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靈希本來就顫瑟不止的心,微微一動,美眸有些慌亂的閃動著。

“你要不要幫我吹啊!”這個男人竟然趁機來捉弄她,令她不知所措。

厲庭州薄唇勾了起來,修長的手指,輕輕的攏入她的濕發中,輕輕拔了拔,這纔拿起吹風機,替她溫柔的吹拭著。

喬靈希緊繃著身子,筆直的站在他的麵前,嬌小纖弱的樣子,和他高大挺拔的身軀形成了顯明的對比。

這也許就是男人和女人最大的區彆了,一個強壯,充滿著侵略性,一個柔弱,讓人想要心疼守護。

這一幅畫麵,很溫馨,令人感動。

長髮吹乾了,垂落在好的肩膀處,還有幾縷調皮的粘在她雪白的臉蛋上。

“謝謝!”喬靈希感激的望了他一眼。

“跟我這麼客氣乾什麼?老公為妻子服務,難道不是應該的嗎?”厲庭州薄唇勾起笑意,手指還有些留戀的撫在她的長髮上麵,這個女人的頭髮很細軟,聽說頭髮細軟的女孩,性格了很好。

喬靈希抿唇笑了起來:“就算是這樣,我還是很感激你啊。”

“好了,去床上休息吧,我也去洗澡了!”厲庭州在她的小臉蛋上輕輕的擰了一下。

她吹彈可破的肌膚,粉粉嫩嫩的,再加上她還有些嬰兒肥的小臉,讓人看著就很想掐一下,看能不能掐了水來。

喬靈希被他這樣一掐,渾身又觸電一般,她羞澀的躺到床上去,裹緊了被子,嘴角卻一直都揚著微笑。

厲庭州洗了澡出來,渾身隻穿著一件睡袍,看見女人安靜的躺在薄被裡麵,以為她睡著了。

厲庭州也很想躺到她的身邊去,可是,他還有一些公事需要處理,所以,他隻能先把工作給做完了,再過來抱她。

“你去哪?”就在他打算輕步出去的時候,躺在床上的喬靈希立即撐坐起來,美眸好奇的望著他問。

“我還有點事情要處理,你先睡!”厲庭州見她似乎還很清醒,不由的輕笑了一聲,隨後,走到她的麵前,彎腰,坐在床邊,幽沉的眸子鎖著她。

喬靈希呆了一下,立即不好意思了起來。

自己怎麼越來越像個小媳婦一樣,竟然都管他睡不睡覺的閒事了。

厲庭州看著她這一副甜美可口的樣子,雖然知道公事要緊,可是,他卻有些移不開眼睛,隻想好好的疼愛她一番再去。

“閉上眼睛!”厲庭州低沉著聲說道。

“乾嘛?”喬靈希美眸還睜大了一些。

“我要吻你!”厲庭州說完後,就不等她有作何的心理準備,薄唇已經蓋了下來,準確的捕捉到她柔嫩的唇片,深深的吮吻著。

喬靈希隻感覺身子立即就不聽使喚的往他懷裡傾了過去。

奇怪了,她變成蛇了嗎?

怎麼身子像冇骨頭似的嬌軟了起來,一點力氣都冇有了,就隻能依靠著他的支撐?

厲庭州感覺到懷裡小女人那沉醉的樣子,他的心情瞬間大好。

他喜歡她這副聽話的樣子。

“嗯!”喬靈希隻感覺身體產生了一種連她自己都害怕的感覺。

就彷彿有什麼東西在撓她的心一樣,像羽毛一般,令她渾身都癢癢的,麻麻的,她失控一般的發出了小貓兒似的聲音。

厲庭州艱難的將她從懷裡扶著坐了起來,聲音沙啞之極,卻也無比的溫柔:“睡吧,做個好夢。”

“等一下!”喬靈希也不知道自己是哪裡來的勇氣,伸手一把就抓住他的大掌。

“怎麼了?”厲庭州有些詫異的望著她問。

喬靈希看著自己那因為捨不得剛纔那種感覺而主動抓握著他的那隻手,被他一問,嚇的她趕緊縮了回來。

“冇……冇什麼!”喬靈希感覺丟臉死了,自己怎麼會有這種慾求不滿的感覺了?

完了,她是不是中毒太深了?

厲庭州見她突然拿了被子,將整個人都藏了起來,微微一怔。

喬靈希有一種想找個地洞鑽進去的羞白感,完了,她剛纔的行為,在厲庭州看來,會不會是一種笑話?

果然,她就聽到了男人低渾的笑聲,似乎也明白了她剛纔那種衝動代表的意思了。

“放心,我很快就會處理完,耐心等著我!”厲庭州說著,就輕拍了拍她的肩膀,起身出去了。

喬靈希渾身僵成了雕塑,果然,那個男人什麼都知道了。

5555,,她不想活了。

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對一個男人表現如此的主動。

她不是這樣的女人,這絕對不是她。

厲庭州心緒翻湧的厲害,剛纔那隻小手緊緊抓住他不放的時候,他內心就像燒了一團火,將他烤的渾身都火熱起來。

之前各種試探,各種期待,終於可以如願以償了嗎?

厲庭州連工作的心思,都差一點冇有了。滿腦子都是她剛纔那一抹急切又渴望的眼神。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喬靈希彷彿在數著自己的心跳聲,節奏那麼快,就像打鼓似的。

完了,她快要沉淪了。

竟然真的因為男人臨走時說的那句話,就耐著性子在等著他進來。

她這是怎麼了?活到二十三歲,第一次竟然會產生這種強烈的渴望。

渴望被他擁抱,她是不是太冇有安全感了?

終於,一個多小時過去了,喬靈希竟然還是一點睡意都冇有,她睜大雙眼,盯著天花板。

這不科學。

明明累的要死了,平常這個時間點,她早就呼呼大睡了。

但為什麼眼皮很沉重,自己卻意誌力頑強的一點也不想睡呢?

她真的在等著他來嗎?

就算等到了他,又能怎麼樣?

要今天晚上,就把該做的,不該做的,統統都做了嗎?

生米煮成熟飯了,他想賴帳都不成?

天啊,她腦子裡都在胡思亂想些什麼啊。

就在喬靈希狠下絕心打算讓自己趕緊睡著的時候,房門,突然被一隻大手推開了。

寂靜的夜,突然因為這個男人的到來,而變的狂熱起來。

喬靈希嚇的趕緊閉上雙眼,她可不敢讓男人知道,她真的那麼聽話的在等著他回來。

厲庭州進來,發現臥室裡的燈火都被關掉了,隻剩下床邊的壁燈還亮著。

這個小女人睡著了嗎?

心底莫名的湧起一抹失落感,厲庭州還指望著她能等自己回來呢。

可現在看來,她好像真的睡著了。

厲庭州去浴室洗了手,然後就翻身躺在床上,側過眸,望著女人側過身來的樣子。

淡淡的光影下麵,她那細小的呼吸聲,令男人的眸色越發的暗淡。

喬靈希緊繃著腦袋,一動也不敢亂動。

“睡了嗎?”突然,耳邊傳來了男人低沉的聲音。

“唔!”喬靈希含糊的應了一聲。

“過來,抱著睡!”厲庭州長臂一伸,輕易的就將她摟到了懷裡安置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