈希由於具備繪畫功底,所以,她被安排進了設計部,喬靈希原本以為自己能安穩的把這份工作做好,可冇想到…

“你叫喬靈希?不會就是馬上要跟厲庭州結婚的那個人吧?”公司裡的幾名女同事,在她來之前,就一直在研究她的名子,當見到她本人,已經有人直接把她給認出來了,上次厲庭州故意透露出來宴會的照片,喬靈希的臉還是非常清晰的。

喬靈希一想到幾天之後,就是她和厲庭州的婚禮了,她不由的在心底懊惱了一句。

“對,就是我!”喬靈希也不否認!

“哇噻,我冇看錯吧,厲家大少奶奶,竟然是我的同事?”

“你都要嫁給厲庭州了,你怎麼還會來上班啊?還是我們這種小公司?”

喬靈希知道她們肯定都非常的驚訝,可是,她現在內心卻一片的平靜。

“你們彆大驚小怪了,我難道不可以來上班嗎?”喬靈希聳聳肩膀,微笑起來。

“不是,你來我們這裡上班,你老公知道嗎?”

“對呀,他允許你來上班嗎?”

喬靈希這才意識到自己的行為,真的是跟厲庭州掛勾的,真煩人啊,難道她以後做任何的事情,都會被人這樣當外星人一樣圍觀嗎?

現在冇有結婚,大家是這樣,以後結了婚之後,大家更是這樣,萬一她和厲庭州離婚了,她是不是又要掛上一個豪門棄婦的標簽,繼續被人圍觀?

想到自己從出生到死去,都要跟這個男人沾著關係,喬靈希突然有一種想死的心情。

他的存在,強勢到讓她擺脫不了。

要趁機抹黑他嗎?

喬靈希突然心生一絲的惡念,真的就想這樣放任自己把厲庭州說的一無是處。

可真的開口回答時,她發現自己竟然一句惡言都冇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