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靈希緊了緊自己的手提包,一雙閃亮的大眼睛不時的望著他,終於忍受不了他帶給自己的這種僵沉氣氛了,再不說話,她就要被他直接凍成雕塑了。

“厲庭州,你乾嘛這樣盯著我看?我有那麼漂亮嗎?”喬靈希撇了撇小嘴,表示自己很不喜歡被他這樣盯視的感覺。

厲庭州俊臉依舊冷沉之極,聲音透著寒霜:“你們睡了?”

喬靈希冇想到男人一開口,就問這麼要命的話,她整個人有些僵呆,隨後,雪白的小臉刷的一下,紅了起來。

“關你什麼事!”喬靈希似乎隻喜歡用這句話來頂撞他,彷彿說了不關他的事,自己就可以心安理得,不用解釋什麼。

“喬靈希,你就這麼饑渴?竟然找我的朋友來解火?”厲庭州的聲音,瞬間就羞惱成怒,大掌猛的將她纖弱的手腕狠狠一扣,盯著她的雙目,幾乎要噴出火來,這個女人一再的挑戰他的底線,他都可以忍,但這一次,他真的不想忍了。

喬靈希冇想到這個男人竟然用這種可怕的眼神盯著自己,就彷彿,她變成了他口中的獵物似的。

“你哪隻眼睛看見我跟他有什麼了?”喬靈希剛纔還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可此刻,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心虛什麼,竟然開始反駁他了。

厲庭州並冇有因為她的反駁而感到開心,他依舊冷著聲音怒道:“你這麼迫不及待的送上門去,他滿足你了嗎?”

“厲庭州,你閉嘴…”喬靈希簡直要被他的話給羞的無地自容了,這個男人的思想怎麼可以這麼的肮臟?他怎麼會把她想成那麼不知羞恥的女人了?

就在這個時候,電梯叮的一聲,門打開,喬靈希轉身就往門外跑去。

一跑出去,才發現,外麵的雨竟然還在下,她身上隻剩下一件單薄的白襯衫了,這一次,雨一淋下來,她的襯衫瞬間就濕透了。

就在她打算跑向自己的小跑車時,男人猛的將她強勢推進了他停靠在旁邊的黑色轎車內。

“厲庭州,你這個瘋子!”喬靈希覺的這個男人霸道的讓她想罵人,她又是他的誰啊?憑什麼他可以這般嚴厲的管束她?

車內,氣氛瞬間就僵成了冰點,坐在前麵等著的司機大哥,表情也是一片的惶然。

自從厲總的身邊多了一個喬靈希後,幾乎所有人都跟著擔驚受怕,這個喬靈希還真有能耐,每一次都似乎能夠把厲總惹怒。

生氣和不生氣的厲庭州,給人的感覺就像是兩個天地,讓跟在他身邊做事的人,個個都吊著一顆心。

“開車!”突然對司機一聲命令。

司機大哥哪裡敢怠慢,趕緊啟動了轎車,往大雨中開了去。

喬靈希縮坐在後座椅上,濕了的襯衫,將她黑色的罩罩給完全的勾勒出來了,緊貼在她的肌膚處,甚至能夠看見那瀅白似玉的顏色。

厲庭州目光如被惹怒的野獸,盯著自己到手的獵物一樣,那就樣含著嗜血和狂熱,一寸一寸的掃過她的每一處甜美。

當轎車駛出了小區大門外不久,厲庭州突然對司機說道:“把車靠邊停下,你下去!”

司機大哥機靈的把車停在安全的地點後,打開車門,冒雨跑了下去,躲進了旁邊的一家商店裡麵了。

喬靈希見他把司機支開了,她更加恐懼不安起來,一雙美眸閃動著無助,氣憤又害怕的盯著他問:“厲庭州,你要乾什麼?”

厲庭州內心積壓的怒火,早就令他有些失控了,他突然直接壓過來,喬靈希驚叫一聲,還是無處可逃,被他強行的壓置在位置上麵,男人的薄唇,瘋狂的襲下…

喬靈希冇想到這個男人又玩這一套,她已經怕他了。

薄唇瘋狂的,發狠的,帶著怒火,讓喬靈希難於承受。

她的兩條小細胳膊細腿兒,拚命的想要將這個男人給推開,可惜,都不見效果。

反而她的雙手直接被男人的大掌給控製住了,固定在她的頭頂處。

男人因為憤怒而猩紅的目光自上而下的盯視著她:“喬靈希,你知道惹怒我的下場是什麼嗎?我允許你在我的地盤上任意妄為,但我絕對不準你踐踏道德底線,睡我的兄弟。”

喬靈希見他還在為剛纔的誤會生氣,她瞬間就急紅了小臉,怒聲道:“你眼睛是瞎了嗎?我什麼時候跟他有過一腿?我不過是上樓去拿毛巾擦一下自己的頭髮,你竟然這樣懷疑我…555,厲庭州,你就是個

混蛋,你除了會欺負我,還會乾什麼?”

厲庭州聽完她的解釋後,就怔住了,又看見她哭的像個孩子,整個人更是驚愕一片。

隨後,他從她的身上離開,沉鬱著臉色坐在旁邊。

喬靈希覺的自己委屈極了,這個男人不由分說的就冤枉她,還說她踐踏道德底線,到底是誰冇有道德底線?

“擦擦…”等到喬靈希哭了一陣子後,男人突然遞來了紙巾,低沉的聲音也隨之傳來:“我這個人肚量很小,眼裡不容一顆沙子,你以後隻要安份一點,不要做出令我生氣的事情,我就不會欺負你了。”

喬靈希原本哭過好受的心情,在聽見他的話後,她又氣的頭頂冒煙:“我又不是你的女朋友,你憑什麼管束我的自由?”

“在我眼中,你曾經是我的未婚妻,現在是前妻,又是我孩子的母親,我們關係這麼複雜,你說,我該不該管你?”厲庭州薄唇勾起一抹淡笑。

喬靈希氣憤極了,難道她就真的擺脫不了這個男人了嗎?

真的要一輩子跟他糾纏在一起嗎?

“真像是一場永遠止儘的惡夢!”喬靈希氣憤的接過他手裡的紙巾,把鼻涕眼淚擦乾淨。

她的話,又令男人好不容易平靜的表情,再一次的猶如窗外的天氣一樣,暗沉烏黑。

“那你就做好一輩子彆從惡夢中醒過來的準備。”男人的聲音,又猶如三月春雪一般,冰寒刺骨。

喬靈希簡直無語極了。

“我冷,送我回家!”喬靈希本來就淋濕了,再加上車內氣氛這麼的僵沉,她瑟縮了一下。

厲庭州眉宇微擰,立即拔了司機的電話。

回到厲家彆墅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七點多了,喬靈希的車子還停在孫靳澈的小區門外,厲庭州讓她交出鑰匙,讓司機替她開了回來。

喬靈希徑直往樓上走去,厲庭州則讓司機開車去厲家大宅,準備把兩個小傢夥給接回來。

當他趕到厲家的時候,兩個小傢夥已經吃過晚飯了。

楚敏很久冇有像今天這麼開心過了,陪兩個小孫兒玩耍,她都感覺自己變年輕了,活力十足。

“要帶孩子們回去住嗎?我都已經給他們準備好床了呢。”楚敏看見兒子走進客廳,立即就有些失落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