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幫我挑吧,我很少買衣服,所以不知道自己該穿什麼好看!”喬靈希直接坐到他的身邊去。“你們女人不都是喜歡享受購物過程嗎你到底是不是女人”厲庭州真的很懷疑她了。喬靈希臉蛋被他說的一紅,她有些生氣道∶“不是你要給我買東西嗎我又冇說要買!”

厲庭州真的冇有見過比她還懶的女人了,都說女人天生愛逛街購物,逛上一整天都不嫌累,可為什麼這個女人竟然要他替她挑選厲庭州還從來冇有幫女人買過東西,但今天,顯然又要破例了。

"好吧,你等著!"厲庭州堂堂厲氏大總裁,此刻直接上手給她挑衣服了。

不過,他朝著一排一排的衣架走過去,他看上哪一件,就直接點,等到他走完一圈後,衣服已經堆砌如小山了。

"把這些都打包!"厲庭州對跟在身後付款的周延說道。

周延趕緊點著頭,然後讓導購員趕緊結帳付款。

因為厲庭州又拽著喬靈希往旁邊那家店去了。

喬靈希側過頭看著厲庭州緊繃著的臉色,她不由的開口問道∶"你是不是生氣了"

"彆的女人,我送東西,她們都會視之如寶,為什麼我剛纔給你挑了那麼多的衣服,你臉上一個笑容都冇有"厲庭州冷若冰霜的問。

喬靈希立即笑了起來∶"那我現在笑給你看,遲了嗎"

厲庭州看著她古靈精怪的樣子,那狡黠的眼睛佈滿了笑意,令他想生氣,竟然氣不起來了。

厲庭州看著她這故意捉弄他的語氣,突然也生出了捉弄她的心情。

於是,他直接把她往旁邊走廊的牆壁處一推,喬靈希後背撞在了堅實的牆壁處,下一秒,男人健碩的胸膛就壓了過來。

將嬌小纖弱的她困在他的胸膛和牆壁中間,她呼吸瞬間就停滯了。

“你…你乾什麼?”喬靈希嚇的小臉都慘白了起來,她冇想到這個男人會突然做出這種曖昧的舉動。

“你說,我都送了你這麼多的東西,你是不是該報答我?”厲庭州故意讓自己的聲音低啞下去,帶著蠱惑人心的魅力,勾挑著喬靈希柔嫩潔白的耳朵。

果然,喬靈希的耳根子一下子就燙的通紅起來,她惱羞成怒的將雙手抵在胸前,想要將他推開。

可惜,男人結實的身軀,就宛如銅牆鐵壁似的,任她怎麼使力,就是推不動分毫,不僅如此,在她掙紮抗拒之下,男人還有意無意的往身軀靠的更近,壓迫的更貼切了。

“我冇讓你送,厲庭州,你放開我!”喬靈希立即抬頭瞪住他,這個男人簡直可笑極了,她求他送了嗎?

明明就是他要送的,她隻是冇有拒絕而於,憑什麼就要報答他了?

厲庭州居高臨下的看著縮顫在他懷裡的小女人,近距離看她,才發現她的皮膚竟然如此柔嫩白晰,吹彈可破,就像最美的玉似的。

此刻,白裡透紅的樣子,簡直就是最迷人的小妖精。

厲庭州一時之間,竟有些失神。

直到喬靈希轉過頭,對著他的一隻手臂狠狠的咬下去,他這才吃痛的反映過來,立即往後退開一步,俊臉黑沉如鐵,語氣更加惱火:“你竟然敢咬我?”

喬靈希氣喘息息的怒瞪著他:“誰讓你對我不敬?”

厲庭州冷哼出聲:“我不過是跟你開個玩笑而於,你這麼容易就當真了?”

“開玩笑也該有一個度吧,你剛纔明明就是耍流氓的行為,我冇有踢你兩腳,就算不錯了。”喬靈希毫無懼畏的反駁回去。

厲庭州將襯衫往上提了一下,就看到被她咬出的一排細密的牙印,雖然冇有出血,但也疼的令人記憶猶深。

“你真以為我對你感興趣嗎?”厲庭州一聲譏屑。

喬靈希氣怒的說道:“既然冇興趣,那就請你以後不要再開這種玩笑。”

“不會了!”厲庭州很肯定的說,喬靈希這才暗鬆了一口氣。

剛纔她也是氣極了,所以纔會咬他的。

“冇咬出血吧!”喬靈希突然開口問。

厲庭州淡淡道:“你還會關心我嗎?”

“你以後還是不要跟我亂開玩笑了,我這個人脾氣有些爆,我也不知道會做出什麼過激的反映。”喬靈希好心好意的提醒他。

“冇看出來,你文文弱弱的,性子這麼烈!”厲庭州心情稍稍好一些了,因為這個女人還知道反省自己的錯誤。

喬靈希自嘲的笑了一聲。

“前麵有珠寶店,我們進去看看!”厲庭州不去牽她的手了,兩個人一前一後的走了進去。喬靈希看著玻璃櫃下麵放著的閃亮珠寶,不心動那是假的,女人天生就抵抗不了這種閃閃發亮的東西,她眨著眼睛,不停的看了過去。

“看上哪條了嗎?”厲庭州見她這一次好像比較積極了,於是問道。

喬靈希搖搖頭:“冇有,哪條都好看!看的我眼花繚亂的!”

“那就把這一排櫃子裡的東西都買回去,你慢慢看!”厲庭州的一句話,瞬間引爆全場,所有導購員和客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們兩個人的身上了。

喬靈希一臉訝然的望著厲庭州。

厲庭州卻對著風風火火趕過來的唐帥說道:“把這一排櫃子裡的珠寶都打包!”

唐帥還來不及喘口氣,就又被大少爺的這個決定給急的滿頭大汗,隻剩下點頭說好的份了。

喬靈希還從來冇有見過這樣買東西的人,以前喬家也有錢,可是,父親也冇這樣給她豪氣的買過東西啊。

果然,有錢人的世界,她們理解不了。

“行了,珠寶和衣服都買了,我們走吧!”

“還有鞋子,包包!”厲庭州卻淡淡說道。

“時間不夠了,四點我就要去接孩子!”喬靈希趕緊挑了一個理由說道。

跟他一起來購物,簡直膽戰心驚的。

厲庭州抬起手腕看錶,果然,時間不多了。

“那我讓人打包送到家裡去,今天就到此為止吧!”厲庭州說完後,打了一個響指,身後保鏢趕緊過來請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