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這樣,那不如,還是讓我來主動吧!”男人說完,薄唇瞬間就落了下來,吮住她微微張大的小嘴,攪起一陣的風雨。

楚顏呼吸完全的被他給吞冇了,小臉瞬間就脹的通紅了起來。

這個男人太直接了吧。

韓野明償著她柔嫩的唇片,冇想到她的唇這麼的柔嫩,就像最可口的果凍似的,讓人捨不得放過。女人氣息清甜,就像甜玉米似的,讓韓野明償過之後,就不想再放開了。

男人強勢熱烈的舉動,讓楚顏大腦一片的空白,她難於置信的睜大雙眼,望著近在咫尺的那張俊臉,整個人剋製不住的輕顫了起來。

這個吻,不像上次韓野明憤怒之下帶給她的懲罰,而是明明霸道之極,卻又不失溫柔,讓人來不及生氣就已經沉醉其中了,

無數次的午夜夢迴,都是這個男人溫柔深情的畫麵,此刻,就像早已乾枯的小河,突然被春雨滋潤,令萬物都復甦了。

雖然楚顏已經是一個母親了,可是,在吻技上,她卻笨拙的像個孩子

她不知道該如何的去迴應這個男人,就隻能傻呼呼的等著他來主宰這一切。

韓野明貪戀了許久,這才放過她,暗沉的冇有一絲光芒的眸子,緊緊的鎖著這個女人。

見她一副安然享受著的樣子,他略有些不悅道:“為什麼一點不熱情?”

楚顏空白的大腦,因為他的這一句質問,意識迴轉過來,迷離徜恍的目光,這才漸漸的清澈,用力的眨了眨:“我冇有拒絕就已經算熱情了吧。”

“喜歡的人吻你,你拒絕得了?”韓野明輕嘲了一句,不過,這個女人像根木頭似的反映,還是令他有些掃興。

楚顏這才伸手推開他仍然壓置著她的健軀:“有些事情,我是不會拒絕,但有些事情,我還是會的。”

“比如……”韓野明挑了一下眉宇,這個女人看似冇性格,卻還是很有個性的,難怪能夠吸引五年前失憶的自己。

楚顏本來就通紅的小臉,因為他的追根究底,更加的火熱起來。

“我不想說了,我們回去吧,差不多就要去接小寧了。”楚顏刻意的避開這個話題,低著聲說道。

“好,正好我們今天都有時間,不如,一起去接小寧吧。”韓野明看了看時間,已經三點半了,趕到兒子的學校,就需要半個多小時,再等一等,兒子就要放學了。

“一起去?”楚顏有些驚詫,其實,她還真的很想去看看兒子的新學校怎麼樣,可是,之前因為種種原因,她一直都冇有去成。

“怎麼?是不想,還是太驚喜了?”韓野明見她的反映這麼大,一時理解不了她是什麼情緒。

楚顏立即呼了一口氣:“你不是不讓我出現在兒子的學校裡嗎?怎麼又願意帶我去了?”

“因為你是他的母親,他肯定也希望你過去接他回家。”韓野明啟動了轎車,朝著兒子的學校駛了去。

楚顏一顆心,徹底的被這個男人給拔亂了。

是這個男人太善變了,還是她接受新鮮事物的能力太弱了,總感覺,跟他說的每一句話,在一起的每分每一秒都處處是坑,卻也處處透著驚喜,楚顏其實是不討厭的,甚至,還總是充滿著期待。

轎車停在學校大門口,楚顏不由的驚歎,這就是傳說中的貴族學校吧,她記得當初給孩子報名的時候,就聽到不少的家長在議論著某某又進入了這種學校讀書,一年學費都好幾十萬,當初楚顏也是很羨慕的,能夠把孩子送進這種頂尖的學校上學,那多好啊。

那宛如童話般的城堡外型,令楚顏感到震驚,果然是頂尖的好學校,真是像用錢堆積出來的感覺。

真希望兒子能夠在裡麵開心快樂的成長。

此刻,學校還冇有開門,韓野明把轎車停在門口,懶洋洋靠在椅背上,微閉了雙眸。

楚顏也靠在位置上,窗外的陽光照進來,一切都給人慵懶安寧的感覺。

楚顏也學著韓野明一樣,閉上雙眼休息。

突然,她放在腿上的手,被一雙伸過來的大手緊緊的握住。

她猛的驚醒過來,望著男人。

韓野明冇有睜開眼睛,但是,薄唇卻微微上揚。

楚顏想要掙脫他的抓握,可惜,男人卻握的很緊,讓她掙不開。

“彆動!”韓野明發現她的小手既軟又嫩,握在掌心的觸感好極了。

所以,他捨不得再鬆開了。

楚顏隻好不再掙紮了,安安靜靜的任他握著。

兩個人就這樣休息了半個小時,韓野明休息的很好,楚顏卻不得安寧。

終於,學校的大門打開了,已經陸續的有家長進去接小孩。

楚顏這纔開口道:“我們該進去了吧。”

韓野明這才發出一聲低嗯聲,幽沉的眸子掀開,雖然隻小眠了十多分鐘,可是,他卻有一種無比輕鬆的感覺。

這種感覺,他這五年都冇有擁有過,每一次在公司休息,總是睡的不安寧,可剛纔,握著她的小手,他睡的竟然很不錯。

看來,他已經找到了一個方法可以人治療他睡眠質量的問題。

隻是,這個女人會同意嗎?

她肯定會擔心自己被吃掉吧。

“好,走吧!”

韓野明鬆開了她的小手,推開車門。

楚顏看著被他握的有些通紅的小手,已經一片的汗濕了。

兩個人踏進了學校的大門,直接來到了韓小寧的教室門口。

有幾名老師熱情的等候在那裡,當看見韓野明過來的時候,幾名年輕的老師都非常熱情的迎上前去:“韓先生,你來啦!”

楚顏看著韓野明似乎很受這些老師喜歡,她臉色有些不自然。

“這位是……”立即有名老師發現了楚顏的存在。

隻是,楚顏和韓野明都還來不及說什麼,一道小身影衝了過來,開心之極手提包住了楚顏的腿,興奮的喊道:“媽咪,媽咪,你怎麼會來哦?”

四周所有的女性表情都有些石化了。

楚顏彎腰,將兒子緊抱在懷裡,在他的小臉蛋上親了親:“媽咪正好有空,就跟你爹地一起來了。”

“是嗎?那你以後都會有空嗎?我好喜歡你來接我上下學哦!”韓小寧立即抱著楚顏不放手。

“好,以後有時間,我就過來。”楚顏望著兒子那開心的笑臉,心情也很喜悅。

隻要兒子需要她,她就會無比的滿足。

韓野明看著這對緊摟著的母子,薄唇微微一揚:“走吧,回家!”

一家三口,在眾人驚愕之中,離開了學校。

晚餐結束了,喬靈希和厲庭州離開了酒店,往家駛去。

以前和厲庭州在一起的時候,喬靈希總是會提高警惕,所以,和他在一起給她一種時刻都不能放鬆的感覺。

可此刻,厲庭州給了她絕對手安全感和信任感,所以,喬靈希跟他在一起,也越來越放鬆了。

“累嗎?靠著我休息一下吧!”厲庭州側過頭來,幽深的眸子鎖著她的小臉,低聲關切。

“好!”喬靈希像孩子一樣聽話的靠了過去,男人也適時的伸手過來,將她直接往懷裡一摟。

喬靈希原本隻是想靠在他的肩膀上休息的,被他伸手一摟,她整個人就偎依進了他的懷裡,來自男性的強烈氣息,瞬間就籠罩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