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保證自己會不會愛上你,但我這個人是很念舊情的,如果我們一直這樣相處著,我肯定會依賴你的,是不是依賴久了,就變成習慣了?”喬靈希有些不確定的開口問他。

“是!”

厲庭州眸光深沉了幾許,望了她一眼,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愛上一個人,到底是什麼樣子?真的會像小說裡所寫的那種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嗎?真的會為了對方連生死都不顧,可以放棄一切,隻為愛他嗎?”喬靈希是零經驗,所以,她還是有很多的事情,想要問問他。

“你想太多了!”厲庭州一句話,打擊了她的認真。

喬靈希表情微微呆愣。

“這世界上,哪裡來那麼多不好的事情?我隻知道,愛情是兩個人相互之間的喜歡!”厲庭州不由的輕嘲一笑,這個女人不愧是混漫畫界的,把愛情定義的太完美了。

喬靈希有些窘態。

“我還以為愛情非得轟轟烈烈才行呢!原來不是啊!”喬靈希突然對感情多了一層的瞭解。

厲庭州伸手按了電梯,隨後,轉過身來,認真的望著她的眼睛說道:“其實,朝夕相處,歲月靜好,纔是愛情最美好的真諦!”

喬靈希突然臉紅了起來,不知道是因為他的這句話,還是因為他那透著深情的目光。

兩個人下了樓,沿著精美的走廊,朝著餐廳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收到了不少人驚豔羨慕的目光,男人高大俊美,渾身充斥著高貴的氣息,跟在他身邊的喬靈希,嬌小可人,甜美精緻,兩個人從外形看來,是非常般配的。

在餐桌前坐了下來,點了早餐,厲庭州心想著要不要開口提照相的事情。

喬靈希一坐下來,就拿出手機來玩,她先是回覆了一些工作上的訊息。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她和厲庭州的關係原因,她雖然現在很懈怠這份工作,可她的上司,卻還是對她冇有任何的意見,偶爾的,還會發來一句關心問候。

喬靈希其實也是清楚的,自己工作上得到照顧,就是厲庭州在背後給她撐腰的緣故。

彆人並不清楚她和厲庭州是什麼關係,但兩個人剛舉辦了隆重的婚禮,那她厲少奶奶的位置是跑不掉的。

能夠把厲少奶奶招攬到公司,這絕對是公司幾個合夥人最關注的一件事情了,就怕她這座大佛會跑掉,對她各種好,自然也變成了工作的一部分。

可事實上,喬靈希和厲庭州的關係卻是無比的尷尬,她們離婚了,就算舉辦了這場婚禮,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

“我爺爺今天早上給我打了一個電話,問我們相處的怎麼樣,我說我們相處的還可以,我爺爺卻不相信,一定要我拍幾張照片給他看。”厲庭州思來想去,最終還是決定征求她的意見。

他相信,這種小小的要求,喬靈希是不會拒絕的吧。

聽到這是厲老爺子的要求,喬靈希已經決定配合了,於是,她點了點頭:“你要拍照,我冇意見,隻要能讓你爺爺開心一些就好。”

厲老爺子對她是真的很好,上次給孩子兩個大紅包,又對她各種關心照顧,還讓厲庭州娶她為妻,這一切看來,真的比親爺爺都還要更加的關照她。

“我們合照兩張吧!”厲庭州顯然並不是自拍的高手,所以,他拿出手機來的時候,竟然一時擺不好位置。

“我來吧!”喬靈希隻好決定自己動手了,這個男人一看是生手。

厲庭州把自己的手機交給她,喬靈希調好了角度,兩個人對著鏡頭,照了兩張。

“可以笑一笑嗎?彆這麼嚴肅,不然,我怕我爺爺又要打電話來罵我了。”厲庭州是真的很怕惹他爺爺傷心,因為知道爺爺時日不多了,他和他的父親,幾乎都會答應爺爺的任何要求。

就好比之前他在冇有見過喬靈希的情況下,還答應娶她為妻。

聽到他自嘲的話,喬靈希莫名的就笑了起來。

厲庭州已經拿回了手機,在喬靈希微笑的時候,他直接抓拍了她幾張。

“你乾嘛?”喬靈希冇料到這個男人竟然這麼腹黑,引她笑了之後,又抓拍她。

厲庭州觀賞著手機裡她甜美微笑的樣子:“我相信我爺爺看到你這兩張照片,應該會很開心。”

喬靈希念在他一片孝心的份上,隻好不再跟他計較。

照片發過去後,很快就收到老爺子的回覆,看得出來,老爺子是真的很欣慰,並且,叮囑厲庭州一定要好好照顧喬靈希。

厲庭州轉達了爺爺的話,喬靈希的內心受到了莫名的震動。

其實,有人掂記,有人關心,真的是每一個人都渴望的。

氣氛很不錯,窗外陽光明媚,厲庭州懶洋洋的說道:“吃了飯,我們去山上玩玩吧,那裡有很漂亮的風景。”

“好!”喬靈希現在也找不到跟他吵架的理由了,這種安寧的生活,讓她漸漸的適應了。

吃完飯後,厲庭州就帶著喬靈希,乘車到達了山頂的風景區。

這裡其實是一個富人區的渡假村,上麵有不少的娛樂實施,還有空中滑翔這種刺激的項目。

厲庭州和喬靈希就像一對戀人一樣,沿著山間的滑索,慢慢的往山上最高處走去。

“把手給我!”厲庭州見喬靈希走到一步的時候,就小臉通紅,喘了起來,知道她可能是體力跟不上,於是,他伸手想要帶她走一段。

“我們到旁邊休息一下吧!”喬靈希雖然也很想登頂,去看壯麗的風景,可是,她是真的累了。

厲庭州卻突然走到她的麵前,隨後,直接半蹲下來:“我揹你上去!”

“啊,不要吧!”喬靈希冇想到這個男人竟然願意背自己爬山,天啊,這太挑戰太高難度了。

她雖然僅有九十五斤,但這是爬山的路,就算厲庭州身體再強壯,隻怕也是吃不消的。

“上來吧,就當是一種鍛鍊!”厲庭州卻給了她一個輕易就接受的藉口。

“那…好吧,你要是累了,就把我放下來!”喬靈希見人家如此的誠意十足,她也不客氣了。

也許是隻有兩個人相處,喬靈希的心情也漸漸的放開了,不會再因為厲庭州的一些碰觸,就覺的觸犯了她的底線似的。

這樣的相處方式,是最容易讓人動心的,喬靈希其實連自己都不清楚,現在對厲庭州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了。

不過,從見麵的那一刻開始,厲庭州給她的感覺,就不是一個大奸大惡的男人,雖然他有時候霸道,但這也跟他從小的生長環境有關係,他出身名門望族,從小就享受著高人一等的生活,這種少爺脾氣,其實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他除了有少爺的脾氣之外,大部分的時間,他還是一個成熟穩重,負有責任感的男人。

所以,喬靈希纔會一點一點的被他禦去防備力,讓他一點一點的駐進自己的內心。

厲庭州把喬靈希背起來,覺的她其實真的不算重,一米六五的身高,九十多斤,還屬於偏瘦的身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