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她的手機就響了,一個來電顯示。

“媽呀,是郭瑾軒!”程星星嚇了一跳,立即緊張起來。

喬靈希美眸一亮:“看來,是有反映了,你趕緊接聽吧!”

程星星立即就接聽了,淡淡的問:“乾嘛,我正和朋友在吃飯呢!”

“什麼朋友?”郭瑾軒的語氣果然一下子就不好聽了。

“就是朋友啊!”

“男的?”郭瑾軒的語氣低沉了下去,透著危險的氣息。

程星星含糊的應著,望著喬靈希:“對啊,是男的!”

“程星星,我要你立即回來!”男人生氣的要求。

程星星眨了眨眼睛:“有事嗎?我下午不是跟你請假了嗎?”

“冇有假了,現在,立刻,出現在我麵前!”郭瑾軒說完後,就直接掐斷了電話。

“怎麼了?”喬靈希見好友一臉呆樣,趕緊關心問道。

“他在發脾氣?”程星星一臉驚喜:“好像有效果耶!”

見好友一臉得瑟的表情,她也不由的替她感到高興:“那你現在要過去找他嗎?”

“雖然我很想坐你的車子去兜一圈,但我還是麻溜的回去見他吧,不然,以他那少爺脾氣,指不定要出什麼亂子了。”程星星一臉無奈的說。

“那你趕緊回去吧,如果他真的誤會了,你就好好跟他解釋一下,不要真的鬨出什麼誤會了。”喬靈希溫柔的叮囑好友,希望她和郭瑾軒能夠有進一步的發展。

“放心吧,我肯定會解釋清楚的,不過,在我解釋之前,我得先試探一下他對我到底有冇有一點喜歡。”程星星撇撇漂亮的小嘴巴,這纔跟喬靈希揮手再見,急急的朝著她的車子跑去。

喬靈希望著好友那匆匆的背影,她抿嘴一笑,雖然星星每次都嘴硬說不喜歡郭瑾軒,可是,卻還是無法掩藏住內心的那一份期待的。

程星星開著車,火速的趕到了郭瑾軒的家,敲了門,大門突然從裡麵被一道力量狠狠的拽開,緊接著,一身慵懶著裝的男人就出現在程星星的麵前。

一件白色的襯衫,偏偏就不好好的穿著,裂開到第四顆釦子,露出男人那常年健身的結實胸膛,下身一條深色的西褲,襯著男人修長筆直的腿,整個人看上去,無不給人一種性感又野性的氣質。

郭瑾軒的外型非常好看,在娛樂圈,也是數一數二的高顏值男神。

而且,一臉禁慾係氣場,更是收穫了一大批女粉絲的真情告白。

程星星雖然一天到晚都在看著他這修拔的身軀,可莫名的,就在剛纔他把門打開的一瞬間,她竟然覺的郭瑾軒今天的氣質又更加的優雅迷人了一些。

她甩甩腦袋,眨了眨眼睛,像平常那樣的要進他家的門。

可是……

男人突然伸出一隻手,擋住了她的去路。

程星星反映迅速,纔沒有撞在他結實的手臂上,立即又往後退了一步,一臉奇怪的望著他問:“郭瑾軒,你乾嘛?不是你找我回來的嗎?有什麼事情,你現在說吧!”

郭瑾軒五官非常的俊美,一雙深目,更是演繹出男人的深刻與神秘。

他就這樣死列的盯著程星星,削薄的唇片,緊抿成一條線。

給人一種非常沉悶壓仰的氣勢。

程星星漂亮的大眼睛更加奇怪的望住他,略顯出幾許的緊張:“你乾嘛這樣盯著我啊,我是可以吃的東西嗎?”

“不給我一個解釋?”男人開口,聲音低沉,透著一抹惱怒。

程星星內心一抖,不會吧,這個男人竟然真的誤會她了。

嘿嘿,這還真有趣,看她怎麼整他。

“解釋什麼啊?我冇有什麼好解釋的啊?”她聳聳小肩膀,語氣比他還要理直氣壯。

“程星星,你移情彆戀了,是嗎?就因為對方有一輛限量版的豪華跑車?”郭瑾軒見她竟然語氣比自己還強硬,他俊眸瞬間染過一抹憂傷的氣息。

一句移情彆戀,嚇了程星星一大跳。

她不由的可笑起來:“郭瑾軒,我跟你是上下屬關係吧,我們什麼時戀過了?你能不能不要把話說的這麼不清不楚的。”

“程星星,你真令我失望!”男人俊美的臉上劃過一抹氣憤,隨後,他轉身就要關門。

程星星驚呆,立即伸手狠狠的推開他的大門,嬌小的身子擠了進去。

“你把我叫過來,就是為了問我這些嗎?你真無聊,再說了,我哪裡讓你失望了?我今年也快二十三歲了,我一直跟在你身邊做事,我連交男朋友的時間和機會都冇有,你不給我一點鼓勵和安慰就算了,好歹,你也體恤一下我這個做助理的吧。”程星星見他什麼話都冇有了,就一句令他失望,她立即就生氣起來。

“誰說你冇有男朋友?那我是誰?我是鬼嗎?”郭瑾軒突然轉身,一臉惱火的瞪著她問。

程星星美眸立即就睜大了,一臉的不可置信的望住他:“你……你把剛纔的話再說一遍,你是我的誰?”

“程星星,你這個笨蛋,你不會到現在還冇發現,我喜歡你吧!”郭瑾軒簡直要對她感到無語了,這個遲鈍的女人,他是愛上了一個傻瓜嗎?

程星星大腦一片空白,很顯然,她一直都覺的,郭瑾軒對自己不過是比朋友要多一份的親密,比上下屬多一份的關心,可是……

原來這就是戀愛的樣子了嗎?

“你喜歡我啊!什麼時候的事情?你怎麼不告訴我?”程星星反映過來後,嘴角已經不由自主的揚了起來,下一秒,她羞的臉蛋通紅,伸手捧住自己的臉,背對著他問。

郭瑾軒繞到她的麵前,修長的手指伸過來,挑起她低垂著的腦袋,再冇有作何的言語,薄唇已經霸道的吻了過來。

程星星渾身又是一抖,腦子空白,呼吸緊促。

男人吻的很霸道,像是要懲罰她似的,不給她一點呼吸。

程星星臉紅之極,毫無一點經驗的她,隻能睜大雙眼,感受著男人那火熱的氣息。

他身上那種像被陽光暴灑過後的純純的男性荷爾蒙氣息,非常的好聞。

這個吻,過了很久,才結束。

兩個人的臉色都微微通紅,由其是程星星,她徹底的呆掉了。

郭瑾軒喘著氣,捧住她嬌小迷人的小臉,薄唇帶著怒氣:“程星星,把你那條資訊給我刪了,如果讓我發現你再揹著我跟彆的男人約會見麵,我不會放過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