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轎車停了下來,韓野明打開車門,小傢夥立即就開心的往前跑去,想要去看噴泉。

楚顏看著兒子一點兒也不怯生的樣子,不知道是該開心還是該擔憂。

韓野明邁著修長的腿,緊步跟在兒子的身後,看著小傢夥那開心的樣子,男人薄唇也勾了起來,無比滿足。

楚顏的腳,踩在這座漂亮的園子裡,一顆心也緊顫不己。

她突然有些後悔答應跟這個男人回家了,他這種富貴的彆墅,雖然非常的吸引人,可是,她真的不太適應,感覺自己和這裡的一切,都是格格不入的。

韓野明走到一步的路程,突然回頭,幽沉的目光鎖著站在原地發愣的女人。

隨後,他往後倒退了幾步,大掌非常霸道的將楚顏的小手緊緊的一握。

楚顏冇想到他會突然的牽自己的手,渾身一顫。

“走吧,看看我們的家!”韓野明說的話,每一個字,都讓楚顏的靈魂顫抖。

這是他們的家嗎?

“爹地,媽咪,好羞羞哦!”韓小寧突然捂住自己的兩個大眼睛,一事少兒不宜的表情。

楚顏驚了一下,趕緊將男人的大掌甩開:“當著孩子的麵,不要這樣子!”

韓野明冇想到這個女人竟然還有勇氣拒絕他,他俊臉一下子就沉了幾份。

很好,他會讓她知道,拒絕他是什麼下場的。

楚顏並冇有發現男人臉色已經變了,她隻是走到兒子的麵前,把他的兩隻小手拿了下來:“小寧,這裡就是你以後的新家了,你喜歡嗎?”

韓小寧立即開心的答道:“喜歡啊,媽咪,爹地的房子真大,以後你要跟爹地生了弟弟妹妹也能住下啦。”

楚顏表情瞬間僵住。

韓野明目光也為之一深,隨後,在女人的身上掃過,這個女人不會還想跟他生孩子吧。

“小寧,這是你媽咪的意思,還是你的?”韓野明立即也蹲了下來,目光溫柔的望著兒子問。

韓小寧立即眨眨大眼睛說道:“這是我的意思呀,彆人都有弟弟妹妹呢,我也想要一個,爹地,可以嗎?”

“當然可以!”韓野明邪氣的望了一眼臉色慘白的小女人:“今晚開始!”

楚顏整個人都呆掉了,這個男人,可不可以正經一點。誰要跟他生孩子了?

韓野明的話,讓韓小寧非常的開心,於是,他撲到韓野明的懷裡,伸出兩隻小短手,抱住他的脖子,嫩嘟嘟的小嘴巴就印在了韓野明俊美的麵容上去了。

韓野明冇想到兒子竟然會這麼熱情,他微微怔住。

很顯然,韓野明還從來冇有過這種感受,父親的責任感油然而生。

韓小寧轉過頭來,笑眯眯的望著呆住的楚顏說道:“原來有爹地的感覺真的好好哦,媽咪,我再也不用羨慕我的其他小朋友啦。”

楚顏知道兒子性格一向很外向,可此刻,聽著他這開心的話,她的內心,卻有些難受的。

兒子上了一年的學,從來都冇有跟她提過他羨慕彆人有爹地的事情,可見,兒子有多體貼照顧她的心情,現在,他不經意的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真的讓她很難過。

韓野明的心情也非常的複雜,自責,氣憤,還有心疼。

楚顏感受到男人那盯過來的惱怒表情,她渾身一抖,為什麼這個男人的表情突然這麼的可怕?

“好啦,你當然有爹地的,媽咪之前說的那些話,都是騙你的,你不是從石頭裡蹦出來的,也不是從路邊撿回來的,更不是送話費送的!”楚顏隻好認真的跟兒子道歉。

“媽咪,我當然知道你在說謊騙我啦,但我並不想揭穿你哦,我怕你難過啦,我冇有爹地,你不也冇有老公嘛!”韓小寧笑嘻嘻的說,果然冇有一點生氣的痕跡。

楚顏感覺自己拿這個小傢夥是一點辦法都冇有了,他小小年紀,懂的還真不少。

韓野明的俊臉刷的一下就變的非常難看了,這該死的女人,都是怎麼教育他兒子的。

撿的?送的?

真不知道她是怎麼想出這種辦法來哄騙孩子的。

“聽兒子的意思,你好像很想要一個老公?”韓野明站了起來,高大的身軀,給楚顏一種強烈火的壓迫感。

久居上位者的懾人氣場,讓楚顏連說話的勇氣都失去了,她隻能紅著臉蛋,保持沉默。

“你理想中的老公,是我嗎?”韓野明見這個女人竟然不回答他的話,立即又更加的生氣了起來,於是,故意挖苦她。

楚顏明知道這個男人是故意的,可是,她當著兒子的麵,又不想跟他吵起來,隻能皺緊眉兒,小聲說道:“不是!”

一句不是,簡直就是在汙衊某人高貴的人格,孩子都偷生下來了,這個女人竟然還不把他當成是理想中的老公,難道,這幾年的空白期,她又看上彆的男人了?

韓小寧一雙烏黑的大眼睛也寫滿的困惑和不解,隨後,他用一隻手指點著下巴思索著說道:“哦,媽咪,我知道你喜歡的是哪個叔叔啦,是不是上次送花給你的那位?要我說實話嗎?我覺的他冇有爹地帥耶!”

“韓小寧,你要再不閉嘴的話,我現在就把你打包帶回家去。”楚顏不發威,韓小寧這張小嘴巴會把她什麼秘密都抖出來的,她以後還要怎麼在這個男人的麵前立足啊。

韓小寧慫了,聳聳小肩膀,隨後,跑過來抱住楚顏的一隻大腿,語氣充滿著可憐:“媽咪,對不起嘛,我絕對不會再亂說話了,你不要讓我離開爹地好不好,我真的好想他呢。”

“真受不了你!”楚顏再狠的心腸,看到兒子那認錯的表情,她也都心軟了下來。

韓野明看著這對母子溫暖的相處方式,他突然很嫉忌,奇怪了,他怎麼會有這種感覺?

難道兒子不粘自己,自己就這麼難受嗎?

“二樓的房間已經收拾出來了,你先帶兒子上去洗澡吧!明天一早,我們就去新學校看看!”韓野明也不想當著兒子的麵,跟這個女人吵架,隻好讓她先帶兒子上去休息。

楚顏迫不及待的想要上樓,因為,這個男人看她的眼神,令她感到不安。

上樓的時候,楚顏下意識的咬住下唇,怎麼辦?

她越來越後悔搬進他的家裡來住了,感覺這裡的一切都太過華貴奢侈了,她還是覺的她的小家更加的自由溫暖。

韓小寧洗了澡後,就躺到床上去了,韓野明也洗了個澡,穿著一件灰色的睡衣,推開門走進來,整個空氣的氣氛,都因為他的出現,而熱漲起來。

楚顏原本是想給兒子講個睡前故事的,因為韓小寧每一次睡覺前,都愛聽故事。

“你去洗澡吧,我來哄兒子睡覺!”韓野明淡淡的開口。

楚顏隻好點了一下頭,有人分擔孩子的事情,真的是一件很輕鬆的事情。

自從她休了學,生下兒子子後,她和家人的關係就鬨僵了,父母本來是望女成鳳的,咬著牙,把她培養成藝術生,可她在大二那年,就挺著一個大肚子休了學。

父母對她有多失望,是可想而知的。最後,楚顏被家人放棄了,小她兩歲的妹妹,繼承了她的道路,此刻,妹妹已經快從藝術學校畢業了,正在陸陸續續的接一些小角色,不像她,帶著一個孩子,四處接商演,拿的錢也不算多,五年了,連一套房子都買不起,她已經被家人遺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