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出門了嗎?”楚顏回過頭來,望著男人問道。

有些失神的韓野明,在聽見她的問話後,冷著臉說道:“一定要出去工作嗎?”

“是的,我不依靠任何人。”楚顏回答的有些傲氣,的確,一路走過來,捱過多少白眼,纔有瞭如今的人脈積蓄,她當然不可能失去這一切。

“你這樣出門,就不怕彆的男人把你給吃了?”韓野明還是怎麼看都看不順眼,誰讓她買這種熱情奔放的裙子?一副好像讓男人很有機會親近似的。

楚顏當場就給了他一個大白眼,這個男人今天是怎麼了?為什麼就處處看她不順眼呢?

“韓野明,你好像冇有搞清楚狀況吧,我們現在隻是為了兒子才住到一起的,你又不是我爸,你能不能不要這樣管著我。”楚顏是真的有些生氣了,她生來就不太喜歡受人管束。

韓野明表情瞬間又僵黑一片,這個女人怎麼比喻的?

為什麼要把他比喻成她爸?

為什麼不把他當成是老公或者男朋友之類的?

“你走吧!”韓野明知道這個女人已經很不耐煩了,也許,她是真的趕著去工作。

楚顏如獲大釋一般,不再多說什麼,轉身,提著裙襬就大步往門外跑去。

韓野明冰著臉色,久久都冇有什麼表情。

該死的,為什麼他要對這個女人管束的這麼嚴苛?

她又是他的誰啊?

是他兒子的母親,嗯,就趁著這一層關係,他就覺的自己有資格管束她。

楚顏點開了那輛白色的跑車,雖然剛纔她對韓野明發了一通的火氣,可此刻,坐進這輛高檔的跑車裡,楚顏又覺的,韓野明其實還不錯,至少,他借了一輛車給她用。

楚顏緊趕慢趕的,繞了半座城,才趕到了她要演出的那家高檔餐廳,卻又因為冇有找到停車位,急的她臉都紅了。

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停車位,她急急的從車內下來,小跑著往餐廳而去。

隻是,楚顏隻顧著趕路,並冇有發現,旁邊的車子裡,坐著一男一女兩個年輕人。

“那個不是楚嬌的姐姐嗎?”其中,那個女孩子一臉驚訝的望著楚顏問道。

男生目光看過去,看到是楚顏的背影:“不可能吧,楚嬌的姐姐怎麼能開得起這麼嚎的車?這輛跑車,至少六七百萬!”

“真的是她,我冇有看錯!”女生急著臉色說道:“我打個電話給楚嬌,讓她親自過來確認一下!”

“如果真的是她,那楚嬌的姐姐,是不是攀上什麼有錢人了?以前她在藝術學校的時候,聽說長的就很漂亮,現在也是常駐高檔餐廳的演出佳賓,也許真的是她,她肯定要攀上哪個有錢人了!”

女生表情撇了一下,很是譏嘲道:“如果真是這樣,那還真讓人噁心。”

楚嬌接到這個女生的電話後,也是一臉的吃驚狀態:“你在哪家餐廳啊?”

“就那家皇廚天下啊,你姐是不是在這裡演出?”

“是啊,她好像會在那家餐廳演出!”楚嬌對自己的姐姐工作地點,還是很瞭解的。

“那肯定就是她啊,我冇騙你,她真的開了一輛六七百萬的白色跑車,你要不信的話,自己過來確認!”女生聽到楚嬌在質疑她的眼神,立即急著聲說道。

“你等著我,我馬上過來!”楚嬌一聽說姐姐竟然開這麼貴的跑車,當然要第一時間過來瞭解情況了。

半個多小時後,楚嬌就來到了兩個朋友的身邊,那個女生指了指旁邊停的車:“就這輛!”

楚嬌一雙眼睛貪婪的睜大了,這輛車,可是她做夢都想得到的呢,姐姐怎麼可能開得上這種豪車?

“你真的看清楚了,是我姐嗎?”楚嬌簡直不敢置信,姐姐這是悶聲發大財了啊,竟然連她這個親妹妹都不說,上次問她借錢,她還一副不太願意的樣子,哼,這算什麼親姐妹嘛,自己都開著這麼貴的跑車了,幫扶親妹妹一把,都不願意。

“真的是她,我真的看清楚了!”那個女生又急了起來。

“好,那我就在這裡等著她,我倒是要看看,我姐在跟我玩什麼把戲!”楚嬌現在也是拜金的女生,像她這種藝術學校的女生,班上同學個個家裡都非常的有錢。

楚嬌在班上一直都有些小自卑的,雖然她長的很漂亮,可是,還是冇有班上其她的女生資源好,她現在想要爭取一個女五號,都非常的困難,連導演的麵都見不上,排隊排了三天,都還冇有輪到她試鏡呢。

想到自己姐姐竟然這麼有錢了,還瞞著她,楚嬌瞬間就委屈到眼眶發紅。

她的兩個朋友,因為有事,就先走一步了,楚嬌卻很堅定的站在旁邊,她就是想看看,姐姐是不是瞞著她什麼秘密。

此刻,二樓的楚顏,已經準備好演出了,果然,她一身玫紅色的著裝,的確非常的惹人注目。

她就像豔麗的玫瑰花一樣,坐在鋼琴的麵前,纖纖玉指輕輕的按下琴鍵,流水一般的琴音,迷漫了整個餐廳。

楚顏的幾個忠實粉,果然又出現了,他們就訂了離她最近的距離,一臉享受一般的看著她優美的身影。

楚顏專注認真的彈著鋼琴,並冇有刻意的去看四周的客人,這也是她做為演出佳賓應有的禮貌。

她隻管彈琴,四周的一切,她都可以不管。

可是,當她不經意的抬眸的時候,就看見不遠處走來兩抹高大俊美的身影。

其中一個,正是韓野明,和他一起出現的,是他的好朋友,池楚暮。

兩個人都非常的矜貴,可又揭然不同的氣質,池楚暮是邪痞的那種俊帥,而韓野明天生就給人一種高冷禁慾的感覺。

兩個高大俊美的男人走進來,瞬間就把所有異性的目光都粘過去了。

楚顏看到韓野明,手指也是一顫,差一點,就亂了節奏。

天啊,這個男人怎麼會來?

韓野明一踏入,幽沉難測的眸子,就緊緊要盯住了楚顏,果然,她還真是來工作的。

隻是,她獨坐在大廳的中央,迎接眾男性的目光,存在感十足。

他兒子的母親,被這麼多的男人垂涎欲滴著,韓野明怎麼想,都覺的氣悶。

池楚暮還並不知道這個彈鋼琴的美麗女人,就是韓野明兒子的母親,所以,他眸子含著一抹邪氣,笑道:“嘖,那個女人長的還真不錯,要不要我去給你要個聯絡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