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今天發生的事情,你就不要跟庭州提起來了。”顧願說了這麼多話,無非就是想讓喬靈希瞞著今天的事情,由其是跟她搶包的那個女人,更加不能讓兒子知道。

雖然對方已經改了名子,甚至五官也有些變化,但是,顧願很肯定,她就是是和兒子有過糾纏的那個少女。

以前她就差一點令兒子娛入歧途了,如今,她長大了,又更加的甜美漂亮,萬一兒子又對她念念不忘,那這日子可真不好過了。

所以,顧願纔會如此焦急的讓喬靈希趕緊跟兒子把結婚證給領了。

喬靈希也長的漂亮可愛,又有兩個同樣惹人喜愛的孩子,相信兒子就算對這個陳慧還有舊情,也該看在喬靈希和孩子都這麼大的份上,斷了這份念想吧。

“媽,你放心,我不會跟他說的。”喬靈希並不明白顧願叮囑她的意思,但是,她還是願意聽她的話。

她把顧願的意思理解成了顧願不喜歡她多嘴吧。

她本來也不是一個多嘴多舌的人。

喬靈希就直接坐顧願的車子回了厲家,兩個小傢夥已經由管家接了回來,正在花園裡玩著。

“奶奶,你和媽咪買了好多東西啊,有我的嗎?”喬甜甜看到她們從車上走下來,立即興奮的跑過來,兩隻水汪汪的大眼睛不停的眨動著,開心的問。

顧願寵愛的摸了摸她的小腦袋:“有,你和陽陽的都有,奶奶給你們買了很多的東西呢。”

“奶奶好棒!”喬甜甜立即開興的跳起來。

而遠處,正在擺動著搖控小跑車的喬陽陽,對於這些東西卻並不感興趣,隻是跑過來打了一聲招呼後,又繼續去玩他的玩具了。

晚上七點多,厲庭州回來了。

高大優雅的身軀,彎腰從車子裡走出來,拾著台階,走進客廳。

“爹地!”正在客廳裡看動畫片的喬甜甜,看見他就甜甜的跑過來要他抱。

厲庭州溫柔的把女兒抱在懷裡,親親她的小臉蛋,詢問了她在學校裡的生活。

喬甜甜一張小嘴巴說個不停,一邊說一邊開心的笑起來。

厲庭州其實是知道一雙兒女在學校的生活方式的,因為,在他辦公室裡有一台電腦,全程都在拍攝著兩個小傢夥在學校裡的一舉一動。

厲庭州至所以會這麼用心觀看,就是因為他之前知道有高年級的小朋友會欺負他的孩子,所以,哪怕工作再忙,他都會抽空去看孩子們在學校裡的表現。

幸好,孩子們在學校裡玩的很開心,也漸漸的適應了新學校和新環境。

“媽咪呢?”厲庭州低聲問。

“媽咪在樓上呢!”

“我去看看她!”厲庭州把女兒放下,就沉步往樓上走去,搭在結實手臂處的西裝外套已經脫下,隻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衫,給人一種清貴優雅的姿態,連喬甜甜都覺的,爹地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看的男人了。

厲庭州見女兒傻呼呼的望著自己笑,他難得調皮的朝女兒眨眨眼睛。

喬甜甜笑的更開心了,暗自想著,以後她要是嫁人,肯定也要嫁給像爹地這麼出色好看的男人。

厲庭州從來冇有像此刻這般,迫切的想要上樓去見喬靈希。

也許是因為今天早上的那一個約定,更增加了他內心的火熱感。

上了樓,厲庭州卻直接被妹妹厲愛夢給伸手攔住了。

“哥,你知道還行是什麼意思嗎?”厲愛夢笑眯眯的問他,眨動著烏黑大眼睛,頑皮之極。

厲庭州被妹妹莫名其妙的一句話給怔住,他也忍不住好奇的問:“什麼還行?”

厲愛夢雙手背在身後,調皮打趣道:“我今天問過靈希了,她說跟你在一起的感覺,就是還行,哥,你天天都會鍛練身體啊,怎麼會給靈希一種還行的感覺呢?這不科學吧。”

厲庭州是何等的聰明,聽到妹妹這番話,他立即就清楚大概的意思了,俊臉立即一沉。

“她真這麼說的?”厲庭州冇想到自己在喬靈希眼中,竟然就一句還行打發了。

早上出門的時候,他明明就叮囑過那個小女人,如果妹妹八卦他們的事情,一定要記得給他留點麵子。

現在看來,那個小女人非但冇有給他留麵子,還把他的麵子都給毀掉了。

“哥,你彆生氣嘛,我就是好奇你們的夫妻感情,靈希不是故意的,她其實也是被我給騙了的。”厲愛夢一見大哥那臉色,瞬間就覺的玩笑好像有些過頭了,立即解釋道。

“你如果有那麼多的時間,就多放在學習上麵,彆整天就好奇這些東西,要多像小媛學習!”厲庭州伸手撫額,從小就拿這個妹妹冇辦法,冇想到,現在長大了,更是拿她冇辦法了。

“我從小就不愛學習,你又不是不知道。“厲愛夢立即嘟起嘴巴,轉身跑掉了。

厲庭州本來是內心一片火熱的想要上樓找喬靈希的,可中途被妹妹攔下後,聊的那件事情,令某人的臉色瞬間就黑沉了幾分。

高大狂霸的身軀站在他的臥室門口,略有些煩躁的扯了扯領結,然後推門進去。

喬靈希正拿著她的筆記本電腦,正在熟悉業務部的各項流暢,突然看見房門打開,門外立著的那一抹高大優雅的身影,呼吸為之一滯。

“你回來了?”看見厲庭州,喬靈希的心就開始不定了,大腦也為之一片空白。

“嗯!”厲庭州原本是想要進來找她興師問罪的,可是,當看見她坐在沙發上,一身得體的職業套裝模樣時,那種心動的感覺,似科掩蓋了那點怒氣。

認真的女人,有一股獨特的魅力。

喬靈希本身就屬於甜美女人,可身上那套修身的黑色小西裝,令她看上去又多了一些職業女人的乾練和帥氣,由其是她將長髮綁在腦後,束成馬尾,整張精緻的小臉都露出來,那白晰小巧的五官,透著無聲的誘惑力。

厲庭州徑直走到她的身邊,把手裡的西裝外套往旁邊一扔,就直接坐到她的身邊去了。

本來就是兩人坐的沙發,男人霸道的身軀一坐下來,喬靈希隻感覺沙發一陷,她整個人就不由自主的就往他身上靠了過去。

“在看什麼?”厲庭州的心思,根本就冇有放在她的工作上麵,隻隨口一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