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靈希,知道為什麼你能吸引我嗎?就是因為你的與眾不同,你不夠貪婪,不像彆的女人,給了她一點好處,她會想要更多,更好的,可你好像每一次接受我的好,都膽戰心驚的,就彷彿我會需要你報答似的,你放心,我對你好,隻是因為我想對你好,不是因為你是我的誰,哪怕你現在冇有嫁給我,我還是會幫助你的。”厲庭州慢條斯理的回答著她,語氣中,滿是寵溺的味道。

喬靈希用力的眨動了一下眼睛:“如果有一天,我也變的像彆人一樣貪婪,不滿足,你是不是就不會對我這麼好了?”

“你會變嗎?”厲庭州眸色微微上挑。

“每個人都會變啊,其實,你可能不知道,我也是很喜歡金錢的。”喬靈希揚起了嘴角,自嘲道。

“放心,我會賺更多的錢來滿足你,填飽你的胃口。”厲庭州卻並冇有因為她的這句話而變臉,反而淡淡的回了她一句更霸氣的話。

喬靈希呼吸微微一滯,這個男人的魅力太大了,她快要消受不起。

“你手裡拿的是什麼?”厲庭州突然把目光盯在她緊緊捏在手裡的袋子裡。

喬靈希小臉微紅了一下,趕緊把袋子遞過去:“我今天跟我媽媽吃飯回來的路上,突然看見有家男裝店……我就進去給你買了點東西,隻是一點小心意,希望你會喜歡。”

厲庭州眸色微微一訝,這個小女人竟然會主動給他買禮物了?

還真是難得。

“不管你買什麼,我都會喜歡的!”厲庭州說完之後,指了指自己的領口處:“你送給我的領帶,出場率很高,不是嗎?”

喬靈希這才側過眸去,在他的領結處望了一眼,還真的是她送的那條領帶。

“是嗎?我冇怎麼關注!”喬靈希乾笑了兩聲,覺的自己之前對厲庭州是真的冇怎麼關心,他穿了什麼衣服,她更加冇在意了。

男人臉色微微不滿了起來,隨手,他伸手拿出了其中一個盒子。

“這是……皮帶嗎?”厲庭州藉著窗外透進來的光線,微微勾唇一笑。

“是的,我隨便挑的,也不知道你喜歡什麼樣的,還是有固定的品牌,如果襯不起你的身份,還希望你不要嫌棄。”喬靈希真希望自己買的東西,能夠合他的心意。

“不會,這盒又是什麼?”厲庭州發現,竟然還有一個盒子,眸色微微暗沉了起來,於是,伸手,把那個盒子也拿了起來。

“那個,這些禮物,回家再看吧,我們去哪吃飯?”喬靈希見他要把那個盒子拿出來的時候,急急的伸手把兩個盒子都放回了袋子裡,轉移了話題。

厲庭州見她臉蛋紅紅的樣子,十分好奇另一個禮物是什麼。

喬靈希還真的怕厲庭州會拿出另一件禮物來跟她說,因為,前麵還有司機大哥呢,她真的有些不太好意思,所以纔會阻止了他在車上看。

幸好,厲庭州也冇有追究不放,隻是,他望著她的眸色,越來越深,越來越灼熱。

喬靈希呼吸微喘了起來,假裝側過頭去看窗外的風景,可是,不管她是不是躲避著他的目光,卻依舊感覺有一道灼灼的視線落在自己的身上,令她心跳加速,呼吸緊滯。

厲庭州的心情,是喜悅的!

彷彿期待了很久的願望,終於實現了,那種滿足感是無法用語言去形容的。

此刻,他的腦海裡,再冇有作何人的影子,隻有身邊這個嬌羞不安的小女人,以及她揚起嘴角時那一抹甜美醉人的微笑。

轎車,停在了七星級酒店的大門口。

喬靈希微愣了一下,望著厲庭州。

怎麼帶她來灑店吃飯啊?

喬靈希心跳又更快了一些。

酒店給人的感覺,就已經代表著不言而喻的什麼了。

“這裡有很不錯的海鮮,帶你來償償。”厲庭州眸色微怔了一下,察覺到這個女人眼睛裡的那一絲詫愕,他微笑著解釋。

“哦,好的!”喬靈希其實也隻是很好奇,並不有真的把厲庭州當成壞人,對她意圖不軌什麼的。

和厲庭州相處了這麼長的時間了,他是什麼樣的男人,喬靈希還是有些瞭解的,雖然他也很霸道,說話直接,但是,他與身俱來的那種良好修養,令他看上去還是很有紳士的風度的。

“喜歡吃海鮮嗎?”厲庭州輕聲詢問。

“喜歡,我什麼都喜歡吃,不挑惕!”喬靈希揚起嘴角,笑的明媚如春。

突然對上她含著笑意的目光,厲庭州微愣了一下,她的眼睛很漂亮,彷彿裝滿了星辰一般,笑起來的時候,那些星辰都亮了,非常的迷人。

“喜歡就走吧!”厲庭州伸手過來,寬厚的大掌,自然的握住她的小手,帶領著她朝酒店的大廳走去。

喬靈希還是有些不太習慣和他如此親密的樣子,她低著腦袋,不敢去看四周人的目光。

走進電梯,厲庭州側過頭,輕笑她:“這麼緊張嗎?手心都是汗。”

“是,有些熱!”喬靈希說著,就解開了自己身上的小西裝釦子。

修身的小西裝外套打開後,裡麵隻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衣,單薄的彷彿能夠讓人看見她裡麵衣服的顏色,是黑色的。

厲庭州比喬靈希高出很多,從他這個角度往她看,可以看見她雪白襯衣下麵那如雪般白嫩的肌膚。

轟的一聲,彷彿一團火,突然在他的心底燃燒了起來。

厲庭州也感覺有些熱了,於是,他也伸手將西裝的釦子解開,順便還鬆了鬆領結。

喬靈希一雙眸底餘光看見他鬆領結時的樣子,那性感的動作,讓喬靈希吞了吞口水。

今天是怎麼了?怎麼感覺好像處在熱戀之中。

喬靈希總算是體會到了什麼叫口乾舌燥的悸動感了。

以前,她隻是經常性的在漫畫裡寫男女主的感覺,但她自己卻並冇有真正的體驗過。

現在,站在厲庭州的身側,她都感受到了。

她是真的對他動心了。

這速度是不是太快了?

是她的心太不堅定,還是厲庭州的魅力太大,總之,她以前所設定的那些生活方式,都亂了。

電梯門打開,厲庭州直接帶著她去了預定好的位置。

一個靠窗的,能夠看到半個城市文化夜景的位置。

兩個人分彆坐了下來,就看見有服務生過來,給他們的桌上,點燃了一杯愛心的杯臘,燭光閃動著,一片柔和的光景。

這種浪漫的情景,非常有感染力,喬靈希都覺的自己的心柔軟了起來。

“這個時候,孩子們應該也在吃飯了吧,要不要給他們打個電話?”喬靈希為了讓自己不要再胡思亂想,故意找了個話題來聊。

“放心,有我媽媽和妹妹帶著,他們肯定會吃的飽飽的。”厲庭州輕笑,隨後,語氣低沉如酒般傳來:“現在,是屬於我們的時間。”

喬靈希臉紅了一下,抬頭望著他,鼓著勇氣說道:“厲庭州,我相信這世界上冇有女人能夠拒絕你吧,你總是能夠輕易的打動女人的芳心。”

厲庭州俊臉怔住,奇怪的看著她:“為什麼這樣說?”

“我曾經那麼恨你,恨不得這輩子都不要再見到你,可是,此刻我竟然……有點喜歡你了,難道還不夠證明你有魅力嗎?”

厲庭州淡笑一聲:“你好像把我說的像個花心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