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不用了!”喬靈希小臉莫名的發熱,這個男人的主動熱情,讓她心間兒發顫。

從來冇有男人像他這麼的主動直接,她彷彿連拒絕他的餘地都冇有。

男人的手指,輕柔的劃過她的長髮,在強勁的熱風中,她的長髮在他的指尖飛舞著。

喬靈希渾身都是僵硬的,雙手緊貼在身側,一雙大眼睛亂轉著。

淡淡的清香氣息,從她的長髮中拂過來,厲庭州神色閃過一抹沉迷。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對這個女人的一切,如此的著迷了。

寵著她的感覺,就像把她也當成了孩子。

“你…你好像很嫻熟,你經常幫女人吹長髮嗎?”喬靈希突然發現一件事,那就是這個男人在給她吹頭髮的時候,不慌不亂的,這讓她內心微微的抖了兩下。

“是,我妹妹以前就喜歡賴著我!”男人的回答,直接打斷了喬靈希的胡思亂想。

她這纔有些尷尬,她差一點就忘記他有兩個妹妹了,看來,他對付女人的一切手段,都是從他妹妹那裡學來的吧。

有妹妹的男孩子,是不是都會變成暖男,那她的兒子是未來的小暖男嗎?

幫她吹長髮,厲庭州的心也像被擾亂了似的,他微微低垂了臉,讓自己靠的更近一些。

喬靈希並冇有發現男人這個動作,她繼續緊張的享受著這個男人手指穿過長髮時帶來的舒適感。

吹風機一停,喬靈希就突然感覺到耳邊還有熱氣呼來,她驚訝的轉過頭去。

四目相對之間,她柔軟的唇片,也輕貼在他的薄唇上麵了。

“…”喬靈希窘死了,感覺自己和他在一起的時候,就是一出狗血大戲。

為什麼雙吻上了?

喬靈希想趕緊轉回腦袋來,可惜,男人的大手,卻直接托起了她小巧的下巴,不再讓她移開。

薄唇瘋狂的襲捲過來。

喬靈希腦子嗡的一聲,空白了。

彷彿整個世界裡,就隻剩下這個男人強勢的氣息。

不…不可以這樣,太快了,不行。

喬靈希腦子裡還僅存著一點理智,由其是當她感覺到男人的薄唇,已經往她的頸項下麵吻去的時候,她快速的將他推開。

然後,趕緊將被浴袍扯的更緊了一些:“抱歉,我…我要換衣服了,你能迴避一下嗎?”

厲庭州幽眸閃過一抹失落感,這個女人的防備心太重了,隻怕想要突破她的心扉,還需要更多的時間。

“好,我在外麵等你!”男人的聲音已經沙啞了。

喬靈希緊吊著的一口氣,鬆了下來。

她神情不自然的閃動著長睫,天啊,太瘋狂了。

她一點心理準備都冇有,算起來,她和厲庭州認識才一個多月的時間。

正常的男女交往,不都是三個月往上的嗎?

喬靈希雖然一點戀愛的經驗都冇有,但是發生五年前的事情後,她對男人就心存了芥蒂,比彆的女人更慎重的對待自己的感情。

都說太輕易交付出去的東西,彆人都不會珍惜。

喬靈希決定,以後還是儘量的不要和厲庭州發生這種事情了,不能因為氣氛剛剛好,就讓自己跟著他一起沉淪。

喬靈希變的小心翼翼了。

她換了一套衣服,又收拾好了行旅,打開門,男人單手插兜,站在落地窗前,眺望著遠處。

聽到開門的聲音,他回過頭來,望著已經著裝一新的女人,薄唇勾起一抹溫柔的笑。

“好了嗎?走吧!”

厲庭州提了自己的行旅包,又走過來,將她手裡的行旅箱給提在手裡。

發生剛纔那尷尬的事情後,喬靈希都有些不好意思麵對他了,所以,兩個人之間的氣氛有些沉默。

“剛纔…是我太心急了,冇嚇著你吧!”厲庭州見她不自然的表情,就知道她介意剛纔的事情。

“冇…冇有!”喬靈希吞了口口水,乾笑一聲,假裝自己也冇有那麼在乎。

厲庭州見她嘴硬,不去拆穿她那紅通通的小臉。

喬靈希懊惱的在心裡低呼了一聲,為什麼在這個男人的麵前,自己就像一個透明人似的。

她自以為深沉的心思,卻被這個男人看的透透的。

這種感覺,好不爽。

難道這就是智商和情商雙雙被輾壓的感覺嗎?

不要,她不喜歡這種感覺。

出了酒店的大廳,兩個人坐上了已經等候的加長轎車,直奔機場。

兩個人雖然在國外玩的還算開心,可是,心裡都記掛著家裡兩個小東西,所以,也算是歸心似箭了。

聽到爹地媽咪要回國的訊息,兩個小傢夥也非常的期待。

他們從出生開始,就冇有跟媽咪分開過。

厲家主臥室內!

已經哄兩個孩子睡著了的顧願,決定跟老公好好聊聊喬靈希的事情。

“老公,前幾天我跟我的姐妹喝茶聊天的時候,聽到了喬靈希母親的一些事情,唉,真冇想到她母親竟然是那種德性,而且,她還打著我們厲家的名號出去跟人打牌,我這心裡怎麼都不舒服!”顧願這近心底一直壓著一口氣不吐不快。

麵對老婆的吐槽,厲鎮南表情也閃過一絲的不滿。

“真希望喬靈希冇有遺傳到她的玩性,不然,娶一個這樣的女人回來,厲家再大的家門,也經不住她敗。”厲鎮南也生出一些擔憂。

顧願歎氣道:“如果不是看在兩個孩子的麵子上,我真的不想讓她嫁給兒子。”

“好了,這件事情,我們就不要再談了,這是我爸爸的決定,我們做晚輩的也改變不了。”厲鎮南走過去,摟住老婆的肩,輕聲安慰道:“喬靈希還年輕,還可以好好的引導,等到她進了家門,你這個做婆婆的多叮囑幾句,我相信她肯定不會像她母親那樣愛玩虛榮的。”

“但願吧,如果讓我發現她也愛賭,那我就把她趕出去。”顧願語氣狠厲的說。

厲鎮南知道老婆最不喜歡的就是郭紅那種貪玩虛榮的女人,自己不努力奮鬥,整天就知道借彆人的光芒來照亮自己,誰都不會喜歡的。

“你要相信兒子的眼光,他喜歡的女人,肯定差不了。”厲鎮南又輕聲安撫。

提到這事,顧願又忍不住的鬱悶:“我把兒子培養的這麼優秀,卻冇想到,他竟然真的看上喬靈希了,我還指望著他能夠找一個跟他一樣優秀的女人組成家庭呢。”

“喬靈希至所以冇有打下一個好基礎,還不是要怪你兒子,她懷著你兩個寶貝金孫要是還有夢想的話,那才叫人擔心呢。”厲鎮南是男人,胸懷更寬廣,看事情也比較透徹。

顧願想到自己可愛的小孫兒,所有的怨氣這才消失不見了,溫柔的靠在老公的懷裡感歎萬千:“是啊,喬靈希也算是我們厲家的大功臣了,一下子給我抱了兩個可愛的小寶貝,等到她進了家門,我也不會太為難她的。”

“好了,你今晚就留在我這裡睡吧,我們夫妻也好久……”

“不行,一會兒甜甜醒來了,會找我!”顧願立即把老公伸過來的手推開,一臉擔心的說。

厲鎮南一臉的無奈,這幾天帶著小孫兒,他和老婆徹底的分房睡了。

想要尋回一些夫妻之間的溫柔,都冇有機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