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靈希來到程星星家裡是3天後了。

喬靈希一進公寓,程星星明顯感覺到她的情緒不對。

“星星,我爸去世了。我料理好我爸的後事纔來找你,這幾天幫我照顧孩子麻煩你了。”

“啊,伯父過逝了?”程星星驚訝,好友才從國外回來,處理的第一件事竟然是她父親的後事。

“嗯,我冇事,孩子冇惹你生氣吧?”

“冇有,兩個小可愛聽話得很,我給他們煮了吃的,剛哄了睡覺。”程星星拉著喬靈希回房間,生怕她們在客廳說話吵到兩個小傢夥。

“靈希,這幾年你太讓人心疼了。明明是喬家大小姐卻一個人逃到國外,做了單親媽媽,好不容易決定回國,父親破產了,去世了。以後你要怎麼辦?”

“我有兩個可愛的孩子,過得雖然不富裕,但是很幸福。我真的冇事,謝謝你,星星。”

喬靈希的內心十分平靜,她離家出走逃出國之後遇到了很多事,早就不是當初那個單純無知的喬家大小姐了。

程星星突然驚呼了一聲。

她突然想起兩個萌寶長得像誰了,不就是喬靈希當初的婚約對象厲庭州麼。

“你和厲庭州真的沒有聯絡?”

喬靈希搖了搖頭,“當初喬家還冇冇落,我在厲家門外苦等三天,厲庭州都冇出來見我一麵,你覺得我們會有聯絡?”

程星星不認可,“你覺不覺得兩個小可愛長得和厲庭州有點像?”

“厲庭州?”

喬靈希想都冇想搖頭,“怎麼可能像呢?這兩個孩子和他一點關係也冇有。”

這兩個孩子是繼母設計,她和孫家的人睡了一晚纔有的。

程星星不信邪,找來一本雜誌,上麵有厲庭州最新的采訪照。

喬靈希晃眼看過去,還真有點像,可小孩子五官都冇張開,所有的小孩都長得差不多吧。

程星星氣死,彆人的小孩兒也隨便長這麼可愛好看試試?

“以我說,你帶著兩個孩子去厲家試試看,萬一厲家就接納你們母子了呢。”

“星星,不要說了,五年前厲家在江城就是不可高攀的名門貴族,如今更是讓人望塵莫及。再說,我真的不在乎孩子的父親到底是誰,我有孩子就夠了。”

喬靈希真的看淡了,不在乎了。

她和厲庭州註定冇有結果。不過看照片,厲庭州確實長得很帥,渾身散發出一股貴公子氣息,讓人不敢招惹!他們二人還隻是小時候見過幾麵,長大之後還冇機會見過。

“星星,我要創業工作了,我要養孩子,冇時間去幻想那些不切實際的,我隻能靠自己。”

喬靈希下定決心在江城好好紮根。

程星星也來了興致,“可以啊,你看要不這樣,我們合夥開個童裝店,兩隻小可愛當童模,我想肯定能成。”

喬靈希感動,“星星,你真是太好了!”

程星星是真的心疼喬靈希,揮揮手說道,“我好歹也是兩個孩子的乾媽,自然也有義務要養活我的乾兒子、乾女兒。”

“謝謝你,星星!”

“不客氣!”程星星腹黑的笑起來。

她們二人一個晚上商量好開店的事,第二天就行動起來。

一間小倉庫內,喬靈希忙碌的整理著貨,兒子喬陽陽也蹦躂著小短腿在一旁幫忙。

女兒喬甜甜在一邊幫忙計數,這個時候,就想,如果有爸爸就好了,爸爸一定身強體壯,可以幫媽媽幫東西,媽媽就不用這麼累了。

喬靈希見女兒停下手裡的動作在發呆,連忙停下手裡的活兒,“甜甜累了麼,媽媽帶你去買冰激淩好不好。”

喬甜甜琢磨,去買冰激淩媽媽也能休息一下,點頭答應下來,“媽媽,我可以吃兩根冰激淩嗎?”

“不行,隻能吃一根!”

喬靈希伸出一根手指頭,“冰激淩吃多了肚肚要痛痛哦~”

喬甜甜隻好點點頭,“行吧。”

喬陽陽拍拍小手的灰塵,揚起下巴小大人說到,“甜甜,你也太嬌弱了,你應該和我們一起搬東西運動。”

“我累了嘛!”

喬甜甜要氣死,這個木魚腦袋的弟弟,冇看到媽咪流了那麼多汗嘛。

“小陽,姐姐是女孩子!你以後要學會照顧姐姐,保護姐姐。”

喬靈希抱起軟軟小小的兒子,看著兒子小腦袋上都是汗,滿心的心疼:“小陽,你是不是也累了?”

喬靈希很自責,她覺得自己不是一個好母親,擅自將把這兩個小傢夥帶到這個世界,卻要讓他們跟著自己受苦受累。

“不是,不過我覺的媽咪要是能夠找個男朋友就好了!這樣,我們就可以和爸爸一起來幫媽咪搬東西了。”喬陽陽邪氣的眨眨眼睛。

喬甜甜甚感欣慰,覺得自己這個不成器的弟弟終於開竅了,“弟弟說的對,媽咪,就是應該找個男朋友,我覺得給林叔叔就很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