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楚顏還能說什麼呢?

“不必跟我客氣,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韓野明薄唇往上一揚,笑的無比迷人。

一家人?

楚顏的心跳,又莫名的加速了。

她苦等了五年,終於換來了這一句話,她眼眶莫名的一熱,有一種想哭的衝動。

不過,當著兒子的麵,她也不能哭,隻好忍住淚,默默的把他夾來的雞腿給吃掉了。

吃過了晚飯後,楚顏在給韓小寧洗澡。

“媽咪,水都快滿出來啦,你在想什麼呢,想的這麼出神。”韓小寧從門外走進來,就看見水都溢位來了,立即嘿嘿的取笑她。

楚顏驚了一跳,趕緊關了水,低著頭,急急說道:“我在想工作的事情!”

“是嗎?可我剛纔問爹地了,他說你今天把以前的工作都辭掉了呢,以後,爹地會捧你做大明星,媽咪,你是不是在想爹地啊!”韓小寧笑嘻嘻的問道。

“他怎麼什麼都跟你說?這是大人的事情,你還是不要過問。”楚顏皺了眉頭,冇想到韓野明這個父親做的這麼開明,大小事都跟兒子商量,小孩子的接受能力還冇有那麼強大,真擔心兒子會更加早熟。

韓小寧聳聳小戶肩膀:“我喜歡聽你和爹地的事情,你不跟我講,難道還不讓爹地說啊。”

楚顏不由的氣笑,抱過兒子,開始給他解衣釦,讓他坐進去洗澡。

“媽咪,我偷偷問過爹地了,他說他也很喜歡你呢。”韓小寧一雙大眼睛,帶著笑意望著楚顏說道。

“是嗎?”楚顏一下子就羞紅了臉。

“是啊,爹地說,你長的很漂亮,性格又好,很溫柔,就是他想娶的那種女人!”韓小寧直接把韓野明說的話原原本本的講給楚顏聽。

楚顏臉更加的火熱了,這個男人,要不要跟兒子說這麼多?

“好了,以後你不要再亂問他問題了,你是小孩子,就該做小孩子的事情。”楚顏簡直要羞死了。

那個男人會不會懷疑是她指使兒子去問的呢?

小傢夥洗過了澡後,就跑出去了,楚顏也趕緊洗了澡。

出來的時候,她冇有看見兒子在房間裡,於是,她隻好去隔壁的房間裡找兒子。

隔壁的房間冇有關門,楚顏聽到兒子和韓野明的聲音傳出來,韓野明似乎在跟他講故事,小傢夥非常好奇的各種問問題。

楚顏推開了門,輕聲對兒子叫道:“小寧,很晚了,該睡覺了。”

“媽咪,今晚可不可以讓爹地也到我們房間裡去睡?他一個人睡覺好可憐哦!”韓小寧突然一副同情的語氣,懇求的望著楚顏問道。

楚顏腦子轟的一聲,有些空白。

“媽咪,求求你啦,我們班上的小朋友,都是跟爹地媽咪一起睡的,我也想和你們一起睡,好不好?”韓小寧瞬間就擠出眼淚來了,一副可憐樣子。

楚顏還來不及回答,就聽見男人溫柔的聲音響起來:“你是小男子漢,不要哭了,今天晚上,爹地會陪你一起睡的。”

楚顏整個人又是一僵,有些驚愕的望著男人。

誰說要一起睡的啊?

於是,不等楚顏答應,韓野明已經翻身坐床上下來,一身灰質的睡袍,襯著他高大健拔的身軀,猶如慵懶的雄獅一般,雖然看著冇有作何的危險,可是,雄獅的本能就是侵略性極強的,所以,哪怕韓野明

冇有作何的攻擊性,卻也給人一種強烈的壓迫感。楚顏腦子一蒙!

韓小寧腹黑的大眼睛開心的閃動了一下,媽咪不說話,就是答應了嗎?

楚顏呆若木雞的站在臥室門口,就感覺男人已經伸手將兒子抱在懷裡,朝著她的臥室走去。

“哎……”楚顏想要阻攔,卻發現,她的氣勢太弱,人家根本冇把她放在眼裡。

“兒子的願望,我們應該滿足他,不是嗎?”韓野明站在她臥室門口,回過頭來,低沉磁性的嗓音,滿滿的都是父愛。

楚顏就算有一百個理由不想跟他睡同一間房,可是,在他這個理由麵前,那些理由都變的冇有說服力了。

滿足孩子一切願望,是所有為人父母都願意去做的事情。

隻是……

韓小寧立即調皮的朝她眨眨大眼睛,一臉感動之極的表情:“媽咪,謝謝你哦!”

楚顏一對上兒子那狡猾的大眼睛,就知道這個小傢夥在打什麼主意了。

唉,這個兒子到底像誰啊?小小年紀,還真多小聰明。

楚顏隻好認命的回到臥室,就看見父子兩個已經霸占了床的一側。

韓小寧躺在中間,小身子窩在韓野明的懷裡,小腦袋枕著他的手臂,上演了一副父子情深的感人畫麵。

如此溫馨有愛的畫麵,也刺激著楚顏的神經,她做夢都希望看著兒子和他的父親在一起,現在,這就是夢境照進現實了嗎?

楚顏似乎再冇有作何拒絕的心情了,她走過去,拿了兒子的小被子,給他蓋上。

隨後,她也躺了下去。

不過,她卻並不能像兒子一樣,毫無雜唸的迅速入睡。

旁邊躺著的男人,氣勢太過強大,哪怕中間隔著一個兒子,還是影響著她的呼吸節奏。

她仰躺著,一動不敢動,強行閉上雙眼,腦子裡卻是一片的淩亂。

各種畫麵交織在一起,讓她在短短的時間裡,品償著酸甜苦辣的滋味。

韓小寧很快就睡著了,小身子開始不老實的各種翻身了。

韓野明並冇有睡著,他側過身來,麵對著楚顏。

看著女人安靜的樣子,他皺了一下眉。

這個女人睡著了嗎?

他伸手過來,握住她的小手。

卻慘遭她輕輕的一抽,把小手給縮了回去,躲開他。

韓野明這才發現,這個女人其實也冇有睡著,隻是在裝睡。

楚顏剛纔滿腦子都在想著以前和他在一起的事情,所以,當男人的大掌伸過來握住她的手的時候,她嚇了一跳。

“在想什麼?”韓野明啞著聲音問她。

楚顏也裝不下去了,隻好睜開雙眼,在昏暗的光線中,望著他的那一邊。

“冇什麼,早點睡吧,不要吵醒兒子了!”楚顏也壓著聲音輕答。

“我睡不著!”韓野明很直接的說。

楚顏一愣,不由的關心問道:“為什麼睡不著,這麼晚了。”

“我五年前出了車禍後,就患了一段時間的睡眠障礙,病情雖然好轉了,但是,我還是經常性會失眠。”韓野明低著聲音聊了起來。

楚顏美眸微愕,冇想到他除了失憶了,竟然還患了這麼痛苦的病情。

心,莫名的一滯,微疼。

“那你找醫生看過了嗎?”楚顏突然很同情他。

“看了很多醫生,都說我這是心理原因,不是吃藥就能好的!”韓野明低聲說道。

“那你該去看心理醫生,也許能幫助到你!”楚顏又是一驚,那種心疼的感覺,也更加的強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