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喜歡錶演,是從小的夢想,如果這個男人真的要幫助她完成這個夢想,也許她真的可以放肆的去拚搏一次。

不管是成功還是失敗,至少她嘗試過了,此生就不會有遺憾。

“是不是我接受你的好處,你內心就不會覺的欠了我什麼?”楚顏美麗的嘴角也微微上揚。“是的,你挑一本吧,我會給你找精良的團隊,讓你變成你想要的那個模樣,做一個閃閃發亮的女人。”韓野明目光盯著她,看著她眼睛那閃動的光芒,突然也想看看,這個女人如果真正的變成了女明星,

會是一種什麼樣子。

“好,我接受!”既然他一定要跟她把帳算的這麼清楚,她還有什麼好說的呢?

她應該清醒了,這個男人除了想在金錢上滿足她之外,感情是,他是吝嗇的。心,莫名的酸楚,他想不拖不欠,她滿足他。

楚顏認真的望著那幾本劇本,伸手挑了其中一本現代言情劇本翻開。

韓野明看著她低頭專注的樣子,柔美之極。

心絃一扣,韓野明有些艱難的將目光移開,也許是這深沉的夜色在作怪,他竟然發現心跳的有些快,身體也有些火熱。

“還有彆的事嗎?”楚顏見他坐著冇動,於是好奇的問他。

韓野明這纔想到自己竟然並冇有想要離開的念頭,可是,他似乎也冇有留下來的藉口。

“你先看一下吧,明天開始,你就停止你所有的工作,我安排你去見一個金牌經紀人,再找人幫你訓練一下演技。”韓野明像在交代工作似的,嚴肅的開口。

“好的,麻煩你了!”楚顏感激的望他一眼。

韓野明見她突然間跟自己這麼的客氣,倒令他有些不自在了起來。

“這是你應得的!”韓野明神色閃過一抹複雜,轉身就往外走去。

楚顏輕歎了一口氣,她想要的,隻怕是永遠也得不到了吧。

第二天清晨,喬靈希一早就幫著兩個小傢夥穿衣服,牽著他們的小手下樓。

劉叔滿麵微笑的看著他們過來,趕緊讓傭人給她們把早餐擺上。

厲庭州已經坐在餐桌旁,看到兩個小傢夥,心情瞬間就好了起來。

喬靈希一雙美眸閃動著,在他俊美的臉上望過去,卻一不小心的被他捕捉到了。

“今天要去公司嗎?”厲庭州低聲詢問她。

“嗯,玩也玩夠了,該收心工作了!”喬靈希端了一杯牛奶給女兒喝,微笑說道。

“工作上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隻管來找我。”厲庭州知道喬靈希做為一個新人去公司上班,肯定會有很多需要幫助的地方。

“我…真的可以求你幫忙嗎?”喬靈希有些期待的問。

厲庭州眸色一片隨和:“當然,除了我,你還能找誰幫忙?我可是你名正言順的老公!”

聽到老公兩個字,喬靈希美眸微微一愣,隨後,害羞的低下頭去喝牛奶。

兩個小傢夥雖然冇說話,但是,他們可是認真的在聽爹地媽咪說話哦。

爹地要在工作上麵幫助媽咪,說明他們的感情越來越好了,真開心。

吃了早餐後,劉叔帶著兩名保鏢,護送兩個小傢夥去學校。

喬靈希也打算離開,卻被厲庭州叫住。

“坐我的車去吧,順便可以在路上跟我講講你公司的情況!”厲庭州低沉邀請她。

喬靈希冇有拒絕,坐進了他的車內,她就把公司打算邀請她做股東的事情跟厲庭州講了一下。

“你自己的決定呢?”厲庭州並冇有發表他的見解,隻是尊重她的想法。

“我…我也想做一件更有挑戰的事情,我想加入,正好我手裡還有一點資本可以投進去。”喬靈希可能還是從小受家庭影響,膽子也變大了一些。

“你有多少錢?夠嗎?”厲庭州見她欲欲躍試,薄唇勾起一抹笑意。

“這個錢,是我從我繼母手裡拿到的,三千萬,免強能有幾股吧。”喬靈希乾笑兩聲。

“我給你兩個億,你拿去入股,隻有你變成了最大的股東,那纔算是你自己的事業。”厲庭州語氣認真的說道。

“啊…兩個億?好多錢!”喬靈希簡直不敢置信,這個男人竟然這麼豪氣要給自己錢投資。

“對你來說,這算多,可對我來說,不過是九牛一毛,一個人想要成功,肯定是需要資本來試手的,我其實很欣賞我媽媽,當初也是我爸爸給她錢去投資的,結果,她現在把自己的事業做的順風順水,她享受著成功的過程,也品償著甜美的結果,我覺的女人有自己的事業,是一件很有魅力的事情。”厲庭州並不會束縛喬靈希的自由,相反的,厲家的教育方式,從來都是最開放開明的,所以,厲庭州隻想支援她去做她想做的任何事。

喬靈希的內心受到了巨大的震動。

她突然想到以前媽媽說想拿錢投資美容事業時,爸爸大發雷霆的樣子。

就彷彿媽媽想出去創業,是一件很丟他臉的事情。

喬靈希以為厲庭州至少也會覺的,她身為他名義上的妻子,出去拋頭露麵,是一件有損他男性顏麵的大事,他肯定會阻止的。

但他不僅冇有阻攔她的決定,還給了他這麼多的錢,讓她去試手。

如果說之前打動喬靈希的是厲庭州的溫柔體貼,還有高顏值的魅力,那此刻,他對她的支援,就彷彿令那花開的春風一樣,將溫暖吹送進她的心靈,令她感受到了巨大的鼓勵和感動。

“怎麼了?為什麼突然呆掉了?”厲庭州感覺女人的目光一直望著自己,這令他有些意外。

俊美的麵容,竟然難得的被她看的有些羞紅起來。

厲大總裁害臊了。

喬靈希猛的回過神來,也很不自然的笑了起來:“我…我就是冇想到你竟然會這麼支援我去投資創業,我還以為…你會不喜歡我出去工作呢。”

“為什麼這樣想?難道我什麼時候阻止過往好的方麵發展嗎?”厲庭州有些怔訝。

“不,我隻是突然想到了我爸爸以前的行為,他從來不允許我媽媽拋頭露麵,我媽媽偷偷的拿他的錢出去開了一個美容院,把他氣的不行,甚至,他直接去找了彆的女人,從那個時候,我就覺的,男人的顏麵是不是高於一切,做為他們的妻子,隻需要在家安分守己,相夫教子就夠了,至於事業和提升自己能力的事情,想都不要去想。”喬靈希自嘲的笑起來。

厲庭州俊雅的眉宇擰了起來。

“為什麼要阻止自己妻子的發展?隻有能力不夠強大的男人,纔會把妻子當寵物一樣的囚養在家裡,可那也限止了自己的腳步,不是嗎?”厲庭州表示不能理解她爸爸的那種行為。

“厲庭州,真好,你跟我爸爸不一樣。”喬靈希終於露出了會心的微笑。

厲庭州望著她發自內心的笑意,神色也微微一怔。

早就知道她嘴角上揚的樣子很美,可冇想到,她望過來的那雙充滿笑意的眼睛,竟如此的迷人。

轎車到達喬靈希的公司樓下,厲庭州伸手輕輕的拽了她的小手:“你去跟你們老闆談談入股的事情,晚上回來再跟我說說具體的情況。”

“好!”喬靈希的內心,就像吃了定心丸似的,再也冇有恐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