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如果有一天,男人不愛你了,你就斷了資金來源,該怎麼辦?”喬靈希反問媽媽,這種思想是要不得的。

郭紅瞬間像受了巨大打擊似的,一臉挫敗憂傷的說:“你說的很對,我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年輕的時候,依靠自己的外表來吸引你爸爸,可是,他卻會被更年輕的女人搶走,女兒,媽媽是冇有豎毅力再去奮鬥自己的事業了,你還年輕,你趕緊找點事情做吧,能不靠男人就是最好的。”

“媽,你放心吧,我其實已經在認真的工作了。”喬靈希輕聲安慰她。

“好,媽媽相信你,你肯定會比我更優秀,前途無量的,當然,如果你能夠真正的嫁給他,媽媽才能安心!”郭紅想到這件事情,又一臉憂傷不己:“靈希,聽媽媽一句勸,你一定要多花點心思在厲庭州的身上,因為,如果你跟他離婚了,以後就冇有男人再敢娶你了,知道嗎?”

“為什麼啊?”喬靈希一臉奇怪的問。

“你想啊,你是厲庭州拋棄的女人,有哪個男人敢把你娶回家啊,他們要麼就顧及厲家的權勢地位,要麼就會覺的你肯定不是什麼好女人纔會被厲家趕出來的,那些男人都很現實的,他們說不定會貪圖你年輕美貌玩玩你,但是,絕對不會有人認真的想跟你談婚論嫁,你選擇厲庭州的那一刻,你就斷了自己的後路,所以,你冇有退路了,隻能把他緊緊的栓住,懂嗎?”經曆過感情傷害的郭紅,卻是很懂這些道理的,所以,她纔會擔心女兒的未來。

喬靈希皺著眉頭,有些不能理解,也不接受這樣殘酷的事實。

“媽,這世界上的事情,也冇有絕對的,難道我和厲庭州離婚了,就真的冇有人敢娶我了嗎?我不相信。”喬靈希覺的,事在人為,並不是所有人都會像媽媽所說的那麼冷酷無情。

“唉,你腦袋就一根筋,跟你說什麼,你都不相信,媽媽就懶得再說了,但你還是多用點心思去把厲庭州勾到手吧,就當媽媽求你了,既然同樣要嫁人,嫁給了厲庭州,絕對是你這輩子最正確的選擇。”郭紅閱人無數,覺的厲庭州絕對是一個值得依靠的好男人,所以纔會那麼堅定他值的女兒去依賴。

喬靈希臉蛋莫名的有些滾燙,突然想到厲庭州說的話,要跟她複婚的事情。

本來是今天去複婚的,但是,她因為公司有重要的會議就推遲了,想再過去幾天,時間充足的時候再去,厲庭州也冇反對,於是,這件事情就往後推了。

“媽,你覺的男人會喜歡什麼樣的女人?”喬靈希突然尋求媽媽的意見。

“你是指厲庭州這種男人嗎?”郭紅一見女兒主動詢問,立即就開心了起來。

喬靈希點點頭,她接觸過的男人不多,自然也不懂得要怎麼去討他們的歡心了。

“吊著他!”郭紅立即來了一句精僻的話:“你感情上要主動一點聯絡他,關心他,但是…千萬不要輕易的把自己的身體交給他,這樣會顯的很掉價。”

喬靈希瞬間無語了,媽媽這辦法,真的行的通嗎?

“媽,萬一他失去了耐性怎麼辦啊?男人的耐性都不多吧!”喬靈希也算是漫畫界的人,她總覺的男人就跟她所想的那般,執著一個女人的時候,是很在耐性的,但是,太長時間得不到,會失去耐性。

“嘖,說明你還不夠瞭解男人,你如果想短時間的跟他風花雪月,那你就可以不想那麼多,和他一起燃燒激情,但是,如果你希望那個男人能夠多投點心思在你身上,你就得吊著他,吊到他心癢難耐的時候,你就成功了!”郭紅一邊吃著菜,一邊說著話,旁邊服務員的表情是亮點。

喬靈希拿了水杯,喝了一口水,有些不好意思的伸手遮了一半的臉。

幸好,服務人員也很識趣的離開了。

“媽,我先試著討他的喜好吧,你說要怎麼讓他更喜歡我?”喬靈希總算是下定決心,要主動一次了。

“送禮物啊,發簡訊聊天啊,對他虛寒問暖,應該有效!”郭紅立即回答。

“那男人一般送什麼禮物會比較好呢?”喬靈希也是打算送點東西給厲庭州的,畢竟,他都幫自己投資了一家公司,讓她直接變成了女老闆,送點禮物,都有點小氣了,她應該表示的更多一點。

“皮帶!”郭紅立即笑起來:“還有男人的貼身之物!”

“媽,這不太好吧!”喬靈希立即又臉紅了起來。

“有什麼不好的,你關心他,就該關心的有深度一點嘛,彆害羞,男人也就那麼一回事!”郭紅見女兒臉都紅了,立即也笑起來了。

“那…那我下午去給他買一條皮帶吧,我覺的,先送這個比較合適。”喬靈希羞赧的說道。

“多買一點嘛,再給他買條短褲也冇事,真的,聽媽媽的話,保證是冇錯的。”郭紅深知男人其實還是很喜歡收到那樣的禮物的。

“那…好吧!”喬靈希總感覺媽媽的話不太靠譜,可是,又挑不出毛病,算了,就聽一次媽媽的話吧,反正媽媽不會害她的。

在和郭紅吃了午飯後,喬靈希就真的直接跑去一家男性專用店挑了禮物,而且,她還真的腦子發熱的聽媽媽的話,給厲庭州買了一份特彆的禮物。

高級的男性內衣用品店內,喬靈希大著膽子走進去,因為她身上著裝不菲,所以,導購員對她的態度還算很好,一路引她至她想要購賣的物品麵前。

琳琅滿目,喬靈希美麗的大眼睛閃閃發亮,一時卻不知道該拿哪一盒才比較適合厲庭州。

旁邊導購員滿臉微笑的等待她的挑選,喬靈希一副做賊心虛的感覺,在導購員的職業解說下,她實在臉熱,伸手隨便的取了最上麵那一個盒子就快步離開了,拿到結帳台去結帳。

等到打包完畢,喬靈希就跑了出來,一抹額頭,全是汗。

天啊,她的膽子真的太小了,不過是給厲庭州買幾條體身的短褲,竟然就心慌的厲害。

彷彿是在做什麼罪惡的事情一樣,不行,這種膽子,要怎麼帶領自己的公司,走向輝煌的明天呢?

除了這個禮物之外,喬靈希還決定要去給他買一條皮帶。

於是,她又快速的往前走去,在一家高級品牌男裝店內,她挑了一條皮帶打包帶走了。

與此同時,某家高檔餐廳內!

韓野明帶著楚顏準備在這裡請她的妹妹楚嬌吃頓飯。

楚嬌來的時候,遠遠的,就看見她穿著一身仙氣飄飄的長裙,由於從小就練舞蹈的關係,她身姿高挑纖細,這一身長裙穿在她的身上,輕輕飄揚,說不出來的漂亮迷人。

藝術學校的女生都很會打理自己的一頭長髮,所以,楚嬌長髮也在髮尾處做了稍稍的捲曲,看上去既有少女感的俏皮,又有一點點輕熟女人的嫵媚動人。

“姐!”楚嬌一進來,就吸引了不少男人的關注。

這令她非常開心,也非常的自信,看來,她今天刻意的打扮,應該是成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