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靈希看見媽媽竟然哭了,她一時有些呆住,又窘又急,趕緊輕聲勸道:“媽,你彆哭了,趕緊到裡麵去坐著吧。”

顧願也冇想到郭紅竟然會哭,立即給自己的女兒使了一個眼色。

厲愛媛接受到了母親的使命,趕緊走過去,挽住了郭紅的手臂,微笑勸道:“伯母,你不要哭了,靈希能嫁給我哥做妻子,我們都是非常開心的,以後我們肯定也會好好的對待靈希,你就放心吧,走,我們先到裡麵坐著。”

郭紅在厲家兩姐妹的扶持下,這才平靜了一下情緒,轉身回宴會廳去坐著了。

顧願轉過身,對喬靈希說道:“準備入場吧!”

“真抱歉,伯母,我媽可能就是一時情緒失控了。”

顧願歎氣笑了一聲:“我能理解她的心情,畢竟,你是她的獨生女!”

“謝謝伯母的理解!”喬靈希對顧願心生一絲的感激,至少剛纔顧願對母親說話的態度還算客氣。

“媽咪,外婆為什麼哭了呀?你要嫁給爹地了,難道不是一件開心的事情嗎?”喬甜甜還分不清人的表情代表的意義,以為哭就是傷心。

程星星立即蹲下來,微笑著解釋道:“甜甜,你彆擔心,你外婆就是因為看見你媽咪要嫁給你爹地,所以,她才太過開心哭了啊!”

“難道開心了,也要哭嗎?那我現在也很開心呀,我是不是也要哭一下?”喬甜甜天真的眨著大眼睛問。

小傢夥的話,瞬間逗樂了所有人,就連向來喜怒不形於色的顧願,看到小孫女如此天真可愛,她也露出了真心的微笑。

進場的音樂響了起來,程星星趕緊對兩個小傢夥說道:“快點,你們先走,記得撤花!”

兩個小傢夥同時點了點頭,轉過身,踏著紅地毯往主會場走去。

喬甜甜身穿著純白色的小仙女裙,小腦袋上戴著一個漂亮的花環,一頭齊腰的微卷長髮,讓她看上去就像上帝遺失在人間的小精靈一般,讓人驚豔之極。

和喬甜甜並肩而行的喬陽陽,則是一套酷勁十足的小西裝,剪栽精緻,領口處,戴著一個黑色的蝴蝶結,白色的小襯衫,小短髮往後梳理著,露出飽滿白晰的小額頭,小小年紀,氣場不輸人,身為弟弟的他,在身高優勢上已經顯現出來了,比喬甜甜足足的高出半個腦袋,氣質非常的好,讓人過目難忘。

兩個小花童打頭陣,已經帶給了現場來賓非常驚豔的畫麵了。

緊接著,身穿著純白色婚紗的喬靈希,緩步的踏著紅地毯,跟隨在兩個小傢夥的身後,伴著入場的浪漫音樂,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去。

罩在頭上的頭紗輕輕的飄揚著,在明亮的燈火下麵,依稀勾勒出她精緻美麗的臉蛋,還有那纖細玲瓏的身段,現場所有人的目光,幾乎都聚集到了她的身上,都想要看穿那道輕紗,看清楚新娘子真正的麵容。

喬靈希手裡捧著一束花,腳步有些虛飄,看似鎮定自若,可內心卻慌到不行。

一雙美眸透過輕紗,望見了主會場坐著的賓客,能感覺到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自己的身上。

她還冇有勇氣承受著這萬眾署目的榮耀,所以,她覺的自己踩下去的每一步,都有些飄。

輕咬了一下唇片,捧著花的兩隻小手捏的緊緊的,捏出了一圈熱汗。

這紅色的地毯彷彿冇有儘頭似的,綿長的讓喬靈希更加的心慌意亂。

如果不是前麵帶路的兩個小傢夥讓她感到一絲的安心,她真怕自己會摔倒在這紅地毯上。

空氣中,飄散著玫瑰花的香氣,喬靈希深深的吸緊一口氣,收緊心神,抬起了美眸。

眸光透過輕紗,看見了站在前方不遠處的那抹高大筆挺的身軀。

厲庭州一襲剪栽矜貴的黑色西裝,麵容俊美,身姿健碩,早就領現場所有的女人為之屏緊了呼吸。

氣質尊貴的,彷彿王者,他就安靜的立在那裡,靜等著那個女人走到自己的麵前。

喬靈希的目光,也不受控製的被那個男人俊美的身影給吸住了。

四周彷彿突然就靜止了下來,她的眼睛,腦海裡,竟然隻有厲庭州的影子了。

喬靈希的呼吸為之一滯,緊接著,隻感覺心跳在加速,臉蛋也浮起一層的熱燙。

她不得不承認,厲庭州真的很帥,不管什麼時候看見他,他都能給人一種驚豔的感覺。

喬靈希一時有些口乾,終於,兩個小傢夥把花籃裡最後的花瓣灑了出去,而喬靈希,也站在了厲庭州的麵前不遠處。

“靈希,過來…”四周突然靜止了下來,喬靈希的耳邊,劃過男人低沉有力的聲音。

那聲音彷彿帶著磁力,讓喬靈希不由自主的就朝著他走了過去。

男人朝她伸出了手,喬靈希的心絃猛的一扣,整個人都有些呆住了。

她發現自己此刻的內心,複雜的已經理不清是什麼感覺了,就覺的,他的大手好寬好暖,讓她覺的不那麼害怕。

“請新娘新郎交換戒指!”旁邊有一個聲音突然響了起來。

喬靈希就感覺身邊有一個人端著一個精緻的拖盤走了過來,上麵擺放著一對情侶鑽戒。

厲庭州伸手取了那個鑲嵌著巨大鑽石的精緻鑽戒,輕輕的執起了她的小手,將那鑽戒輕輕的套在了她的無名指上。

一絲微涼,從無名指傳進了喬靈希的身體裡,她微微一顫,隻感覺心裡的那絲感覺更加的烈熱烈起來了。

“不幫我戴嗎?”男人薄唇勾了起來,聲音低沉,透著一絲的寵溺氣息。

喬靈希又忍不住的吸緊了一口氣,顫抖著手指,去拿了那一玫男士的鑽戒,鑽石的光芒,在喬靈希的眸底一閃而過。

這枚充滿著份量感的鑽戒,讓喬靈希覺的異常的沉重。

雖然清楚這不過是一場戲,為什麼她還有些沉溺其中?

她一定是瘋了吧,或者,醉了!

她輕輕的將鑽戒戴在了男人那骨節分明的修長無名指上,透過薄紗,喬靈希這才認真的打量了一眼男人的手指,竟然非常的好看,那雙手,都彷彿充滿了令人心動的魅力。

“請新郎親吻你的新娘!”又有一道聲音傳來。

喬靈希渾身繃緊了,為什麼還安排了這樣一個環節?

到底是誰安排的?

喬靈希美眸閃過一絲的怔愕,呆望著眼前的男人。

厲庭州薄唇輕輕的勾了一下,當然是他刻意安排的,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喬靈希應該不會拒絕他吧。

就在這個時候,罩在喬靈希頭上的頭紗被男人的雙手輕輕的掀了起來,露出了她漂亮精緻的麵容,雪白的肌膚,彷彿沾了桃花的顏色,粉麗動人,讓人心絃緊扣。

厲庭州的手指,輕輕的托起了她的小巧小巴,薄唇很是溫柔的在她的唇片上吻了一下。

喬靈希渾身都在抖動,很明顯,她不太想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尤其是孩子們的麵,和這個男人有這樣的行為。

兩個小傢夥的眼睛,突然被人矇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