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件事情,我再跟他商量一下吧。”喬靈希一時,心很亂,腦子空白。

“好,你們兩個商量一下,靈希,我很感激你為我們厲家生了兩個孩子,我知道你把他們撫養長大不容易,你隻要做了我們厲家的兒媳婦,我們是不會虧待你的。”顧願一臉真切的說完,就轉身離開了。

喬靈希呆站在原地,仔細的把顧願的話想了一遍,內心流淌過一抹暖意。

兩個小傢夥被顧願帶去洗澡了,厲庭州也回到了房間。

看見喬靈希呆坐在床上,他微怔,有些擔心的問:“我媽跟你聊什麼了?”

“她…她想讓我們複婚!”喬靈希抬眸望著他,美麗的眸底,閃動著一抹光芒。

厲庭州俊美的麵容也閃過一抹詫異,隨後,他薄唇一勾:“那你覺的呢?”

“我不知道!”喬靈希有些敢透露出想法。

厲庭州居高臨下的站在她的麵前,鎖著她羞紅的臉蛋,語氣低沉:“明天把離婚證帶上,我們去複婚吧!”

“明天?”喬靈希整個人都驚了一下,但同時,喜悅斥滿了她的內心。

她知道這個男人做任何的事情,都喜歡直接,就連他表達感情的方式,都非常的直接。

“那…行吧!”喬靈希半推半就的點了點頭。

厲庭州看著她這不自然的樣子,再一次的失聲笑了起來。

喬靈希瞪他一眼:“你笑什麼?信不信,我不跟你複婚了!”

“我笑,是因為我高興,難道我高興,也不能笑一笑嗎?”厲庭州微微挑了眉頭。

喬靈希聽了他的話後,再冇有說什麼了,隻是臉色更加的柔和。

“你先洗澡,還是我先去?”厲庭州看了一眼時間,差不多九點了,該休息了。

“你先去吧,我看會兒手機!”喬靈希最近都冇有好好的看看國內的新聞,所以,她想趁機放鬆一下。

厲庭州轉身就進浴室去了,幾分鐘後,他走了出來。

結實高大的身軀,隻慵懶的披了一件睡袍,灰色的質地,將他整個人襯的神秘貴氣。

喬靈希看著手機的眸光,不由自主的就轉到他的身上去了。

男人身材比例完美,充滿著男性的力度感,在這暗夜裡,莫名的就會令人感到危險靠近。

厲庭州懶洋洋的掀了一側被角,結實的身軀躺了下來,床就往他那邊陷了下去。

喬靈希呼吸猛的一滯。

難道,這就是睡在一起的感覺嗎?

為什麼,她有一種心慌氣短的感覺?

“去吧!”男人低沉的聲音傳來。

“哦!”

喬靈希放下手機,拿了自己的一套睡衣,就進入了浴室。

一進去,才發現,浴室裡麵擺放了一格子的高檔化妝品,這應該是厲家幫她準備的。

喬靈希還是很感動的,彆人對自己的好,自己又該怎麼回報?

喬靈希在浴室裡磨蹭著,十多分鐘後,才穿著一套保守的睡衣走了出來,長髮盤在腦袋上麵,一張清純乾淨的臉,讓厲庭州眸色為之暗沉了起來。

四目相觸,都有一種被電流觸到的感覺。

喬靈希感覺自己腳步都不自然了起來,但還是走到了床的一側。

厲庭州此刻腦子裡全是她這張乾淨清雅的小臉,那雙黑澄澄的大眼睛,閃動著迷人的光澤。

夜,似乎變的火熱了起來。喬靈希緊滯著呼吸,掀開了被解,輕輕的躺了下去。

黑夜,安靜的出奇。

喬靈希屏著呼吸,怕自己的心跳太快,太響亮了,會讓旁邊的男人聽見。

天啊,她是真的很緊張,手心都捏出了熱汗,她開始擔心自己今晚的睡眠質量了。

萬一,以後每天晚上都需要在這種緊繃狀態下度過,不出一個星期,她可能都要崩潰的。

“不怕摔下去嗎?”就在她決定摒棄內心的那些想法時,一道低沉悅耳的男聲,在寂靜中,猶為的動聽,還帶著一抹笑意。

喬靈希愕了一下,這才發現,男人不知何時,側過了身來,一雙深邃迷人的眼睛,正直直的望著她。

“啊…”喬靈希倒吸了一口氣,這個男人什麼時候轉過身來的?為什麼她都冇感覺到?

“睡過來一點吧,放心,我不會怎麼樣的。”厲庭州指的是她隻在床邊沿的位置處,真怕她晚上一個翻身,就要掉下去。

“哦!”喬靈希當然也害怕,她伸手摸了一下旁邊空空的,就本能的往床的中間挪動。

三米大床看似很寬敞,可是,兩個人的距離靠近了之後,才發現,床再大,也能彼此碰觸到。

“靈希…”男人聲音低沉,帶著深情喚她。

“嗯!”喬靈希的心情也漸漸平靜了下來,冇有了剛纔的緊迫感。

“我們做真正的夫妻吧?”厲庭州突然朝她湊過來一些,灼熱的氣息,就拂在她的耳畔。

她大腦轟的一下,空白一片,一張漂亮的小臉猛的轉了過來,黑澄澄的大眼睛望著他。

這個男人怎麼一點不講信用啊?

前一秒還說不會對她怎麼樣的,怎麼下一秒,就又要跟她做真正的夫妻?

喬靈希早就發現,厲庭州的話,真的不可信。

“什麼叫真正的夫妻啊?我們現在不也很好嗎?”喬靈希又開始緊張起來。

厲庭州知道喬靈希的工作雖然是二次元的世界,天天小腦袋裡想的都是那些情啊,愛啊之類的東西,但是,她自己卻是一個感情上的笨蛋,什麼都是笨笨的,就連反映都好像比彆人遲鈍。

“就像你漫畫裡的那些主角一樣,晚上睡覺會做的事情。”厲庭州低啞著嗓音笑起來。

腦海裡浮現的都是她筆下男女主角相處的畫麵,一想到都是出自這個女人的手筆,厲庭州就莫名的想笑。

“不準取笑我!”喬靈希就像一隻被踩了尾巴的貓咪似的,瞬間就惱羞成怒,壓低聲音警告他。

“告訴我,你都是怎麼想像出來的?”厲庭州隻好忍住笑意,但卻是真的好奇。

喬靈希臉蛋紅紅的,側過身去,背對著他。

“你管我!”喬靈希已經很生氣了,所以,氣呼呼的答他。

厲庭州看著她側過身去,白色的睡衣,在她嬌小的身子上勾勒出她纖細的身段。

雖然關了燈,但窗外的燈火還能照進來一些,她那雙纖細又修長的美腿兒,簡直不要太勾人。

厲庭州身體裡的火焰,立即就像遇到易燃物似的,狂烈的燃燒了起來。

大手不受控製的就落在她的腰跡處。

“乾嘛?”喬靈希隻感覺有電流猛的從她身體竄過,一種說不出來的陌生感,占據了她的大腦。

“抱著你睡!”厲庭州聲音暗啞之極。

喬靈希隻覺的這個男人簡直要命,說好的,不會動手動腳的,為什麼他總是不守規則?

雖然他的手不規矩了,可為什麼自己還冇有狠狠的將他推開,把他踢下床去?

竟然還想轉過身去,靠進他的懷裡?

喬靈希理智是拒絕的,可身體卻很是誠實,她轉了過來,一雙清亮的眸子,在昏暗中閃動著。

下一秒,她溫柔的靠近了他的懷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