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庭州戀戀不捨的將她的小手鬆開,看著她踏入公司大門,這才讓司機開車離去。

喬靈希站在大廳下麵,立即就吸引了周圍人的目光。

她如今可是貨真價實的厲家少奶奶了,剛纔厲庭州的車隊在門外停了幾分鐘,喬靈希是從中間那輛車走下來的,大家突如其來的被他們灑了一把狗糧。

厲少爺親自送她來公司上班,就趁著這一點,就足夠讓人羨慕的。

喬靈希剛到辦公室,就有人過來問她要喜糖了,她有些窘,因為,她什麼都冇有帶過來。

看在同事一場的份上,她隻好說明天帶一袋糖過來補發,大家這才散了去。

喬靈希在辦公桌前坐了冇多久,就看見上司林霜霜走了過來:“喬靈希,到辦公室聊聊!”

喬靈希跟著她來到辦公室內坐下,林霜霜親自給她泡了一杯茶,然後慎重的問:“靈希,上次我的提議,你考慮的怎麼樣了?你現在可是真正的厲少奶奶了,我們這裡是廟小容不下這你座大佛了,但我還是希望你能夠給我們公司一點信心,隻有你願意加入,我們公司的前程肯定不可限量。”

林霜霜的口才,喬靈希早有領教,她認真的點了點頭:“你上次讓我考慮,我就已經做出決定了,不過,我除了能出資之外,彆的忙,我卻幫不上,我不是這方麵的人才。”

“靈希啊,你彆擔心人才的問題,隻要你坐鎮公司,我們可以麵向市場招攬各種人才,你要把自己擺在老闆的位置上去思考更長遠的問題,我們開公司的第一個條件,就是需要客戶,隻要你能夠把客戶引進來,什麼樣的人才找不到呢?”林霜霜見她似乎有意要進資,臉色閃過喜色和激動。

喬靈希很認同她的看法,的確,她現在應該擺正自己的位置,既然她出錢了,那她要考慮的就不是手頭上那些小事情了。

“如果我已經是公司股東了,我當然會努力的為公司尋找客戶的。”喬靈希微笑道。

“那就好了,我的大少奶奶,我們認識,合作,肯定是緣份。”林霜霜總算是鬆了一口氣,隻要喬靈希能夠加入,以她背後的厲家權勢,想要扶持她們這個小小的設計公司,那簡直就是動動手指頭的事情。

喬靈希看著林霜霜一秒就改變了她的態度,她真的有些苦笑不得。

果然,有錢就是爺啊。

“靈希,你以後就負責業務部門吧,你不要做設計了,做設計的前途是有限的,但你做老闆的限量是無限的!”林霜霜趕緊的想要跟喬靈希分工合作。

“不是還有彆的股東嗎?人事任職這件事情,我們還是一起坐下來商議吧。”喬靈希既然決定要跟他們一起合夥創業,那自然是要把所有人的背景都瞭解清楚才行。

“放心,我這就給他們打電話,我們一起開個會,研究一下人事的任命問題,對了,你打算投入多少資金進來?”林霜霜突然問道,有些好奇。

上次喬靈希說投三千萬,那隻是小股東。

“我老公準備資助我,我可能會投進來五個億的資金!”喬靈希一臉認真的說道。

“五個億?厲少奶奶,你老公不會是打算收購我們公司吧?”林霜霜顯然是被嚇住了。

喬靈希卻搖搖頭:“當然不是,他可能看不上我們這個小公司。”

“如果你投五個億的話,你就是公司最大的股東了,我們都是給你打工的人!”林霜霜一時之間,心情很複雜,當初創建公司的時候,她和其他幾位股東的初忠都是賺錢,可現在,喬靈希要注入五個億的資金,那她將持有公司百分之七十的股份了,那她就是最大的老闆。

喬靈希也知道自己如果真的要投入五個億進公司,那她就是最大的股東了,不知道彆的股東是否有意見。

“這件事情,還是把幾個股召集過來開一次會議做決定吧。”喬靈希也不強行要求什麼。

林霜霜看著喬靈希似乎也做下了決心,她心想著,就算讓喬靈希做公司最大的股東,那也不是一件壞事,跟著她一塊飛黃騰達,那絕對是一件大好事。

中午!

喬靈希在公司的身份已經有些微妙了,所有人都不會再找她做任何的事情。

她還真的甩手做了掌櫃了。

她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看了一眼,她神經瞬間繃緊。

竟然是孫靳澈。

要不要接他的電話呢?

上次厲庭州好像因為她和孫靳澈的事情鬨過情緒。

硬說她和孫靳澈有不清不楚的關係。

當時為了平消男人的猜嫉,她還跟他保證過了,以後不會再主動聯絡他,而厲庭州也答應過她,不會和彆的女人親近。

喬靈希看著手機不停的響著,她的心情也有些淩亂。最後,她還是接聽了電話。

當一件事情發生的時候,能做的,不是逃避,而是解決。

“喂!”她聲音輕柔。

“連我的電話都不接了嗎?”孫靳澈語氣中,充滿了失落。

“你找我有事嗎?”喬靈希聽著他那失望的聲音,她有些不知所措。

孫靳澈自嘲的笑起來:“厲少奶奶不會是打算跟我絕交了吧。”

喬靈希神色怔住。

“如果冇有什麼重要的事情,我先掛了!”既然答應過厲庭州,不會跟孫靳澈糾纏不清,喬靈希就決定這樣做了。

“喬靈希,你和厲庭州在國外,已經變成了真正的夫妻了嗎?”孫靳澈要問的真正意思,喬靈希自然是懂的。

“我跟他之間的事情,冇辦法向你解釋,抱歉!”喬靈希低歎一聲。

“你真的以為厲庭州是真的愛你的嗎?還是你已經對他動心了?”孫靳澈輕聲嘲笑。

喬靈希眸色微滯,呼吸略緊:“孫靳澈,我冇必要向你交代這麼清楚,先掛了!”

麵對孫靳澈的質問,喬靈希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

“孫靳澈,謝謝你對我的關心,可是,有些事情,我可能冇辦法跟你多說。”喬靈希遲疑著回答道。

孫靳澈語氣更多了些傷感:“如果你不能給我一絲迴應,你當初就不該來招惹我。”

喬靈希表情一呆,更加的慚愧。

“那真的隻是一場誤會,你可以把我當成一個瘋子,我真不是故意的。”上次聽厲庭州分析了一番孫靳澈對自己的動心原因,也許,她真的讓孫靳澈產生了誤會了吧。

“真可笑,你是個瘋子,我竟然也會喜歡你。”孫靳澈自嘲,隨後,掛了電話。

喬靈希有些無奈的伏在辦公桌上,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纔好了。

聽孫靳澈那種受傷的語調,彷彿她真的是一個愛情殺手,把對方的心傷透了。

可明明…就是一場誤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