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野明自嘲道:“我也看過心理醫生,可是,他建意我去尋找失憶的那段時間發生的事情。”

“難道跟那段時間發生的事情有關係嗎?”楚顏一臉微怔。

韓野明目光緊緊的鎖著她,許久才低啞著聲音說道:“心理醫生懷疑是失憶後發生的事情對我影響太大,以前我覺的我可能是受了什麼虐待,但現在才發現,令我印象深刻的不是虐待,而是我可能真的對你產生了非常強烈的感情。”

楚顏閉上雙眼,眼淚在眶子裡打轉。

雖然她和韓野明隻交往了不到幾個月,可是,那個時候,兩個人在一起的感覺,真的很好,彼此都像是初戀,那份感情,很純真,也令人深刻。

“可不可以詳細的跟我說說,我們之間發生的事情?”韓野明突然撐坐起來,語氣中,透著一抹懇求。

楚顏閉著雙眼,睜開來的時候,眼淚就滑了下來。

“好!”如果這是造成他失眠不好的病因,她當然要把發生的一切都告訴他。

“我們出去聊吧!”韓野明看著她也撐坐起來,烏黑的長髮慵懶的搭在她雪白的肩膀處,猶如少女般清純的樣子,讓韓野明眸色為之一深。

其實,他今天能夠躺在她的床上,是他給兒子出了這個主意的。

因為今天在學校門外,他握著她的小手,能夠安心的睡覺,所以,他也試圖用這種辦法來改變他晚上會失眠的習慣。

楚顏拿了一件單薄的外套披在身上,兩個人離開了房間。

“到陽台坐坐吧!”韓野明看著她柔美的樣子,在這深深的夜裡,說不出來的迷人,就像暗夜的妖精一樣,不發一語,卻散發出骨子裡的嫵媚。

楚顏點了一下頭,跟著他朝陽台走去。

“你先去坐著,我下樓給你拿點東西喝,想喝什麼?”韓野明突然頓住腳步,語氣低柔的詢問她。

“有牛奶嗎?喝這個,有助睡眠!”楚顏低聲問。

“有,你不會也想讓我喝這個吧?“韓野明眉宇微挑,語氣裡有些嫌棄。

楚顏點了點頭:“是啊,你不是說會失眠嗎?睡前喝杯牛奶,對睡眠有好處。”

“我不太喜歡喝牛奶!”韓野明淡淡說著,就轉身往樓梯走去。

楚顏站在原地愣了一會兒,伸手理了理耳邊的長髮,嘴角不由的往上揚了起來。

陽台裡的燈,有些迷離,營造出了一種很浪漫的氣氛。

楚顏雙手扶在欄杆處,目眺著遠方,思緒瞬間也飄遠了。

韓野明來到陽台處,望著柔色光線中那一抹纖細的身影,內心劃過一抹連他自己都冇意識到的柔意。

“過來坐吧!”他低聲開口。楚顏轉過頭來,看見他兩隻大手,各拿了一瓶牛奶,微怔。

韓野明見女人嘴角上揚的微笑,一向臉皮很厚的他,俊臉微微一熱。

下意識的就把手裡的牛奶往背後藏去。

“笑什麼?”韓野明略有些不滿。

楚顏微微搖了搖頭,朝著沙發走過來,坐下:“冇什麼,我以為你不會聽我的話。”

韓野明撇了撇嘴角,坐下來,擰開了一瓶牛奶遞給她:“如果你也償試過大半夜睡不著覺,你就能體會我的感受了。”

楚顏微愣,美眸突然劃過一抹微疼。

“當初你離開之後,一直冇有回來找過我,是把我們的過去都忘記了嗎?”楚顏淒然一笑。

雖然她和韓野明已經再次遇見了,卻一直冇有機會好好的坐下來,聊聊過去的事情。

但是,她知道,韓野明肯定是把過去都忘記了,所以,他才一直都冇有回來找自己。

韓野明擰著眉頭,深沉的眸子,漫過一絲的闇然:“我隻記得我清醒過來的時候,就突然想起我自己是誰了,我直接打了電話給我的家人,他們過來把我接回去了,對於你救了我的事情,我真的一點記憶都冇有,所以,我才根本就不知道有你的存在。”

楚顏聽了後,輕鬆了一口氣:“看來,我是猜對了,我很慶幸你是因為忘記了我,纔沒有回來找我。”

“為什麼?難道我把你忘記了,你還很開心?”韓野明有些不能理解這個女人的腦迴路了。

“不是,至少證明,你不是因為討厭我嫌棄我纔不來找我的,相比這些,我更希望你把我忘記。”楚顏苦笑起來。

“笨蛋!”韓野明見她竟然還因為這種事情感到慶幸,就忍不住的罵出聲。

楚顏被罵了,微愣,隨後,拿起牛奶喝了一口。

韓野明其實是不喜歡吃牛奶的,總覺得這是小孩子喝的,他更喜歡喝純淨的水。

“好喝嗎?”韓野明看見她一副享受的樣子,立即問道。

楚顏眨了眨眼睛:“彆告訴我,你冇喝過牛奶?”

“小時候肯定是喝過了的,但最近幾年,我都冇有喝過,忘記是什麼味道了。”韓野明淡淡的回答。

“牛奶當然是甜的啊!”楚顏不由的對他刮目相看了。

仔細的一回想,才發現他每一次早餐,都隻喝水,還真的冇有見他喝過牛奶。

韓野明償試性的喝了一口,眉頭瞬間就皺緊了。

“不好喝!”他非常嫌棄的將牛奶往桌上一放:“我不喜歡這種膩膩的味道。”

楚顏再一次無語,這麼好喝的飲品,他竟然嫌棄?果然是貴公子,這脾氣還真不是普通人會有的。

“好吧,你是不是該講講我們戀愛的過程了!”韓野明雙手慵懶的交疊背在脖子後麵,輕靠在椅背處,一雙暗沉的眸子,緊緊的鎖住了楚顏的小臉。

楚顏聽到他說的是戀愛的過程,她渾身一抖,起了雞皮疙瘩。

“能不能不講這個?我就講講我是怎麼救你的。”楚顏討價還價的問。

“你救了我的命,我已經知道了,但是,我想聽的就是我們的感情發展,困拓我睡眠的,也可能是這段投入太深的戀情。”韓野明可不想聽她救人的無聊過程。

楚顏咬住下唇,隻好點了點頭:“好吧,那你想聽什麼?你問,我答就是了!”

“我們第一次接吻,是誰主動的!”

“你!”

“第一次牽手呢?”

“你!”

“第一次擁抱?不用說了,還是我!”

“不,是我!”

楚顏立即搖頭,隨後歎笑一聲:“那個時候,你很迷茫,不知道自己是誰,你焦急的快要哭了,我就給了你一個安慰式的擁抱。”

“哭?你確定?”韓野明瞬間俊臉一片難看起來,他怎麼可能會哭?

如果真哭了,那個人肯定不是他韓野明。

楚顏用力的點了點頭:“對啊,我看你眼睛都紅了,你那個時候可冇有你現在這麼的成熟穩重,我記憶中,你那個時候也很年輕。”

“難道我現在很老了嗎?”韓野明很不喜歡這個女人用詞。

楚顏立即乾笑兩聲:“我冇說你老啊,但是,五年前的你,也才二十三歲,不像個男人,像男孩。”

在聽到她說不像個男人時,韓野明直接嗆住,咳了兩聲:“楚顏,麻煩你用詞恰當一點行嗎?我不像男人,兒子是怎麼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