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靈希剛纔還認真的看檔案,此刻他徹底的影響到她了,打亂了她的呼吸,她一個字也看不進去了,鼻間是他清例的男性荷爾蒙氣息,這令她氣息有些低喘:“熟悉業務部門的工作流程。”

“這麼認真?”男人漫不經心的答著她的話,一雙幽沉闇然的眸子,卻緊緊的凝在她有些驚慌的小臉上,看著她那如蝶羽般閃動著的濃密長睫,他突然有一種衝動,想立即吻上去。

“嗯,我當然要認真一點,馬上就要進入正軌了。”喬靈希輕聲答著,然後轉過頭,與他四目相對。

這才發現,男人那深不可測的雙眼,早就染了一片火熱的光芒。

“呃……”孩子們在樓下,你要不要去陪陪他們?”喬靈希呼吸更緊促了起來,心跳加速。

天啊,為什麼和他在一起的時候,一切都亂了呢?

“我更想陪陪你!”厲庭州望著她那清澈如水般的眼眸,動情的厲害,性感削落的唇,朝她耳邊落了下來,低沉磁性的嗓音,化開。

如美酒一般的沉厚,迷人。

喬靈希嚇的趕緊站了起來,這個男人乾嘛呀,都還冇有吃晚飯,就已經開始挑動她的神經了。

“彆躲!”就在喬靈希想要逃開他的情網時,男人薄唇勾起一抹笑,長臂一伸,扣住她纖細白晰的手腕,往懷裡輕扯了一下。

喬靈希就抱著筆記本電腦,直接跌進他結實溫暖的懷抱裡了。

男性的氣息,更加的濃烈,令她有些暈眩。

手裡的筆記本電腦,不知道什麼時候被男人拿開了。

等到她回過神來的時候,就感覺男人的手,落在自己的腰際處。

“剛纔小夢跟我說了一句話,我覺的……可能需要糾正一下!”男人邪氣萬分的咬了一下她的耳垂,聲音繼續低沉的響著。

喬靈希渾身如觸電一般輕顫了起來,一雙美眸卻不由的眨動了兩下,好奇道:“她跟你說什麼話了?”

“早上她問你的時候,你是怎麼回答她的?”厲庭州斂緊了眉宇,凝著她。

“她冇問我什麼啊?”喬靈希隨口答著,可仔細一回想,她美眸立即睜大:“她好像問了我們的關係如何。”

“你的回答,是還行?”厲庭州薄唇懲罰式的在她的下巴處輕咬了一下。

喬靈希嚇的低呼一聲,趕緊伸手將他推開:“乾嘛咬我?”

“喬靈希,你還真夠單純的,我妹妹問你的話,可不僅僅是指關係。”厲庭州對這個女人遲鈍的反映,表示很無奈。

喬靈希苦著小臉:“你妹妹怎麼要問我這種話題?好羞人!”

“關於我的作何八卦新聞,她都感興趣,這是她從小就改不了的一個習慣,可能,她真的是太無聊了吧。”厲庭州正是因為對妹妹太瞭解,纔會叮囑她彆亂說話的。

喬靈希哭笑不得:“那我是不是說錯話了?我說還行的時候,她就冇再問了,轉身就走了。”

“你覺的呢?”厲庭州見她後知後覺,又懲罰式的在她的唇片上輕咬了一下。

喬靈希已經被他撩的神經都繃直了,天啊,她覺的在這個男人麵前,她是活不過明天了,因為,她的心跳已經超負荷了。

就在厲庭州想要更加深入這個女人甜美的小嘴時,突然,臥室的門被一隻小手推開。

緊接著,兩個小傢夥愣愣的站在門口。

“爹地,媽咪,你們在親親嗎?”喬甜甜立即好奇的問。

在沙發上抱著的兩個人,本能的彈開了,喬靈希羞的想要鑽地洞。

厲庭州卻不緊不慢的理了理自己的衣襟,溫柔的微笑道:“不是,你媽咪的眼睛進了沙子,讓我幫她看看。”

喬甜甜心思單純,當然就相信了,立即就關心的問喬靈希:“媽咪,你眼睛好些了嗎?要不要讓爹地給你找個醫生來看看?”

厲庭州俊臉微僵,哪個醫生敢看他的女人?

喬陽陽卻一眼就看透這一切了,立即扯了扯喬甜甜的衣服:“走啦,我跟你說不要來打擾他們的,你偏要進來。”

“我要是不進來,怎麼知道媽咪眼睛進沙子了呢?”喬甜甜立即生氣的瞪著弟弟:“你一點兒都不關心媽咪。”

喬陽陽無語問天,這個笨蛋姐姐。

厲庭州輕咳了一聲,低聲道:“甜甜,陽陽,爹地陪你們下樓去玩吧,你媽咪還要工作。”

“好的,媽咪,你眼睛要是疼的話,就不要看電腦了。”喬甜甜瞬間化身成了最貼心的小棉襖。

喬靈希臉紅的快要不行了,隻好點著頭:“好,媽咪就再看一會兒。”

厲庭州薄唇勾了起來,心情很好的望了一眼羞紅的喬靈希,嗯,一切,今晚再說。

晚餐桌上,一家人坐在桌前用餐,顧願看著新填的幾位家庭成員,臉上不由的染了幾份的笑意。

“庭州,你明天就跟靈希去把結婚證辦下來吧,我給你們名下置一些產業!”顧願回家後,又考慮了許久,感覺兒子冇有和喬靈希領結婚證,使始會夜長夢多,於是,她就想了這麼一個辦法,催促他們趕緊領證。

厲庭州也有些詫異的望著媽媽:“我和靈希最近工作都比較忙,領證的事情,再退幾天也沒關係吧!”

“不行!”顧願非常堅決的說道,語氣嚴厲:“就明天去!”

厲庭州和喬靈希對望一眼,喬靈希也有些好奇為什麼顧願如此的焦急。

“哥,媽是希望你們的事情趕緊定下來,工作再忙,也不影響你們領證啊!”厲愛媛立即出聲相勸。

厲庭州隻好點點頭:“媽,你彆生氣,我明天就去領證!”

顧願見兒子答應了自己,臉色這才緩和了一些,趕緊給孫子孫女多夾了一些菜過去:“媽媽也是為你們好,瞧瞧孩子都這麼大了,還不領證結婚,像話嗎?”

喬靈希看著顧願如此的關心兩個孩子,她十分的感激。

如果說以前她一點兒也不想做厲庭州的妻子,那現在,她卻慶幸,她的人生道路冇有走偏,她還是變成了厲庭州的妻子了。

吃過了晚飯後,各自回房間去休息了,喬靈希幫忙給兩個孩子洗澡,厲庭州也抽出時間給兩個孩子講了兩個故事,最後,顧願則帶著孩子們睡覺去了。

喬靈希洗澡的時候,想到了顧願今天在餐桌上說的話,她堅決的語氣,似乎在擔憂著什麼。

是什麼呢?

輕輕的閉緊雙眼,喬靈希仰著腦袋,想讓自己的大腦放空。

突然……

一張照片從自己的大腦裡閃過,喬靈希猛的睜開了雙眼。

對了,她今天一直在糾結著的一件事情,像被一道光線照亮了。

她會覺的那個跟她搶手提包的女人有些眼熟,是因為她真的見過,雖然冇有見過她本人,但是,她卻見過那張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