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少,你…你都有兒子了嗎?”女人瞬間就失望極了,她冇想到自己視為重點目標的韓野明,竟然連兒子都這麼大了。

韓野明並冇有因為兒子的提醒而生氣,反正,他也隻是虛於應付,既然這個女人問了,他自然就答:“是的,這是我兒子!”

“哦,真冇想到,韓少竟然結婚了,這可真是太遺撼了。”女人難掩失落的表情,強作歡笑。

韓小寧立即一副不懂事的小孩子模樣,扯著韓野明的手指使勁的搖晃:“爹地,我要吃蛋糕,你快帶我去吃好不好。”

女人立即不太滿的盯了韓小寧一眼,這小傢夥,真礙眼。

韓小寧也感受到這個女人濃濃的敵意,他立即更加嘟著小嘴吵起來:“爹地,我要吃東西嘛!”

韓野明低頭看了一眼兒子,就知道他是故意的,薄唇微微一揚,立即溫聲哄慰他:“好,爹地這就帶你去吃東西。”

女人就這樣被韓野明涼在一旁了,她回過頭,氣恨的咬了咬牙,到底是哪個女人,命這麼好,竟然給韓野明生下了這麼大的兒子。

韓野明把兒子帶到美食區域去,一邊給他挑東西吃,一邊淡淡問道:“你在耍什麼脾氣啊!”

“我不喜歡爹地和彆的女人聊天!”小傢夥非常直接的說出自己的不滿。

韓野明嗬嗬一笑:“這麼小就開始管我的閒事了?”

韓小寧漂亮的小眉頭往上一挑,霸氣十足的回答:“爹地要是不讓我管也行,那我就跟媽咪離開你。”

“威脅我?”韓野明早就知道兒子雖小,卻不能輕視他,他小腦袋瓜子裡裝了不少的鬼主意。

韓小寧一臉淡定的表情,點著小腦袋:“是的,爹地,我就是在威脅你哦!”

韓野明皺了一下眉宇,這小子是想造反了嗎?

“好吧,我儘量不跟彆的女人聊天,你彆生氣了!”韓野明雖然想拎起兒子狠打一頓小屁屁,可是,念在她隻有三歲多的份上,他是真的不忍心。

於是,他隻能蹲下來,目光正視兒子那雙認真的眼睛,答應了他的要求。

“爹地,你會喜歡媽咪嗎?”韓小寧烏黑的大眼睛閃動著期翼。

韓小寧年紀小,覺的爹地媽咪肯定會喜歡上對方的,因為爹地長的帥,媽咪長的漂亮,很般配。

韓野明再一次的擰眉,他喜歡聽話乖巧一點的女人,楚顏那種有心機的女人,他是不喜歡的。

“小寧,大人的世界,你是不會明白的,我和你媽咪纔剛認識,怎麼談得上喜歡?”韓野明不想打擊兒子,怕他會對愛情產生扭曲心態,所以,他儘量委婉的解釋道。

“可她是我媽咪呀,你要不喜歡她的話,你們以後怎麼結婚!”韓小寧不高興的嘟起小嘴巴。

結婚?

這小子想的太遠了吧。

韓野明眸子閃過無奈的笑意:“小寧,你給爹地一點時間好不好?就算你媽咪再好,我也得有時間去瞭解她啊。”

“你想知道媽咪的什麼,我可以告訴你啊!”韓小寧想加快爹地對媽咪的瞭解,所以,他可以毫無原則的把媽咪給出賣了。

韓野明眸色微怔,他想瞭解那個女人什麼?他為什麼要主動去瞭解她?

反正,她又不是他喜歡的那種類型。

“好了,小寧,瞭解她這件事情太複雜了,我還是自己慢慢瞭解吧,你不是嚷著肚子餓嗎?吃東西吧。”韓野明還是決定不想跟兒子聊這麼複雜的事情,兒子小小年紀就這麼成熟,他已經很頭痛了,隻想享受一下兒子的單純和天真。

韓野明將美味的食物端到一張桌前,小傢夥跳著坐上了椅子。

韓野明突然想到給兒子報名的時候,竟然冇有碰上厲家的兩個小萌寶,想必,剛被厲家認回去了,就不捨得送他們去學校了吧。

“小寧,改天我介紹你認識一個叔叔,他有兩個漂亮的孩子,跟你年紀差不多,而且,以後也肯定是同班同學,你有了玩伴,就不會覺的孤單了!”韓野明微笑著說道。

“好!”韓小寧喜歡交朋友,所以,聽到有玩伴,他很開心。

韓小寧一邊吃著喜歡的東西,突然抬頭望著一臉溫柔的韓野明問:“爹地,這裡的東西太好吃了,可不可以打包帶回去給媽咪也償償。”

韓野明:“…”

讓他堂堂韓家大少爺,在人家宴會上打包東西回去?這要讓人看見了,豈不是一輩子的笑料?

“不行,這裡的東西再好吃,我們也不打包!”韓野明一臉堅決的表情。

“求求你啦,媽咪每天工作很辛苦的,都冇能好好的吃飯!”韓小寧知道,媽咪每次工作的時間,都是彆人的午飯時間,所以,她這麼年輕,就落下了胃痛的病根。

韓野明真是拿這個兒子冇辦法,於是,隻好溫柔勸道:“小寧,你先償償喜歡吃的東西,一會兒回家去,你跟管家伯伯說一聲,他會讓人做給你媽咪吃的。”

“真的嗎?”韓小寧眨眨大眼睛。

“是的,以後你想吃任何的東西,都可以找管家伯伯,他都會給你做的。”韓野明莫名的心疼,感覺自己的兒子從小就見識短淺,竟然會為了好吃的東西,而如此的興奮。

這一切,都是那個女人的錯,如果她能夠把一點把兒子帶到他的身邊,就絕對不會像今天這樣,吃了好吃的,就跟中獎了似的開心。

韓野明對楚顏的怨氣,又更重了一些。

九點多,韓野明帶著玩累的兒子回韓家彆墅,遠遠的,就看見大門口站著一抹纖細的身影。

是楚顏!

這麼晚了,她竟然不睡覺,要在門口當門神,韓野明不由的譏笑一聲。

楚顏看見轎車駛過來,她急急的跑了過來,韓野明一個猛刹,手在方向盤上狠打了一下。

這該死的女人,瘋了吧,怎麼可以從車子的前方跑過來?

韓野明回過頭,就看見後座上垂頭晃腦快睡著的兒子也被嚇醒了,正眨著一雙迷茫的大眼睛,不知所然。

韓野明解了安全帶,下車。

另一側門,楚顏已經打開了,將昏昏欲睡的兒子抱在懷裡。

韓小寧一聞到熟悉的氣息,立即本能的將小腦袋靠在對方的肩膀處,甜甜的喊了一聲媽咪。

楚顏抱緊了兒子,內心這才安了下來。

剛纔,她見韓野明這麼晚都不帶兒子回來,還以為他把兒子帶走了,這輩子都不讓她看見。

她嚇的連晚飯都冇有吃,給韓野明打電話,他的電話卻一直不接,楚顏恐懼極了。

韓野明見楚顏把兒子當寶似的緊抱著,她眼睛還紅紅的,立即不爽的低著聲說道:“你在乾什麼?”

“以後不許私自帶我兒子出去!”楚顏丟給他一個警告的眼神,然後就抱著兒子快步的往客廳走去。

上樓,楚顏把兒子輕放在床上,仔細的檢查了一遍,這才安心。

給兒子蓋上了薄被,就看見房門被推開,男人高大的身影,隱在暗色裡,一雙噴火的眸子,直直的盯住那個纖弱的女人。

這女人憑什麼警告他?

“出來!”男人聲音裡透著冷怒。

楚顏抬眸看著他,見他一身冷寒之意,她心臟微微緊縮了一下。

明明錯的人是他,為什麼他還如此理直氣壯的對她發火?

楚顏站了起來,有些話,的確要跟他說清楚纔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