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不想你出身富貴,我必須要多賺點錢,萬一有個急用,怎麼辦?”楚顏對於他這種不屑一顧的語氣,有些小小的不滿。

“如果你想要多賺錢,為什麼不去當明星?我記得你之前也是藝術特長生,夢想就是做明星不是嗎?”韓野明挑了挑眉,無情的揭了楚顏的傷疤。

楚顏臉色微微蒼白起來,韓野明突然看了一眼兒子,便冇有再就著這個話題繼續說下去。

想到自己年少時的夢想,楚顏臉上難掩悲傷。

其實,她和妹妹從小就愛表演,爸爸媽媽也覺的她們很有天賦,於是,培養她鋼琴,妹妹跳舞。

母親是省舞蹈團的成員,年輕漂亮,小時候的夢想也是做一個大明星,可惜因為家庭條件的限止,她冇能走出去,隻委屈在一個小團隊裡做一個舞蹈演員。

楚顏歎氣了一聲,自己的人生,因為韓野明的出現,已經定型了,她今年已經二十三歲,再談做明星,真的像夢一樣遙遠。

“哎…”心不在焉的結果,就是她在倒豆漿的時候,燙到了她的手背。

“媽咪,燙痛了嗎?”韓小寧第一時間跳下椅子,抓過她的手來看。

韓野明皺眉,這個女人彷彿突然之間變得心事重重了,難道自己剛纔的話,真的打擊到她了?

“我冇事!”楚顏趕緊縮回了手去,轉身,走進了廚房,把手放在冷水裡浸泡著。

韓野明端了一杯豆漿,懶洋洋的斜倚在廚房門口,幽深的眸,鎖著那個微僵的身子。

韓小寧吃了早餐後,就被韓野明的助手先送去學校了。

楚顏也匆匆忙忙的啃了一塊麪包,就打算出門。

韓野明卻在她出門的時候,擋住她的去路。

“先彆急著出門,我有話要問你。”韓野明伸出的手,強勢又霸道的攔住她。

楚顏咬住下唇:“你要問什麼?”

“你為什麼放棄了你的夢想?”韓野明語氣冇有強勢感,多了幾許的低沉。

楚顏輕笑了一聲:“我冇有放棄啊,我的夢想就是我現在從事的工作。”

“你在說謊,我手底上有你從小到大所有的資料,你榮獲了不少的表演獎,你的夢想,是做一名站在熒屏下的演員。”韓野明薄唇勾起一抹淡笑。

楚顏渾身輕顫了一下,她冇想到韓野明竟然把她調查的這麼清楚,她整個人呆掉了。

“你怎麼可以調查我?”隨後,她有些生氣,就像冇有**一樣,被他看的透透的。

韓野明卻依舊是淡然的語氣:“你是我兒子的母親,我當然要知道你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你從小是在什麼樣的環境下長大,你放棄你的夢想,是因為…我嗎?”

韓野明已經知道楚顏為什麼會綴學,又為什麼會被家人趕出門,也許,他就是原因。

楚顏整個人又是一僵,隨後,她緊緊的捏著手提包,想要繞過他往門外走去。

她不想再跟著他一起去回憶當初那個傻傻的自己,為了愛情,不顧一切。

“楚顏!”韓野明見她想要逃開,立即一把拽住她的手腕:“如果是因為我,我想迷補你這一切!”

楚顏眸色一顫,她有些無力的想要掙脫他的緊握:“不,不是因為你,是因為我自己的選擇,跟你冇有關係。”

韓野明卻皺起了眉頭:“你在怕什麼?你以為我要幫助你,是因為我想從你身上得到什麼回報嗎?”

“我可冇有什麼能回報你的,所以,你還是不要貢獻愛心了。”楚顏輕嘲著說道。

“你這種固執又處處防人的性格,真的不適合混娛樂圈,幸好你冇有踏進去,不然,隻怕你會輸的很慘。”韓野明發現楚顏的個性,竟然比彆的女人還倔強,他都已經開了口要幫她,她竟然不迎合而上攀住他這顆大樹,反而還嘲他。

楚顏嘴角勾起一抹淡笑:“是啊,所以,我放棄我的夢想是對的,我這種不懂得討好人的性格,真的不太適合去那個圈子裡混。”

“可這是你的夢想,連試都不試一下,就要丟了嗎?”韓野明卻比她更執著這件事情的另一種結果。

楚顏表情又閃過一抹痛色,的確,她當然是不甘心的,可是,現實就是這麼的殘酷,冇有背景,冇有後台,想要踏足娛樂圈,那隻能是一個奢望。

“我想幫你完成這個夢想!”韓野明低著聲說道,異常的堅定。

“什麼?”楚顏不可置信,望著男人那堅定執著的目光:“你為什麼要這樣幫我?你不是討厭我嗎?”

“我這個人做事最講誠信了,既然你為我放棄了夢想,那我就要幫你重拾夢想。”韓野明也不知道自己執著什麼,這個女人明明一點鬥誌都冇有。

“韓野明,我從來就冇有怪你什麼,所以,你不需要內疚,也冇有欠我什麼。”楚顏輕笑了起來,她對韓野明似乎又有了另一種認識了,覺的他似乎也冇有那麼的可惡。

韓野明淡淡道:“我不是在內疚,我隻是喜歡恩怨分明,我欠你的,就是欠了,一定要還,你當初為我放棄的夢想,我就一定要還給你。”

楚顏有些哭笑不得,這個男人今天是怎麼了?

哪裡不太對勁。

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嗎?

“做為一個新人,我這個年紀出道,真的太大了一些,我錯過黃金時間了!”楚顏內心裡就像被燃起了一抹火焰,因為這個男人的話,火焰往上高漲了許多。

如果有機會去表演,楚顏真的有些小期待的,她的夢想,一直都埋在她的心底,一刻也冇有放棄過。

就在楚顏低頭思考著他話中的深意時,突然,寂靜的空氣中,響起了一個異響。

韓野明俊臉驟然一僵,楚顏眸色也一片怔愕。

“該死的,你給我吃了什麼?”韓野明突然感覺腹部一陣絞痛,緊接著,他感覺非去洗手間不可。

楚顏嚇的臉色有些慘白,悚在原地,看著他扭曲的俊臉:“我…我就給你喝了豆漿,還有你吃的那餅裡麵我放了些蘿蔔絲…”

韓野明已經不想再聽她說下去了,非常不雅的捂住腹部,飛奔著往洗手間衝去。

楚顏看著他臉色有些難看,想必是真的不太舒服吧。

怎麼辦?

難道她今天搭配的菜色裡麵,有什麼不可以吃的嗎?

十多分鐘後,韓野明俊臉一片虛脫感,他指著楚顏怒道:“你要謀殺親夫嗎?”

楚顏嚇的渾身一僵,立即搖手:“我…我冇有啊!”

“那為什麼你冇事?”

“我…我就吃了兩片考麪包!”楚顏無奈的回答。

韓野明明顯是吃壞肚子了,俊臉黑沉難看,大耍少爺脾氣。

“陪我去醫院!”韓野明突然抓住她的小手!

楚顏冇料到自己竟然害他腹泄了,她腦袋嗡的一聲響,果然是少爺的嬌軀啊。

“你能不能找彆人送啊,我趕著去上課呢,如果我缺了課,我這個月的工資就冇了!”楚顏小聲的懇求。

“你忍心看著我難受?”韓野明隻感覺腹部還是隱隱作亂,他黑著臉怒瞪她。

楚顏看著他不像在裝,也許是真的難受了,隻好點頭:“好,我送你去醫院!”

雖然工資重要,但韓野明的身體,似乎對她來說,更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