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庭州點了點頭:“我也是五年後聽你自己說才知道的,我一直不知道那天睡的女人是誰,但我派去的人告訴我,你可能還是一個處,因為,床單上很多血跡。”

喬靈希想到這,臉色微微的蒼白了起來。

“喬靈希,也許真的是上天註定讓我們在一起,你一出生,就是我的未婚妻了,五年前那一夜,又恰好發生了那件事,五年後,我找到你,你事著我的兩個孩子,一切都像是安排好的,我們要在一起。”厲庭州聲音低沉了幾許,大掌也伸了過來,握住了她縮顫著的小手。

喬靈希也覺的這種緣份太巧妙了,為什麼處處都有他的影子?

“也許吧,我可能這輩子都擺脫不了你。”喬靈希以前是不認命的,可現在,她卻不得不向命運低頭。

“你冇有出國以前,有冇有想過要見我?”厲庭州聲音裡,透著幾許的期待。

喬靈希愣了一下,點頭:“想過,其實,我見過你的,是偷偷的去見的,那時候,我和程星星躲在你公司對麵的咖啡館裡,我還買了一隻望遠鏡,專門用來偷看你的。”

厲庭州聽著,俊美的麵容閃過一抹詫異。

這個小女人竟然買望遠鏡來偷看他?嗯,內心突然之間就無限滿足了。

“然後呢?看到我之後,你有什麼感覺嗎?”厲庭州薄唇勾起笑意。

喬靈希搖著頭:“冇什麼感覺,就覺的你可能不是一個好相處的人,擔心自己的未來,那個時候,我真的很希望我們的那個協議趕緊取消,我可不想糊塗的嫁給一個陌生人。”

厲庭州再一次被她的天真給打擊了,他無奈道:“你都冇有真正的瞭解過我,又怎麼知道我是一個難相處的人呢?”

“冇錯,我就是憑著自己的直覺來想你的,我本來就冇有機會瞭解你啊。”喬靈希撇了撇小嘴。

“那我可真是冤枉。”厲庭州為自己叫屈。

“你纔不冤呢,你難道敢保證那個時候的你,會對我一見鐘情嗎?”喬靈希輕聲嘲道。

厲庭州輕笑一聲:“要聽實話嗎?如果真的是那個時候你來找我,我可能真的不把你放在眼裡。”

“那你還怪我冇有去瞭解你!”喬靈希很不滿的瞪他一眼。

“那時的我,也是年少輕狂,尤其是聽到我有一個未婚事的事後,我對這件事情就非常的反感,我曾經無數次的去求我爺爺,讓他解除這場婚約,為了討我爺爺的歡心,我每次考試都拿滿分,我以為,我足夠優秀了,你就配不上我,也能讓爺爺一高興,就解除了這婚約,但我爺爺卻像是鐵了心似的,有過一段時間,我非常的消極,情緒很不好,甚至想去找你,然後用這個世界上最惡毒,最難聽的話來罵你一頓。”厲庭州想到那時不成熟的自己,他自己都覺的有些好笑了。

喬靈希卻不由的抖了一下,美眸微睜:“你為什麼要來罵我啊?又不是我說要嫁給你的!”

“我當然知道這件事情,跟你沒關係,可我就是討厭你的存在。”厲庭州現在隻覺的好笑,也很慶幸,當年冇有真的衝過去把喬靈希狠罵一頓,不然,這會兒他要追求她,隻怕又難上加難了。

“我也討厭你啊!”喬靈希不甘示弱的回答。

“那現在呢?”厲庭州的手指,在她的掌心裡輕劃了一下:“現在還討厭嗎?”

“不知道!”喬靈希感覺自己落進他的圈套裡了,這個男人真腹黑啊。

厲庭州見她臉紅的樣子,就知道她的答案是什麼了。

他幽眸微轉,看到車窗外的目的地,他便冇有再纏著她問下去。

轎車拐了一個彎,優雅的停在了一家大樓的廳門外。

喬靈希美眸帶著好奇,仰頭看了一眼這座大樓,燈火通明,熱鬨之極。

“這是哪?”喬靈希好奇的問。

“我在這棟樓的頂層,預訂了一個位置,今晚,我們要在這裡吃飯!”厲庭州說完,牽著她的小手,就往電梯走去。

喬靈希透過大廳一側的玻璃窗,看見了窗外那平靜又壯觀的海麵。

天啊,這裡的風景還真不錯啊。

上到了頂層,這裡竟然是一間露天的餐廳,環境非常的優美,已經有不少的客人,正享用著這裡的美食。

厲庭州和喬靈希來到預訂的位置坐下,從這裡,幾乎可以看見更遼闊的海域,風景太美了。

點了單,厲庭州給她遞來一杯酒:“今天的氣氛這麼好,喝一點吧!”

喬靈希一看到酒,就想到自己曾經失態的樣子,她趕緊搖搖頭:“不,我酒量不好!”

“怕什麼?你要喝醉了,我會送你回去!”厲庭州薄辰輕揚,笑意溫柔。喬靈希像是被他的這抹笑迷惑了似的,竟然真的伸手去接了那杯酒。

微風吹送著海洋的氣息,喬靈希隻感覺自己的心,從來冇有像此刻這般的踏實,平靜。

孩子的事情,總算可以放手了,彷彿上天為她的人生,開啟了另一扇門。

不知道是不是這裡的環境太怡人,還是這裡的酒香太醇厚,不知不覺間,喬靈希竟然貪杯的多喝了兩杯,等到她意識到自己有些微熏的時候,她已經醉了。

厲庭州看著她臉頰上爬上來的兩抹紅霞,隻覺的她可愛極了。

“吃飽了嗎?”厲庭州見她放下了筷子,低沉著聲音問她。

“嗯,飽了!”喬靈希摸了一下自己的小肚子,還真的飽了,這裡的美食真的很不錯。

“那我們回去吧!”厲庭州起身,走到她的身邊,主動的替她提了包。

“我自己來就行!”喬靈希很不好意思的伸手要去拿回包來,卻一時冇發現旁邊有一個小台階,她穿的又是高跟鞋,身子一歪,她一聲輕呼,整個人就落進了男人結實的懷裡。

“喝醉了?”耳邊,傳來男人優雅迷人的微笑,似乎在打趣她。

喬靈希覺的自己並冇有喝醉,隻是冇看見這個台階。

“冇有啊,我冇醉!”她搖著頭,強調了一聲。

所有喝醉的人,都會覺的自己冇醉。

厲庭州隻好鬆開了手,放她自己走路。

喬靈希努力的不讓自己搖晃,可還是有些不自然,她真的醉了。

在等電梯的時候,喬靈希覺的腿軟,就靠在電梯門旁的牆壁處。

好奇怪,為什麼她眼睛裡都冒起了星星?

厲庭州站在她的麵前,看著她水汪汪的大眼睛轉動著,有些調皮,他強忍笑意。

在冇有認識喬靈希之前,厲庭州覺的女人都是理智而精明的,因為,她們會為了錢,武裝自己,讓自己變得深沉難懂,讓自己變的更有魅力去抓住男人的心。

可喬靈希卻似乎很簡單,至少,厲庭州能夠一眼的看到她眼底的情緒,她的思想。

電梯門打開,喬靈希卻努力的撐著眼皮,有一種暈暈欲睡的感覺。

“走吧!”厲庭州見她冇有什麼反映,伸手將她輕輕的一拽。

喬靈希就跟著他進入了電梯裡,下行的電梯是直達的,冇有彆的客人,所以,就隻有他們兩個人。

喬靈希突然覺的男人的氣息在靠近,她有些怔愕,一轉身,她的唇,就主動的吻在了他的薄唇上麵了。

“呃!”時間突然像定格住了似的,喬靈希整個人有些呆住。

厲庭州是故意的,他隻是冇想到這個女人這麼好玩,她竟然真的會轉過頭來看他,還吻在他的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