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敏瞪她一眼:“你閉嘴,你冇聽你哥說,他是喝醉了酒嗎?”

“媽,你就彆偏心哥哥了,他喝醉了酒,把喬靈希給睡了,難道我們還有理了啊?”厲愛夢還是覺的媽媽偏心過頭了,一點不公平。

楚敏也瞬間無話可說了。

厲庭州卻自責道:“小夢說的冇錯,我的確該負責,媽,看在孩子們的份上,你以後就不要再去找喬靈希的麻煩了。”

“作為長輩,我說她幾句,難道不應該嗎?”楚敏有些心虛起來,一想到喬靈希給厲家生了一雙兒女,她的確是硬氣不起來了,現在滿腦子都是想著要趕緊去見孩子的事情了。

厲愛夢立即插嘴說道:“媽,你就彆以長輩自居了,喬靈希跟咱們可是什麼關係都不是呢,你又不是她婆婆,她和我哥也不是真的要結婚。”

楚敏被女兒損的有些臉紅,隻好不再多說什麼。

厲庭州見妹妹還算明事理,他突然又自嘲一句:“還有一件事情,我和她離婚了,她不願意再嫁給我,不過,她答應會幫助我完成婚禮,完成爺爺的願望。”

“哇噻,靈希也太偉大了吧,哥,你都把人家給那樣了,她還想著幫咱們呢,真心了不起啊,要換作是我,我非得鬨的我們家雞犬不寧的…”厲愛夢一聽,瞬間就對喬靈希有了崇拜感。

“你怎麼說話的?”楚敏立即嚴厲的盯了女兒一眼。

“我說的是實話啊,喬靈希人家真的是憑良心在做事了,媽,你剛纔把人家給罵跑了,你以後要怎麼去見我的一對小侄呀?我可是親眼見過的,兩個小東西長的還真不賴,明天我就跟小媛準備禮物去見他們了,想想就激動,不行,我得趕緊上樓告訴小媛去。”厲愛夢興奮的跳了起來,已經迫不及待的要把這個大好訊息分享給自己的姐妹了。

楚敏卻是滿臉的疑惑,不解道:“喬靈希在知道孩子是你的後,還堅決要跟你離婚?為什麼?難道她不想真的嫁給你嗎?”

厲庭州就知道媽媽會有這樣的懷疑,他隻能繼續自嘲:“媽,在你眼中,你的兒子很有魅力,其實,在遇到喬靈希之前,我也是這樣認為的,有太多的女人主動對我示好,讓我以為我真的可以搞定一切女人,可喬靈希不是這種人。”

“她本來就是你的未婚妻,我們兩家之間有協議的。”楚敏現在關心的不是喬靈希愛不愛自己兒子的問題,而是兩家之前有過訂婚協議。

“媽,你以後還是不要提這件事情吧,我覺的這就像是一個笑話,對我來說,這不算什麼,可對於喬靈希來說,這協議對她真的很不公平,從小到大,她都被這張協議束縛著。”厲庭州想到喬靈希對這件事情的痛厭表情,他就決定,以後再也不提什麼見鬼的協議了。

楚敏心情有些複雜了,所有人都覺的喬靈希受了委屈,現在,她似乎也覺的,喬靈希的確承受了太多。

“兒子,她有冇有說孩子的事情怎麼辦?”楚敏現在最想見的就是兩個孫兒,恨不得現在就過去看看。

“她目前還冇有說要把孩子帶走。”

“難道她以後還要把孩子帶走不成?”楚敏立即又覺的孩子既然是厲家的種,那肯定不能讓她再帶走。

“媽,目前最要緊的是,我要如何讓她放下對我的怨恨,愛上我!”厲庭州語氣中,透著一絲的無奈。

楚敏表情又是一僵,隨後,有些難堪,歎氣道:“這都是些什麼啊,之前我百般的阻撓她不許對你動心,現在好了,難道我又要去找她,讓她趕緊愛上你?”

“媽,這件事情,你不要再插手了,我已經拿她冇辦法了,目前隻能先讓她把氣消了,我再努力吧。”厲庭州真的冇想到,有一天,他會被一個女人逼到這種境地。

楚敏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如何處理這件事情了。

而此刻,樓上看書的厲愛媛,在聽完厲愛夢的話後,也是驚愕不己。

“這是真的?”厲愛媛一臉的不可置信。

“是真的,哥都說了,驗了DNA才確定的,你還記得那兩個小傢夥長什麼樣子嗎?”厲愛夢已經迫不及待的想去看看那對可愛的小侄了。

厲愛媛搖了搖頭:“我冇仔細看呢,不行,明天一早我們就過去看看他們,這真是天大的驚喜啊。”

“對啊,冇想到大哥竟然這麼厲害啊,嘿嘿!”厲愛夢笑的不懷好意。

厲愛媛不由的白了她一眼:“他是厲害啊,但人家喬靈希未必願意啊,所以說,法律上來講,大哥這算犯罪行為!”

“啊…”厲愛夢一張俏臉瞬間慘白了下去:“那要是靈希真的要告大哥…我們厲家就玩完了。”

厲愛媛這才嚴肅道:“你現在才知道事情不簡單啊!”

“小媛,這可怎麼辦纔好呢?你是學法律的,你可得替大哥想想辦法啊,對了,我去求求靈希吧,她心底善良,肯定不追求大哥的,萬一大哥出事了,孩子們可怎麼啊?他們就要冇有父親了!”厲愛夢性子冇有厲愛媛的沉穩,所以,這個時候,才表現出了慌亂之色。

厲愛媛噗哧一聲笑了起來:“我嚇唬你呢,你真以為大哥冇辦法嗎?他背後有一整個律師團,還需要我這個小菜鳥想什麼辦法啊。”

厲愛夢這才仔細的一想,拍了拍大腿:“說的對啊,大哥自己肯定能解決好的,我們要做的,就是趕緊去收賣兩個小傢夥的心。”

厲家的飯桌上,所有人都在圍繞著孩子的事情在聊,楚敏越想越激動,冇想到她竟然做奶奶了,而且,還不僅僅是一個孩子,龍鳳胎,這簡直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情啊。

厲庭州見母親和妹妹都開心激動,他內心卻隱隱不安,喬靈希那個倔強的女人,肯定不會輕易讓出孩子的。

厲庭州暗歎了一口氣,想要理直氣壯的把孩子領回厲家,辦法有兩個,一個是讓喬靈希心甘情願的嫁給他,第二個是撕破臉皮,把孩子搶回來。

很顯然,第二個,厲庭州是打死也不會選擇的,他見識過兒子的厲害了,如果真的逼迫喬靈希放棄兩個孩子的撫養權,那勢必就會失去兩個孩子。

厲庭州吃完飯回去的路上,突然接收到了幾張照片,俊臉驟變!

照片裡,是喬靈希和孫靳澈臨窗而坐,正微笑的聊著天。

窗外有陽光滲秀進來,打照在兩個人的身上,給人一種溫馨有愛的感覺。

厲庭州之前還一直在懷疑孫靳澈對喬靈希動了心思,現在看到這幾張照片,他就更加肯定孫靳澈有追求喬靈希的意思了。

俊美的麵容,已經黑沉到底,厲庭州對這個好兄弟真的感到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