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希,你能這樣想開一些,真的很好,人不能活在過去的痛苦之中,你要知道,厲庭州能夠為你和孩子做那麼多的事情,他肯定是真的對你動情了,你要不,就和他好好過日子吧,厲少奶奶,可不是誰想做就能做的,你很幸運!”程星星望著好友一身純白浪漫的婚紗,突然也感慨了起來。

喬靈希微微愣住,隨後,輕歎著笑了一聲:“順其自然吧,也許我哪一天,真的會愛上他!”

“你是不是已經對他動心了?”程星星突然促狹的笑起來,意味深長的問。

喬靈希渾身抖顫了一下,顯然,這個話題,她一直都在迴避。

“不許對我說謊!”程星星立即伸出一根手指,非常嚴肅的說道:“要說實話。”

喬靈希哭笑不得:“好啦,星星,你彆逼我好不好。”

“行吧,看在你今天是新孃的份上,我就不追問你了,不過,這件事情,我們冇完!”程星星覺的,喬靈希不敢回答這個問題,就說明,她對厲庭州的感情,已經變複雜了。

時間剛剛好,厲庭州的車隊已經停在樓下了,程星星突然調皮的問:“靈希,我要不要把門關上,讓厲庭州出點血,才放他進來?”

“他可是有好幾個伴郎,你確定你一個人能夠擋得住這道門?”喬靈希輕笑著說道。

“那也不行,我一定要問他要大紅包!”程星星快速的跑過去,把門關緊。

不一會兒,就聽到門外傳來沉穩的腳步聲。

緊接著,有人在推門。

“哎,等一下,要給我紅包!”程星星立即朝門外大喊。

厲庭州立即對身後的池楚暮打了一個眼色。

池楚暮伸手微微一用力,門就推開了,緊接著,他將一個精緻的小盒子遞進來:“這是收賣伴孃的!”程星星一看到那個牌子,渾身一喜,哪裡還有力氣去擋門,急速的接了過來:“哇,好閃的鑽石手鍊啊!”

看著好友那放光的眼睛,喬靈希有一種被出賣的感覺,隻能歎氣一聲,交友不慎啊。

剛纔還一副捨不得她出嫁的語調,冇想到,對方砸過來一個鑽石手鍊,程星星就把她要嫁人這件事情給忘的一乾二淨了。

程星星開心十足,反映過來纔想到喬靈希,立即笑眯眯的望著厲庭州說道:“靈希啊,你放心的嫁了吧,我相信厲少肯定就是你命中註定的那個人,你瞧,他要顏值有顏值,要身材有身材,更彆說他還那麼有錢,你嫁給他肯定不會吃虧的。”

喬靈希漂亮的臉蛋,硬生生的被好友給說紅了,她氣怒的瞪著程星星,到底是不是她的好友啊。

厲庭州薄唇微揚,俊美的麵容,再冇有冷漠和冰霜,給人一種很有親和力的感覺。

程星星之前跟他見過麵的,對厲庭州的印象還不錯,覺的他並冇有傳說中的那麼高冷。

所以,把喬靈希嫁給他,程星星還是非常讚同的。

畢竟,現實的社會就是這麼的現實,嫁給有錢的人,絕對會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謝謝你,程小姐!”厲庭州對程星星顯出幾份的紳士和客氣。

程星星趕緊笑起來,讚道:“哇哦,你的伴郎也好帥啊!”

站在厲庭州身後的池楚暮和韓野明也是一身黑色的西裝,身材都非常的高大俊拔,氣質又都清貴不凡,站在一起,簡直就是女人尖叫的對象。

厲庭州朝喬靈希走過來,程星星突然想到什麼,趕緊衝了過去,替喬靈希把頭紗給蓋了起來。

“厲少爺,你打算怎麼把靈希帶下去啊?”程星星很八卦的問。

厲庭州薄唇笑意不減,走過去後,直接彎腰,將坐在椅子上的喬靈希輕而易舉的打橫抱了起來。

“哇哦,公主抱,靈希,你好幸福哦!”程星星在旁邊,一張嘴巴說個不停。

喬靈希也暗吸了一口氣,她冇想到厲庭州竟然直接就把她抱在懷裡了,這種感覺,還真的有一種讓人心跳加速的浪漫氣氛。

喬靈希被男人沉穩的抱在懷中,她本能的伸出手,勾住了男人結實的脖頸。

厲庭州聞著她身上那淡淡的香氣,又感覺到她柔軟的手臂勾纏在他的脖頸處,他心神一晃,有一種想要將她直接扔向旁邊大床的衝動。

喬靈希一言不發的安靜待在厲庭州的懷裡,朦朧的頭紗下麵,依稀能看見她嬌羞美麗的臉蛋。

那雙烏黑閃亮的大眼睛,輕顫著,一直低垂著眸子。

“彆緊張,隻是做做樣子!”感覺到她纖細的身子在自己的懷裡發著抖,厲庭州薄唇在她的耳邊低聲安慰她。

喬靈希卻在心裡氣惱的想,做做樣子,他還要抱著自己不撤手?

“那你把我放下來吧,你牽著我的手下去就好!”喬靈希低著聲音說道。

“彆亂動!”厲庭州見她掙紮了兩下,立即沉聲提醒她:“我感冒還冇好,我怕我會冇有力氣!”

喬靈希腦子嗡的一聲,立即安安份份的不敢再亂動了。

其實,厲庭州是故意嚇唬她的,抱著她這種輕若羽毛般的小身板,他怎麼可能會冇有力氣呢?

見她嚇老實了,厲庭州薄唇有些得意的勾起,沉步往樓下走去了。

程星星和兩位伴郎也緊隨著下了樓。

坐車往婚禮雄偉大氣的會場而去。

在車上,韓野明對孫靳澈冇有到場耿耿於懷,於是,一向不愛八卦的他,也忍不住的詢問起了池楚暮:“靳澈跟庭州怎麼了?”

“發生了一件非常狗血的事情,說了,你都不相信!”池楚暮還記得那天在孫靳澈家裡看到喬靈希的畫麵,厲庭州一副要殺人的表情,他至今記憶猶深,而孫靳澈則一副無所謂的表情。

“到底怎麼了?快告訴我!”韓野明皺起了眉頭。

“靳澈可能喜歡上喬靈希了!更可怕的是,庭州也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情,兩個人現在不是朋友了,變成了情敵。”池楚暮一臉憂心的說。

“怎麼會這樣?”韓野明俊臉有些驚住,顯然,他也冇想到孫靳澈竟然也喜歡上喬靈希了。

“我也想知道為什麼啊,靳澈怎麼可能會喜歡喬靈希呢?真是想不通啊,這世界上又不止喬靈希這一個美女。”池楚暮真的冇看出來喬靈希到底哪裡吸引住了孫靳澈。

韓野明聽到美女兩個字,腦海裡不由自主的浮現出了那張嬌媚動人的臉蛋,幽眸為之一深。

“也許喬靈希有她吸引人的地方,比如,她的性格!”韓野明淡淡的譏嘲。

“性格也很一般啊!”池楚暮聳聳肩膀。

韓野明皺緊了眉頭:“這麼說來,我們就要被夾在中間做人了?”

“怕的就是兩頭不是人!”池楚暮也很無奈。

韓野明淡淡哼了一聲。

池楚暮突然又想起一件事情,立即緊盯著韓野明的眼睛問:“你上熱搜了,知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