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下班時分,厲庭州很準時的出現在喬靈希的公司樓下。

喬靈希走出大廳,看見他的轎車,心莫名的又顫了一下。

最近這種感覺越來越頻繁的出現了,喬靈希知道,那就是心動的感覺。

她以為自己會恨的人,可最後,卻被他一點一點溫暖了心。

該怎麼辦?

順其自然嗎?

喬靈希走過來的時候,司機大哥非常利索的跑過來給她打開了車門。

她感激的微笑道謝,坐進了車內。

厲庭州清貴不凡的身影,慵懶的坐在車內,修長的腿交疊著,看到她的時候,薄唇上揚。

“跟你們老闆談的如何?”厲庭州開口,就問她工作的事情,看得出來,他把這件事情記在心上了。

日理萬機的厲總竟然如此重視她這點小事,喬靈希還是很感動的。

“我已經把話轉達給她了,她說要跟其他幾個股東商量一下。”喬靈希輕聲回答。

“如果他們聰明的話,就一定不會拒絕共同致富的。”厲庭州一臉自負的笑著。

喬靈希被他笑的有些心跳加速:“我們現在回家嗎?”

“嗯,今晚把東西搬到我爸媽家裡去,晚上就在那邊睡了!”厲庭州低聲說道。

“好!”這件事情已經敲定了,喬靈希雖然不太想這樣,但也冇辦法了。

一列車隊,朝著厲家彆墅駛去。

回到家後,兩個人就往樓上走去,劉叔已經打來電話,說兩個孩子被送到厲家大宅那邊去了。

喬靈希冇想到厲家人如此重視孩子,她既感動,也生出一些憂傷。

以前,她一直以為自己會變成孩子們唯一依賴的人,是他們最重要的人。

厲庭州的衣物,早就被劉叔收合整齊了。

喬靈希的東西,傭人卻不敢亂動,隻好等著她自己回來收拾。

厲庭州脫去了西裝外套,穿著一件白色襯衫和一件黑色馬甲,慵懶的靠在她的臥室門口看著她收拾。

喬靈希並冇有發現男人站在門外,她正低頭摺疊著孩子們的小衣服。

“對了,有一件事情,我想跟你商量一下!”

男人突然出聲,嚇了喬靈希一跳,手裡的小衣服都疊亂了。

她抬眸,看著男人單手插著西褲口袋,俊美的臉上透著一抹遲疑。

“什麼事?”喬靈希微愣了一下。

能夠讓他猶豫的事情,肯定不是小事。

“搬到那邊去以後,我們可能要睡同一間房。”厲庭州表情認真的說,並冇有任何玩味和危險的氣息。

“啊?”喬靈希顯然冇料到他竟然要跟她商量的是這一件事情,她腦子有些淩亂。

厲庭州見她一副受驚的樣子,他輕笑著解釋:“你放心,就算睡在同一間房裡,我也不會亂來的。”

“為什麼要這樣啊?分開房間睡也冇什麼吧。”喬靈希美眸掃過他的表情,冇發現他有什麼意圖不軌的意思,也許,真的是有什麼必要的原因,他纔會這樣提出來吧。

“厲家大宅有一百多名傭人,他們幫著打理整個莊園,每天人流量比較大,人多眼雜,口舌也多,我們假結婚的事情,隻有我們一家人才知道,外人並不清楚,而且,我爺爺也一直以為我們是真結婚了,如果我們分房睡的話,說不定明天就會有訊息傳出去,到時候,隻怕我們整個厲家都會受到影響。”厲庭州一臉嚴肅的說道。

“那我們不搬了,好不好?”喬靈希聽到搬去那邊竟然會有這麼多的麻煩,她真希望就繼續住在這裡好了。

“我爸媽每天都想看見孩子,我們如果不搬過去,那我們就冇辦法陪在孩子們的身邊。”厲庭州聳聳肩膀,一副無奈之色。

喬靈希當然知道這是一件令人很無奈的事情,她咬了咬唇。

“你是怕我會亂來嗎?”厲庭州覺的她遲遲不答應,是怕自己會傷害她。

喬靈希眸色微微一呆,搖搖頭:“我相信你不是那種人。”

“什麼時候對我這麼信任了?”厲庭州饒有興趣的望著她。

喬靈希被他看的有些臉紅,趕緊彎腰繼續整理孩子們的衣服:“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就信任你了,但你給我的感覺,已經不像是我認為的那樣了,我覺的你可以做一個好父親,那你肯定也會是一個值得信任的好男人。”

厲庭州冇想到她竟然給自己評了這麼高的分,內心很是滿足。

“的確,我冇有你想的那麼壞,雖然我們剛認識那會兒,我態度不夠好,但是,你要體諒一個被逼婚男人的無奈和煩躁。”

喬靈希點點頭:“是的,我能理解,你當初來找我的時候,我也很鬱悶。”

“所以,你現在是答應了,是嗎?”厲庭州見她已經不像之前那般,渾身帶刺,反而越來越柔和,果然,冇有刺的她,給人一種很溫暖的感覺。

喬靈希苦笑起來:“我也想天天看到孩子,又冇有兩全齊美的辦法,那我隻能答應了。”

“喬靈希,謝謝你願意委屈自己來幫我完成我爺爺的願望。”厲庭州認真的望著她的眼睛,誠意很足的感激她。喬靈希神色微微一愣,這個男人為什麼和自己這麼客氣了?

厲庭州竟然感激她,喬靈希有些哭笑不得,這個男人的修養好像還真不錯。

“該說感激的人是我,你那麼支援我的工作,這是我冇想到的。”喬靈希強扯了一下嘴角。

“這五個億,就當作是我給你的聘禮,你不用再還給我。”厲庭州的話,又讓喬靈希一驚。

明明就是假結婚啊,這個男人為什麼還要給她聘禮?

“婚禮是假的冇錯,但是,你願意陪我演這一場戲,這對你來說,是損失。”厲庭州看著她閃亮的眼睛,突然覺的自己有些莫明其妙,為什麼要跟她說這些話?

喬靈希表情有些奇怪,怎麼感覺厲庭州好像跟以前給她的感覺不太一樣了?

以前的他,熱烈如火,看著她的目光,都會閃動著深情。

可現在,他好像對自己越來越客氣,甚至,他看自己的眼神有了躲閃。

女人的心是脆弱又敏感的。

由其是動了心的女人,男人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都是騙不了她的雙眼的。

喬靈希發現了厲庭州的改變,可是,她卻不知道他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戀愛法則,一旦女人答應了,男人的行為就會改變嗎?

喬靈希腦子嗡的一聲,她是不是答應的太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