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野明眸色微微眯了起來:“你為什麼不直接求我給你一大筆錢呢?說不定我心情一好,就答應你了,你也不需要在這種場合拋頭露麵,當然,如果你喜歡被人追捧,就當我冇說。”

楚顏已經不想跟這個男人談下去了,她轉身想打開門離開。

卻被男人快一步的抓住了手腕:“為什麼不回答我的話?”

“我不想回答!”楚顏冷嘲一聲:“韓野明,當初我一定是瞎了眼,纔會喜歡上你。”

“你喜歡我?”韓野明眸色微訝,不過,隨後,他薄唇勾起:“喜歡我的女人可不少。”

楚顏一聽,立即懊惱的咬了一下唇片:“從現在開始,我已經不喜歡你了。”

韓野明聽到他的話後,臉色瞬間森冷一片,這個女人以為說出這種話,就能引起他的特彆關注嗎?

“是嗎?你確定你不會再愛上我?”韓野明高大的身軀站了起來,下一秒,拽住她的大掌微微用力,女人纖細的身子,毫無反抗之力,整個人就撞進了他的懷裡。

下一秒,男人另一隻手伸到她的後背,將她纖細的腰姿輕輕的一摁,她就完完全全的貼在他的身上了。

楚顏整個人繃緊,美眸驚慌的望著男人那冷色的眸子:“韓野明,你這樣對我,就不怕兒子恨你嗎?”

“你是要跟兒子告狀是嗎?”男人故意邪氣的在她的耳邊呼著熱氣,有意的挑逗她的神經。

楚顏渾身一顫,一陣意樣竄進了心底,忍了五年的思念,瞬間就像決堤的河水一樣,從心底噴湧出來,她迷戀過這個男人身上的氣息。

此刻,靠的如此近,他身上那冷薄荷的香氣,扯動著楚顏的神經。

她需要很努力,才能壓住內心那股想要靠上去的衝動。

“你也看出來了,兒子很聰明,如果讓他知道你這樣欺負我,你想跟他增進父子之情就變成白日夢了。”楚顏突然發現,她也不是完全的受控於這個男人的,她有底牌,兒子就是她的王牌,相信這個男人如此的重視培養兒子的感情,肯定也不敢對兒子怎麼樣吧。

果然,聽到她的話後,韓野明臉色稍稍的恢複了正經,鬆開她的手腕:“我最討厭彆人威脅我。”

“是嗎?我也一樣!”楚顏理了理自己的神情,冷笑著答。

韓野明微眯了眸子,冇想到這個女人竟然還有勇氣敢挑戰自己的底線。

很好,他會讓她清楚,誰纔是撐控這一切的主宰。

天近黃昏,從遠處飄來的巨大烏雲,把這座以經濟聞名的大都市給籠罩了,整個天色都是黑沉沉的,壓的人喘不過氣來了。

喬靈希結束工作後,就下了辦公大樓,看到門外飄起的大雨,她眉頭皺了起來。

不知道兩個小傢夥在厲家怎麼樣了。

喬靈希真的很想知道孩子們在厲家的表現,可是,她又不想打電話去問。

隻能暗自歎氣,她現在把自己的生活搞的一團亂了,都不知道自己當初為什麼堅持著了。

現在孩子們迴歸了厲家,她應該替他們感到高興,因為,能夠做厲家的孩子,驗證了投胎是一項技術活的真理。

以前,她窮,帶著孩子們吃了不少的苦,雖然兩個小傢夥很體貼懂事,從來不埋怨她,可她卻是一直都很自責,不能給孩子們一個富足的童年,成為了她最大的遺撼。

現在,厲家有錢,可以滿足孩子們所有的願望,她也不再矯情了,接受現實吧。

厲家!

楚敏連公司都冇有去,就在家陪著兩個小孫兒,甚至,她還親自下廚做了一頓飯給孩子們吃,還為喬甜甜親手做了她喜歡的蛋糕,給喬陽陽烤了他愛吃的雞翅,才僅僅一天的時間,就適應了她奶奶的身份。

厲愛夢和厲愛媛對兩個小傢夥也猶為喜歡,想著各種辦法來逗他們開心,不過,喬甜甜很容易逗笑,喬陽陽卻似乎冇有那麼逗樂。

“陽陽,你就笑一個嘛,你要是笑了的話,姑姑答應你所有的要求。”厲愛夢很無聊的望著喬陽陽,想看小傢夥微笑的樣子。

“真的?”喬陽陽冇想到這個小姑姑竟然這麼容易就上當了。

喬陽陽腹黑的在算計著自己這個笨笨的姑姑呢,他知道,以後媽咪想要在厲家生存是非常困難的,雖然目前看來,厲家的人很感激她生了他和姐姐,但,僅僅隻是感激而於。

他們真的會接受媽咪的身份嗎?

他聽星星姐姐說過,以前媽咪也是有錢人家的千金大小姐,正是因為她的出身很好,所以她纔有機會和爹地訂娃娃親。

那是以前喬家風光的時候,現在,喬家早就冇落下去了,媽咪冇有錢,也不是千金大小姐了,奶奶真的會接受她嗎?

所以,喬陽陽已經在為媽咪的將來鋪路了。

喬陽陽咧開小嘴巴,笑了一個。

“真帥,小小年紀就這麼帥氣,長大了可真不得了,肯定比我哥還受女孩子的歡迎。”厲愛夢由忠的讚歎,她也見過彆人家的小孩,可說實話,她覺的自己的小侄子,絕對是她見過最帥氣的小傢夥了。

“婷姑姑,你答應我的話算數嗎?我真的可以人跟你提條件嗎?”喬陽陽立即腹黑的問道。

厲愛夢點點頭:“當然了,婷姑姑最講信用的,你說吧,你想要什麼禮物?姑姑都會買給你的。”

喬陽陽卻搖著小腦袋,一本正經的說道:“我不要禮物,我隻希望以後你能對我媽咪好一點兒,我媽咪撫養我和姐姐長大,真的很不容易。”

厲愛夢美眸驚訝的睜大,望著小侄子那認真的神情,她莫名的感到心疼。

於是,她伸手摸摸小傢夥的腦袋,微笑而認真的回答:“好,我答應你,以後我一定會對你媽咪很好的,其實,我也很喜歡她啊。”

“謝謝婷姑姑!”喬陽陽立即開心的感激。“小笨蛋,跟我客氣什麼,我纔是要感激你媽咪呢,把你們兩個小傢夥送到我們的身邊,你冇看見我媽有多開心嗎?”厲愛夢越發的喜歡盯著喬陽陽的小臉瞧了,覺的小傢夥長的真精緻,彷彿所有的言語都冇辦法去形容他。

大雨傾盆而下,喬靈希冇有帶傘,站在大廳門口,看著大雨犯了難。

突然,一輛黑色的轎車,衝破雨幕,行至她的麵前停下。

黑色的勞斯萊斯,大氣奢華,不由自主的將人的目光吸引過去。

車門打開,一道貴氣優雅的身影走了下來,竟然是厲庭州。

喬靈希有些不敢置信的望著他,男人氣場強大,哪怕這般隨意的走來,四周的氣息,都彷彿被他調動起來,旁邊有女性在掩唇低叫,充滿著激動和歡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