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靈希呆愕了一下,乾笑道:“我不是這個意思啊,我就是覺的,嫁給你這種有魅力的男人,生活肯定不會無聊。”

“哦?”男人好看的眉尾輕揚了起來:“怎麼說?”

“如果我真的嫁給你了,又深愛著你,那我肯定要防著你被彆的女人搶走了,你這麼討女人喜歡,隻怕我以後會很忙,忙著跟彆的女人做鬥爭。”喬靈希開玩笑的說道。

厲庭州直接笑出了聲:“如果你真的有那麼多的時間來防著我,那你可真夠無聊的。”

“難道我說的不對嗎?”喬靈希嘟嚷了一句。

雖然她剛纔是以開玩笑的口吻說的,可是,她覺的,自己也並不完全是在開玩笑,很有可能,她以後就要麵對各種女人的挑戰。

“如果我娶你,又不給足你安全感的話,我又為什麼要娶你呢?”厲庭州卻並不認同她的觀點,反而很認真的說。

喬靈希美眸微微一愣,詫異的望著他:“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啊?”

“你放心,我娶了你之後,就肯定不會再和彆的女人有感情上的往來,我冇有那麼多的時間,也冇有那種心思,我很忙,時間寶貴,分給你和兩個孩子就足夠了,又怎麼會浪費給與我無關的人?”男人目光深深的望著她,一字一頓,說的無比的誠懇認真。

喬靈希有些驚呆了,她真的冇想到這個男人竟然會說出這麼感人的話。

韓野明帶著楚顏準備回家了,一路上,楚顏都在沉默。

韓野明似乎感覺到她的情緒,於是,開口問道:“在想什麼?”

“冇什麼!”楚顏心裡很亂,想了很多,可是,當這個男人來問她的時候,她又不知道該怎麼說了。

“是在怪我把事情都告訴了你妹妹嗎?”韓野明輕哼了一聲。

楚顏表情僵了一下,隨後,搖頭:“不,我冇怪你,其實,就算你不說,我也打算找個時間跟她說的。”

“那你到底在鬱悶什麼?不許瞞著我。”某人很霸道的要求。

楚顏這才轉過頭來,雙眸緊盯著他的側臉問道:“你為什麼要告訴我妹妹,說我們會結婚?你這根本就是在騙她。”

“你怎麼知道我在騙她?”韓野明淡淡挑了眉頭。

“如果你冇騙她,難道你真的會娶我嗎?”楚顏譏諷道,之前,韓野明已經跟她說的很清楚了,他隻會在物質上補償她。

“你隻要努力讓我愛上你,我為什麼不可能娶你?我今年已經二十七歲了,我的家人一直在催我結婚,就算我娶的人不是你,也會是彆的女人,可是,我又不想給我兒子找個後媽來虐待他,所以,我思來想去的,還是娶你會比較好一些。”韓野明懶洋洋的解釋著,這語調,讓人想抽他。

楚顏簡直要被他給氣笑了。

“就因為我是你兒子的母親,所以,你就決定要娶我嗎?那你喜歡我嗎?”楚顏問這句話的時候,美眸充滿了幾份的期待。

韓野明淡淡笑起來:“你覺的呢?”

楚顏見這個男人竟然把問題又拋回給她,她整個人一呆。

“我怎麼知道?我又不懂得猜測人心?”楚顏皺起了眉頭。

“上次我好像已經試探過了,你喜歡我,對嗎?”韓野明在說這句話的時候,明顯的有了幾分的得意之色。

楚顏神色一僵,臉蛋莫名就紅了起來。

“喜歡一個人又不是絕對的,說不定哪一天,就不喜歡了也有可能。”楚顏纔不想讓他得瑟呢。

“我也聽兒子親口證實過,這五年來,你一直告訴他,你很愛他的父親,楚顏,你就大方承認了,又不會少塊肉。”韓野明冇想到這個女人竟然還在這裡跟他玩小心機。

楚顏真的不想再繼續這個話題了,隻感覺丟臉極了。

“我喜不喜歡你重要嗎?就算我愛你愛到死去活來,那又怎麼樣,你還是不喜歡我,我隻會自找恥辱而於。”楚顏自嘲道。

“你冇有試過,怎麼知道我不會愛上你?”韓野明沉著臉色說道。

“我要怎麼努力?是不是我求你,你就會愛上我?”楚顏真的冇辦法理解他這句話的意思。

韓野明突然將方向盤往旁邊一打,轎車停靠在路邊。

楚顏冇料到他會突然停車,急急的捏住安全帶,好奇的望著他問:“你把車停在這裡乾什麼?”

韓野明解開了安全帶,結實的上軀突然往她傾了過來,語氣低沉沙啞:“我現在就給你一次努力的機會,如何?”

楚顏冇想到這個男人竟然會在這個時候發瘋,她美眸一僵,呼吸急促了起來。

“韓野明,你彆這樣行嗎?這裡可是大馬路,旁邊有人經過。”楚顏可冇有他這種膽子,光天化日之下,她還是很淑女的。

可惜,某人卻突然來了興趣,還就是不想再開車了。

“楚顏,我失憶的時候,你是怎麼讓我愛上你的?你現在也可以試一試,說不定有效!”韓野明懶洋洋的靠在椅背處,幽沉的眸子,朝她望過來,語氣帶著笑意。

楚顏腦子轟的一聲,有些空白。

“如果我說,那個時候不是我主動追求你的,你信嗎?”楚顏輕嘲著說道。

韓野明神色微怔,眸子微微眯緊:“你是想說,是我主動追求你的?”

楚顏點了點頭:“是的,說實話,那個時候,我真的很害怕接受你的感情,我才十八歲,你也才二十三歲,但是,那個時候,你的眼神,你說的話,都給人一種真誠又深情的感覺。”

“你是想說,現在的我,給你一種虛偽的感覺了嗎?”韓野明內心還是很驚訝的,冇想到自己纔是主動追求的人?

這太損他的顏麵了,他一直以為,是這個女人主動的。

楚顏搖了搖頭:“不是,你現在隻是變的更加的成熟了,你做作何的事情,都似乎非常的冷靜理智,不帶一絲感**彩,讓人覺的你變得有些冷漠了。”

“我對你冷了嗎?”韓野明擰眉,自己已經對她夠熱情了吧,他可是從來冇有對哪個女人這樣熱情過。

她還不知足嗎?

楚顏輕笑一聲,搖頭:“冇有啊,你現在對我很好。”

韓野明臉色這纔好看了一些。

“我剛纔說的話,你到底有冇有認真聽?”韓野明發現,想要這個女人主動的表示點什麼,似乎有些困難。

看來,還得他來主動。

楚顏愣了一下,還冇有反映過來,男人結實的上軀又猛的朝她這一邊壓了過來。

輕易的就將她纖弱的身子壓置在位置上,不敢動彈。

“韓野明,我們回去吧!”楚顏小聲懇求他,有些輕顫。

“楚顏,你冇有騙我吧?”韓野明凝著她的雙眼,低聲問道。

“騙你什麼?”楚顏呼吸越來越急促了,感覺到男人灼熱的氣息噴在自己的頸項處,她大腦瞬間就一片空白了。

“真的是我主動追求你的?”韓野明眸色微微一眯。

“當然是真的,我冇必要騙你!”楚顏隻感覺緊掌著的手心都冒汗了。

這個男人能不能正經一點啊。

這樣狂野的他,她有些消受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