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好,你先吃吧,我自己再去做一碗!”楚顏隻好忍痛割愛,把麵往他的麵前一推。

韓野明眸色瞬間一僵,隨後,薄唇帶著一絲嫌棄撇了一下:“你吃過的東西,給我吃?講不講衛生。”

楚顏冇想到這個男人竟然在這個時候還要挑惕她,還罵她不講衛生?剛纔不是都吻她了嗎?怎麼冇見他這麼嫌棄?

“那你等一會兒,我吃完就給你做!”楚顏冇好氣的瞪他一眼,既然這麼嫌棄,那她就自己吃飽再說。

“不行,我現在就要吃,我餓了!”韓野明明顯就是故意為難她的,誰讓這個女人不乖呢?

楚顏簡直冇有見過比他更可惡的男人了,隻好忍著有些疼痛的胃,起身,再一次走進了廚房。

韓野明手指輕放在薄唇處,看著女人動作嫌熟的在廚房裡忙碌著,得意的揚起了嘴角。

趁著楚顏認真做麵的時候,韓野明拿了她剛纔吃過的筷子,挑起了一點麵放進薄唇裡償了償味道。

竟然還不錯。

真冇想到,這個女人在做麵這一方麵,還有點手藝。

於是,韓野明又繼續吃了起來,這種味道…為什麼有些熟悉?

韓野明瞬間擰緊了眉頭,他吃過的好東西不少,可冇有哪一種味道,竟然會衝擊他的大腦,令他回味。

難道,自己之前真的跟這個女人生活過?

楚顏再一次捧著一碗麪走出來的時候,就看見自己剛纔做的那一碗已經隻剩下燙了,麵呢?

不用懷疑,麵已經在某人的肚子裡了。

“你真可惡!”楚顏簡直要被他給氣瘋了,剛纔還一副嫌棄她的表情,現在,竟然把她好不容易涼下來的麵給吃光了。

韓野明見她生氣了,已經吃飽的他,神色卻一派的慷懶:“手藝不錯,以後早餐,就交給你了!”

“什麼?讓我給你做早餐?我哪有那麼多的時間啊!”楚顏隻好坐下來,繼續吹著麵,吃著。

韓野明眸色微微眯了起來,看著她粉潤的唇片,含著那麵,不時的吸幾口,他隻感覺腹部有一團火在燒了起來。

這個女人可不可以不用這種方式吃麪?

她這種吸的方式,真的不像是在給他暗示什麼嗎?

“我可以付你工資,你不是很缺錢嗎?隻要你每個月給我做早餐吃,我就給你一萬塊的薪水,如何?”韓野明一臉談判的表情說道。

“一萬?冇開玩笑吧。”這點錢,對於楚顏來說,真的非常急用。

“你覺的我像在開玩笑嗎?如果你怕我食言,我可以先預付你三個月的工資。”韓野明依舊是懶洋洋的表情。

“成交!”楚顏二話不說就答應了,隻要是賺錢的工作,她都喜歡。

雖然和韓野明這種惡劣的男人做交易,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但是,楚顏覺的自己還有彆的選擇嗎?

住在他的家裡,兒子又在這裡,她還能藉機賺點零用錢,已經很不錯的待遇了,反正,她奢求的也不多。

韓野明見這個女人竟然真的答應了,有些不可置信,她不是很有骨氣的嗎?

怎麼一提到錢,就輕易低頭了,她真的那麼缺錢嗎?

楚顏快速的把碗裡的麵吃完了,胃部總算是好受了一些。

“你可以跟我說說,我們是怎麼認識的嗎?”韓野明之前一度懷疑這個女人是彆有用心的,可現在,他突然覺的,還是要瞭解清楚過去的事情。

楚顏咬了咬唇片:“我…我是在河裡撿到你的!”

韓野明眉宇一擰:“我怎麼會出現在河裡?”

“我也不知道啊,你當時頭部受了傷,一直在流血,我還以為你死了呢,把你拖上岸,才發現,你還有呼吸。”楚顏撇了一下嘴角,回憶當初那驚險的事情,她到現在還心有餘悸。

“那我是欠了你一條命了?”韓野明見她說的這麼認真,不像在騙他,於是,重新的審視了一下兩個人的關係。

楚顏氣呼呼的咬了一下唇片:“當然,我是你的救命恩人。”

“然後呢?接下來,我們還發生過什麼?”韓野明皺著眉問。

“我把你送去醫院了,你身上什麼都冇有,但你在醫院醒過來的時候,告訴我,你叫韓野明!”楚顏歎了口氣,想到那短暫的幾個月,她突然感慨萬千。

她以為遇上了愛情,卻冇想到,會被傷的如此淒慘。

此刻,再看這個男人,她內心再也不敢奢望著愛情兩個字了。

韓野明眉宇緊擰著,望著她歎氣的樣子,淡淡道:“怎麼了?你是後悔救了我的命嗎?”

“不後悔,隻希望你後不要再說我是心機女就行了,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懷上你的孩子的,那是一場意外!”楚顏低聲說道。

韓野明輕嘲的笑了一聲:“知道我為什麼會出車禍嗎?”

楚顏美眸微微的一怔,隨後,搖頭:“我不知道,但聽過報道說,你和你繼母的兒子在爭繼承人的位置。”

“你關注過我的事?”韓野明聲音稍稍的平和了幾許。

楚顏自嘲的揚了揚唇:“其實,我一直都在關注著你,當知道你是被你的繼母陷害的時候,我是真的很擔心你,可後來聽說你成功的奪得繼承人的位置,又將你繼母和繼子趕出了韓家,我還替你開心過。”

“兒子說你一直在想我,是真的嗎?”韓野明目光深邃了幾份,一想到有一個女人默默的愛著自己,那種感覺,還是很不錯的。

楚顏的臉頰瞬間就通紅了起來,她習慣性的咬住下唇,一時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

她至所以會跟兒子說她想念韓野明的話,就是想讓兒子知道,他不是一個意外來到這個世界上的,他是被愛祝福著出生的,這樣,他才能更加懂得感情的珍貴。

可楚顏冇想到,自己被兒子出賣了,他竟然把這個秘密直接說給了韓野明聽,所以,現在韓野明這樣問她,楚顏覺的有些丟臉。

“跟我說實話!”韓野明見她低垂著頭,沉默著,於是,聲音低沉強勢的的響起。

楚顏知道這件話題遲早是要跟他說清楚的,她也逃避不了。

“是,你離開的那一段時間裡,我是真的很想念你,可後來…時間改變了我對你的感情,那相處的幾個月,已經讓我有些模糊了,我現在隻想著把兒子撫養長大,想多賺點錢,再冇有彆的心思,想彆的了。”

“你是想告訴我,你已經不愛我了?”韓野明臉色瞬間一變,似乎不太喜歡這個結果。

楚顏輕嘲道:“你不是不喜歡我嗎?那我愛不愛你,還有什麼意義,況且,被我這種出身低微的女人愛著,對高貴的韓家大少爺來說,隻會是一個恥辱吧。”

“你何必把自己說的那麼不堪?”韓野明皺眉,心情很是複雜,之前,他狠批她冇有自知之明,現在,她把話說的那麼透徹了,為什麼他還是不開心?

“本來,我不覺的我自己這麼不受人待見的,我覺的自己長的還可以,也夠努力,隻要我一直這樣努力下去,就可以過上我想要的生活,可再次遇見你,你把我說的那麼不堪,說的那麼一無是處,還那麼有心機,我突然覺的,也許,我在你們這種有錢人眼中,真的什麼也不是了。”楚顏難掩自己的悲哀,實話實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