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靈希最終還是甩了甩長髮,拿出手機,坐在沙發上重新整理聞。

突然,她看見熱搜榜上出現了一條熱聞,喬靈希美眸微訝,她竟然看見了一張熟悉的漂亮麵容。

是楚顏的!

喬靈希趕緊點開來看,就看見上麵的內容大致的寫著楚顏攀上韓野明的事情。

語氣帶著酸氣,先是把楚顏說成是一個混際在娛樂圈邊沿的小角色,又挖出了楚顏在藝術學校學習的種種事蹟,緊接著,又說她總算出名了,榜上了韓野明這種大少爺。

喬靈希看著這些刺眼難聽的話,立即就想為楚顏平反。

她接觸過楚顏,知道她並不是上麵所寫的那種為出名什麼事情都可以做出來的勢利女人。

可這些人,簡直太冇有道德底線了,在根本不瞭解楚顏情況下,就把她寫成了一個為了博出位,各種招蜂引蝶的壞女人角色。

下麵配了一張略帶模糊的照片,楚顏在一個環境優美的餐廳裡,被一個男人牽著手往樓梯走去的畫麵,照片裡,男人的臉看不清楚,但楚顏那驚慌的表情,卻還是非常清晰的。

喬靈希見上麵介紹她是和韓野明在一起的,那這個牽著她手的男人,也許就是韓野明瞭吧。

喬靈希不由的苦歎一聲,想必,那個叫韓小寧的小傢夥,就是韓野明和楚顏的兒子。

晚飯時分,兩個小傢夥的腳步聲,從樓梯處傳來,緊接著,都朝主臥飛奔而來。

門推開,兩張開心的小臉蛋探進來。

“媽咪,你真的回來了呀!”喬甜甜笑嘻嘻的走過來,仰起小臉蛋,興奮的說道:“爹地給我們看的電影好好看哦,那裡麵有一條非常聰明的小魚,它好勇敢!救了它所有的小夥伴呢。”

喬靈希看著女兒手舞足蹈,開心不己的樣子,臉上也不由自主的露出一絲的笑意。

“你喜歡看嗎?”

“喜歡啊?爹地的家好大呀,他的電影院也好大。”喬甜甜不知道怎麼形容,兩隻小手張大,來比喻。

喬陽陽見姐姐開心的找不著北了,就在旁邊淡定的看著她。

喬靈希點了點頭:“那你們喜歡住在這裡嗎?”

“媽咪,你是不是還在生爹地的氣啊?你都好像不愛跟他講話了呢。”喬甜甜突然拉著喬靈希的手晃盪著:“你彆生爹地的氣好不好?他都生病了呢。”

“病了?”喬靈希微微怔訝。

“爹地感冒了!”旁邊喬陽陽淡定的說:“他有點咳!”

喬靈希冇想到厲庭州這麼強壯的身體,竟然還會感冒生病,突然覺的,他好像更接地氣了一些。

“知道了,你們就多多的關心他幾句吧。”看著他們如此的喜歡厲庭州,喬靈希也扭轉了自己的心態,孩子們正在成長時期,所見所聞都應該是健康向上的東西,她不希望把怨氣的種子,種在他們幼小的心靈上麵,所以,喬靈希以後可能都不會當著孩子們的麵,再對厲庭州發脾氣說狠話了。

喬陽陽幽幽的說道:“媽咪,你難道還冇看出來嗎?爹地需要的是你的關心!”

喬靈希表情微僵,看向兒子,小傢夥攤手:“媽咪,你快點和爹地和好吧,不然,我們夾在中間,很難做人的。”

“你們有什麼難做的?”喬靈希故意板著臉問。

喬陽陽聳聳小肩膀:“爹地這麼帥這麼有錢,對我們又這麼好,媽咪,你說這種好男人,打著燈籠也找不著吧。”

喬靈希:“…”

兒子這是幾個意思啊,這是慫恿她和厲庭州在一起嗎?

喬甜甜立即用力點頭:“就是,就是嘛,媽咪,你要不跟爹地和好,他會被彆的阿姨搶走的。”

喬靈希對兩個小東西很無語了,冇想到他們竟然管起了她的閒事。

“好了,你們就彆再勸我了,容我再考慮一下。”喬靈希雖然嘴上冇答應,但她的心底,卻有些妥協了。

“媽咪,我們先下去玩了,你也下來吧!”喬陽陽抓了姐姐的小手,把她強行的帶出去了。

他知道媽咪此刻肯定很亂,需要時間想清楚。

喬靈希看著房門被關上,她心情一時也五味陳雜。

孩子的話,看似天真單純,可是,這也許就是她們最大的心願了吧。

她和厲庭州和好!

就在喬靈希心神動搖的時候,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喬靈希起身,走過去把門打開,門口站著一抹高大俊美的身影,是厲庭州。

男人單手插在西褲的口袋裡,清貴的氣質,由內散發出來,僅僅一個眼神,都有一種叫人心神盪漾的魅力。

喬靈希的心神晃盪的厲害。

她垂著眸,盯著自己的腳尖,不去看男人那幽深的眼睛,淡淡道:“有事嗎?”

“冇事,就是想叫你下去吃飯!”厲庭州聲音低沉溫和,帶著屬於他特有的磁性,掠過耳畔,就像磁石一般,會讓人臉紅心跳。

喬靈希伸手理了理耳邊的長髮,淡淡的哦了一聲。

兩個人就這樣隔著一道房門,站著冇動。

“聽說你生病了!”厲庭州打算轉身離開的時候,突然聽到身後女人輕淡的詢問。

厲庭州眸色掠過一絲的暗喜,俊美的臉上卻是波瀾不現,淡淡道:“冇事,可能是昨天著涼了!”

喬靈希美眸在他的身上轉了一圈:“孩子們好像很擔心你,你以後還是照顧好自己吧。”

厲庭州原本以為她會關心自己的,冇想到,她竟然拿孩子當藉口,眸底的光芒微微暗淡下去。

“我知道了!”厲庭州淡聲答了一句,又打算離開。

喬靈希咬住下唇,突然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聲音微微提高了一些:“厲庭州,之前的事情,我們一筆勾消吧。”

“什麼事?”厲庭州步履一頓,回過頭來,表情認真的望著她問。

喬靈希兩隻小手絞在一起,遲疑著說道:“就是五年前的那件事情,我不跟你計較了,但是,你必須保證從今往後,關於孩子的任何事情都不許騙我。”

喬靈希至所以會這樣提醒他,就是因為厲庭州之前瞞著孩子的真實身份冇說,這令她有一種上當受騙的感覺。

“好,我不騙你了!”厲庭州見她為此生氣了,也不由的懊悔起來。

喬靈希自嘲的笑了一聲:“我其實是相信你說的話的,五年前我是被下藥的那個人,而你,隻是喝醉了酒,如果你不對我做那種事情,我可能真的會冇命。”

“為什麼突然又相信我的話了?”厲庭州直接把喜色寫在俊臉上,目光灼灼的看著她有些脹紅的小臉,低沉詢問。

喬靈希搖了搖頭,繼續自嘲:“我之前說的那些話,的確有些無理取鬨,你對孩子們很好,對我也很照顧,我也不是鐵石心腸,感受不到你的好,隻是,有時候,我這個人太計較麵子和自尊心,就會說出一些氣話,希望你不要介意。”

厲庭州微挑了一下眉宇,淡笑出聲:“隻要你不拿刀子來割我,你的任何事情,我都不在放在心上的。”

喬靈希小臉驀然的脹紅了,有一種想要找個地洞躲起來的衝動。

這個男人怎麼還提這事啊,她都忘記了。

“如果我冇有記錯的話,你好像說過,會替我揍那個人的?”喬靈希也揚起嘴角,開玩笑似的問。

厲庭州俊臉微僵,有些狼狽和難堪,的確,他當初說的豪言壯語,現在,全啪啪啪的打在他的臉上了。

“能不能不打臉?其他的地方,隨便你揍!”厲庭州略有些幽默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