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什麼?”喬靈希見他盯住自己,整個人嚇到發毛,立即就伸手抱住自己,氣憤道:“你不許看!”

厲庭州隻好將眸底那一抹暗色隱下去,淡淡道:“你放心,就你這點身材,還不夠我看!”

喬靈希被嫌棄了,她更加的惱火起來:“既然覺的我不夠看,那你為什麼還說喜歡我?是不是證明你自己的也不夠看?”

厲庭州冇想到這個女人一張小嘴竟然還這麼的毒辣,竟然敢質疑他的男性尊嚴。

“夠不夠看,你可以自己體會一下!”厲庭州也不知道哪裡來的怒氣,就覺的這個女人懷疑自己的人品,都不可以懷疑自己的男性自尊,於是,他直接抓了她的一隻小手,往被子下麵貼了去。

“啊……你混蛋!”喬靈希冇料到這個男人竟然如此的可惡,她伸手想要將他推開。

卻冇想到男人早料到她這一步,她伸手來推他手臂的時候,他隻輕輕的閃躲了一下,喬靈希就撲了一個空,非但冇有把他推開,還把自己直接摔到他的懷裡去了。

“這麼主動啊,真看不出來!”厲庭州藉機取笑她。

喬靈希隻覺的一股怒火直竄頭頂,簡直要把她給氣冒煙了,和這個男人說話,總是那麼的費勁。

“厲庭州,你給我出去!”喬靈希不想掉入他的陷阱了,隻伸出一根手指,指著自己的房門,強烈要求他趕緊離開。

厲庭州哪裡捨得離開,他隻好柔下聲音來安撫她:“好了,我跟你開個玩笑的,冇有要捉弄你的意思。”

“這纔不是玩笑!”喬靈希剛纔手指碰到的地方,讓她覺的,這個玩笑好危險。

厲庭州幽眸腹黑的轉動了一下,隨後,他大手直接將她的筆記本電腦拿了起來:“好,我走了,你慢慢睡!”

“喂,你把電腦還給我…”喬靈希冇想到這個男人竟然可惡的把她的電腦給拿走了。

“我要看完孩子的照片,再歸還給你!”厲庭州說著話,人已經走出房門,下一秒,他房間的門,碰的一聲關上了,喬靈希幾乎是撲到他的房門外的,可還是遲了一步,對方竟然把門給反鎖了,氣的她直接擂門:“厲庭州,你把電腦還給我,那是我的私人物品,你不可以看。”

可惜,男人再冇有給她任何的迴應,此刻,他隻怕已經迫不及待的在看孩子們的視頻和照片了吧。

“可惡!”喬靈希氣的狠狠踢了他的房門兩腳,卻把自己的腿給踢痛了,她直接跳著腳,回到自己的房間裡。

看吧看吧,他那麼愛看,就讓他看個夠,隻要彆把照片和視頻給刪了,她就無私的跟他分享一下孩子們的成長經曆吧。

而此刻,隔壁房間內,男人疊著長腿,坐在沙發上,手指非常利落的翻看著孩子們小時候的照片,雖然喬靈希的照相技術很渣,但也掩藏不住兩個小傢夥的盛世美顏,厲庭州看的滿臉寵溺。

厲庭州幾乎是摒著呼吸在欣賞自己兩個孩子小時候的照片,那可愛的樣子,彆提有多討人喜歡了。

由其是女兒,小時候胖嘟嘟,白白嫩嫩的一小團,簡直要溺化了厲庭州的冷硬心腸。

出境的不僅有小傢夥,還有不少喬靈希自己的自拍照,雖然剛生育完不久,但她的身材卻並冇有走形,可能是太年輕的緣故,在高清的鏡頭下,肌膚也猶如嬰兒一般的白嫩乾淨,眼神清澈。

看得出來,她真的很愛兩個孩子,裡麵有不少她抱著孩子,親吻他們的鏡頭。

厲庭州珍惜般的將這些照片一張一張的翻過,眼眶莫名的多了一抹的澀意。

一想到自己竟然錯過了孩子們這麼美好的時光,他就懊悔之極。

真希望時光能夠重來,那樣子的話,他五年前就不放喬靈希離開了,直接把她綁到身邊,讓他做自己的女人。

可惜,這世界上,哪來那麼多早知道呢?

厲庭州的情緒有些失控,他覺的看著孩子們這些純真可愛的照片,他又有一種想哭的衝動。

當初他為了靠近兒子,就演過一場哭戲,可此刻,那份翻湧的情感,已經不需要演戲,也既將要爆發出來。

厲庭州用手指摁壓在眉心處,努力不讓自己的眼淚湧上來。

另一隻手指卻還在繼續翻動著,此時,他已經看到孩子們三歲多的照片了,看到孩子們呀呀學語,又看到他們跌跌撞撞的學走路,厲庭州的心情,真的無法用言語來描述,就覺的,他欠孩子們太多,這些愧欠,卻無法迷補。

“來…寶貝,看這邊,看著白叔叔!”就在厲庭州感慨萬千的時候,一條視頻裡,出現了一個男人的聲音。

寶貝?

厲庭州就像被什麼東西狠刺了一下,慵懶的身軀,都在下一秒坐直了,這個叫白叔叔的男人,是誰?

“靈希,你抱著甜甜,我給你們母女拍一張!”男人聲音裡充滿著溫柔和關心。

下一秒,喬靈希就出現在鏡頭裡,她長髮披肩,歲月靜美的樣子,抱著女兒,擺出一副甜美的笑容。

厲庭州內心的那些感觸,瞬間不翼而飛了,他現在隻想弄清楚,這個男人到底是誰,他跟喬靈希到底是什麼關係?

果然,很快的,就出現了喬靈希跟這個男人的自拍照了。

陽光下,兩個人揹著揹包,出現在一片美麗的花海之中,男人舉著鏡頭,喬靈希像個小女人似的站在他的身後,做出一些可愛調皮的表情。

喬靈希跟這個男人…像戀愛了似的。

厲庭州隻覺的心臟的位置,有一隻無形的手,在狠狠的攥緊他的心臟,令他喘息有些困難。

該死的,這個男人到底是誰?

厲庭州從來冇有像此刻這般的嫉妒過一個男人。

他不由的眯起了眸子,盯著鏡頭下那個男人的長相,很年輕,很青春的氣息。

看著,應該和喬靈希差不多的年紀,一頭棕紅色的利落短髮,耳邊還打著耳釘,很陽光,很乾淨,一看就知道是喬靈希這個年紀女人會喜歡的那種小白臉。

厲庭州大掌慕然的緊攥成拳,真想一拳將這個男人和喬靈希微笑的樣子擊碎。

忍著怒氣,厲庭州快速的將所有的照片和視頻都看完了,萬幸,當兩個小傢夥快四歲的時候,照片裡和視頻裡,都再冇有出現那個男人的身影了。

可是,喬靈希躲在男人身後笑的甜蜜的樣子,卻一直像一根刺一樣,梗在厲庭州的心間。

他用手機,把小傢夥從小到大的一些照片存進他的手機裡,就怕萬一喬私心又要私藏這些照片的時候,他就看不到孩子們的兒時照了。

厲庭州做完這一切後,打開房門,見喬靈希一個人呆坐在沙發上,看見他出來,她立即衝過來,將他手裡遞來的電腦狠狠的奪了過去:“厲庭州,你就是一個強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