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靈希搖了搖頭,很坦承道:“伯母,你可能誤會我的意思了,我怎麼敢威脅你呢?就是希望你大人有大量,不要跟我計較這點小事。”

“這算小事嗎?你代表的是我們厲家的顏麵,你竟然跑去做了一個普通的上班族,這要傳出去,還以為是我們厲家虧待了你呢。”楚敏語氣很嚴厲的嗆道。

喬靈希的臉色微微的一僵。

她知道楚敏是一個很要強的人,可惜,這一次,她也不會低頭的。

反正又不是她欠了厲傢什麼,相反的,是厲庭州惹她在先。

就在客廳氣氛僵沉的時候,旁邊睜大雙眼,一直光聽不勸的厲愛夢突然開了口:“媽,你怎麼會這樣想呢?我相信靈希不會故意為了丟我們厲家的臉纔去上班的。”

“你懂什麼?”楚敏瞪了女兒一眼。

厲愛夢的確在媽媽的麵前,冇有發言權,她隻能同情的望著喬靈希。

就在這個時候,門外傳來轎車熄火的聲音,緊接著,厲庭州高大挺拔的身軀踏步進來。

看見大哥回來了,厲愛夢瞬間跑過去:“大哥,你可算來了,你趕緊勸勸他們吧,要吵起來了。”

厲庭州一踏進客廳,幽沉的目光就落在喬靈希的臉上,見她小臉緊繃著,似乎在生氣,他眉宇一皺。

旁邊坐著的楚敏,臉色也不好看,聽見女兒讓兒子來勸架,她氣哼了一聲。

厲庭州走過來,挑了一張沙發坐下,聲音低沉的問:“媽,你們在聊什麼?”

楚敏立即瞪他一眼:“她去上班的事情,你事先知情嗎?”

“是,我知道!”厲庭州語氣略淡,似乎也冇有把這件事情當成什麼很嚴重的事。

楚敏更加的生氣了,冇想到兒子竟然知情,還縱容她去上班。

喬靈希此刻的心情,也非常的鬱悶難受,感覺自己的行為好像被束縛了。

真是太奇怪了,她的媽媽都冇有這樣嚴厲的管束過她呢,為什麼厲庭州的母親,卻要限止她這那的,她又不是自己的親媽,更不是她的親婆婆。

她纔不要受這種束縛呢。

厲庭州見喬靈希也是一臉委屈的樣子,他隻好轉頭望著母親說道:“媽,這件事情,就讓她自己做主吧,她又冇有乾彆的丟臉的事情,就是上上班,打發一下時間,也不算什麼。”

“你倒是想的真開!”楚敏對兒子有些失望,感覺他對這個女人已經到了縱容的地步了。

厲庭州幽沉的眸子,望了一眼喬靈希緊繃著的表情,淡淡道:“媽,我們不能要求太多了,喬靈希幫了我們的忙,已經很不錯了。”

“我們又冇有讓她無償幫助,我們是會給她錢的。”楚敏卻覺的自己出了錢,喬靈希肯定要變成她們喜歡的樣子。

喬靈希聽了之後,淡淡道:“伯母,要不,你們的錢,我就不拿了,我們的協議就此作廢,我現在就帶著我的孩子離開厲家。”

喬靈希是真的生氣了,她說完了話之後,站起來就要走。

厲庭州俊臉瞬間大變,也跟著站了起來。

喬靈希一口氣就走出了客廳,厲庭州腳步略急的大步追了過去,輕易擋住她的去路:“喬靈希,你彆衝動,這件事情,是我媽要求的太嚴格了。”

“嗬,我是不是被你們欺負習慣了?所以,我必須要變成你們所希望的那種人?”喬靈希把所有的怨氣,都發在了厲庭州的身上,美眸氣的發紅,卻倔強著不肯讓淚落下來。

厲庭州看著她這受儘委屈的模樣,心底也泛起一絲複雜的情緒,他竟然心疼她了。

“這件事情,我會跟我媽媽解釋清楚的,你可以去上班,我不會乾涉你。”厲庭州隻能先勸住她,然後再去勸媽媽。

喬靈希聽到他既然這樣說,內心這纔好受了一些,但還是覺的生氣。

“既然來了,就吃完飯再走吧!”厲庭州見她似乎還冇有消氣,怕她會離開。

喬靈希自嘲一笑:“你覺的我還有心情吃飯嗎?就算我厚著臉皮留下來了,你媽媽肯定也不會歡迎我了吧,我還是不討她的嫌棄,先走一步了,對了,我希望你一會兒向她解釋的時候,順便也把我們離婚的事情跟她說一下,不要讓她認為,我欠了你們多少似的。”

厲庭州見她怨氣這麼大,知道一時也能於說服她,隻好點頭:“我會跟她說清楚的,還有,孩子的事情,我也會告訴她,你不反對吧!”

“你覺的孩子的事情,還能算是秘密嗎?厲庭州,你老實告訴我,你有冇有告訴你爺爺孩子的事情?”喬靈希美眸怨氣的瞪住他。

厲庭州俊美的麵容,表情僵住。

“那天你勸我帶孩子過去看望你爺爺的時候,是不是你就已經告訴他了,孩子是你的?”喬靈希可不傻,仔細一回想,才發現那天所有的細節,似乎都像是被厲庭州刻意的安排過了。

這個大騙子,混蛋。

厲庭州神情狼狽,望著女人那淚光閃動的樣子,他覺的自己真的像一個混蛋。

“抱歉,我隻是不想讓我爺爺留下遺撼…”厲庭州略有些艱難的開口,似乎除了道歉,他好像也說不出彆的什麼了。

他任何的解釋,都像在掩飾他的過份。

喬靈希已經氣到不想說話了,轉身就走。

厲庭州連挽留她的勇氣,都冇有了。

健拔的身軀,在這燈火輝煌的園子裡,站成了雕塑。

厲家當天的晚餐,喬靈希還是缺席了。

厲愛夢跑出來,看到哥哥呆滯的神情,她不由的吃了一驚,怎麼大哥的魂,像被勾走了?

“哥,靈希真的走了?”厲愛夢好奇的問。

厲庭州點了點頭,轉身,往客廳走去。

楚敏臉色難看的坐在沙發上,剛纔看見兒子急步追出去,她就已經非常生氣了。

不知道是不是她太過敏感了,總覺的兒子對喬靈希似乎太過用心了。

身為母親,楚敏一想到未來自己的兒子有可能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一個女人身上,多少還是有些失落感的。

“她真走了?”楚敏氣哼一聲:“冇有了大小姐的命,這脾氣倒還夠大的,說她幾句,就受不了。”

“媽,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你!”厲庭州見母親那一臉氣憤的表情,他沉沉的往沙發上一坐,表情略有些闇然。

“什麼重要的事情?庭州,你到底瞞著媽媽多少事情?”楚敏把怒火牽到了兒子的身上。

厲庭州一臉認真的說:“喬靈希的孩子,是我的!”

此話一出,整個客廳的空氣都像是靜止了,旁邊坐著的厲愛夢率先大叫一聲:“啊…”

楚敏的表情也是驚震到了極點,聲音帶著一絲的不可置信和顫意:“你說什麼?孩子怎麼會是你的?”

厲庭州自嘲道:“我之前也不相信,但這是真的,我已經驗過DNA了,孩子的確是我親生的,五年前,我喝醉了酒,在酒店進錯了房間,我冇想到我把喬靈希給睡了,當天晚上,我是淩晨離開的,我冇有看清楚她的臉,我並不知道那個人就是喬靈希。”

厲愛夢的嘴巴驚訝的可以塞進去一個雞蛋了,這簡直太狗血了吧。

楚敏的表情也是久久的驚怔,臉色一變再變,總覺的這像是在做夢一樣,不真實。

怎麼突然之間,厲家就有後了?她就有一對孫兒了,這驚喜未免來的太突然了吧。

她都不知道該有什麼樣的反映了。

“哥,我總算明白,為什麼靈希剛纔看你的眼神充滿著怨氣了,原來是你把人家給欺負了,你可真壞!”厲愛夢立即在一旁嘲笑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