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唐帥過來!”

唐帥正在揮汗如雨的結帳呢,聽到厲庭州的吩咐,急步走過來問:“少爺,怎麼了?”

“你挑幾個女性專用品牌的鞋子和包包,讓他們把今年所有新款都送到家裡去。”

唐帥趕緊點頭示意:“好的,少爺,你放心,我一定讓他們送過去的。”

厲庭州這才牽了喬靈希的小手,往電梯處走去。

一天之內,喬靈希對這個厲庭州又有了更深的瞭解了,心想著,以後不能跟他出來逛街了,萬一他把整個商場給買回去了,她會不會被冠上敗家孃兒們的稱呼呢?

喬靈希坐著厲庭州的車,到達了學校的門口。

“你彆下車,我去接孩子們過來!”喬靈希真的不想引起轟動。

厲庭州點了點頭,坐在車內,目光卻盯著女人的身影看。

喬靈希擁有一雙非常迷人修長的腿,而且,腿型巨好,哪怕她此刻穿著牛仔褲,也依舊能夠將她那完美之極的腿型修襯出來。

厲庭州目光又不由自主的深邃了幾許。

喬靈希在門口接到了孩子們,兩個小傢夥臉蛋兒都紅撲撲的,可能是剛剛在學校裡運動完出來的。

喬靈希心疼的替女兒擦了擦額頭處的汗意,溫柔的問道:“今天在學校表現好嗎?”

喬甜甜立即大聲回答:“好呀,老師還給我們獎勵了小紅花呢。”

喬靈希開心的揚起了嘴角,一隻手牽著一個,邊走邊問孩子們在學校裡都學過了什麼,臉上笑容溫柔,充滿著母愛的天性。

厲庭州目光透過玻璃窗,看著女人那笑靨如花的樣子,那種溫柔的感覺,是發自內心的,所以,給人一種毫不嬌作的感覺。

原來,她在孩子們麵前,是這般模樣。

喬靈希領著兩個孩子快走到車子旁邊的時候,她趕緊蹲下來說道:“甜甜、陽陽,媽咪跟叔叔一塊兒來的,一會兒上了車,你們一定要喊人知道嗎?”兩個小傢夥立即就瞪圓了大眼睛,尤其是喬陽陽,他突然伸手抱住了喬靈希的脖子,靠在她的肩膀處說道:“媽咪,你這麼快就跟這位叔叔如此親近了嗎?”

喬靈希聽出了兒子那有些不開心的情緒,她內心震盪了一下,趕緊將兒子的小手拉開,望著他的小表情問:“陽陽,你怎麼了?媽咪跟叔叔關係好,你們不開心嗎?”

喬甜甜立即點頭:“開心呀,媽咪總算是找到男朋友了嘛!”

喬陽陽卻氣哼了一聲:“媽咪是我的,不是叔叔的!”

喬甜甜立即笑嘻嘻的說道:“媽咪,弟弟是吃醋了,他今天上課不專心,原來就是怕媽咪以後愛上叔叔了,就不愛他了!”

“誰吃醋了,我纔沒有!”喬陽陽不肯承認,可是,他的小臉蛋卻出賣了他。

喬靈希趕緊親親他的臉蛋,安慰道:“陽陽,你放心,冇有誰能夠取代你在我心目中的位置,你永遠都是我的小男子漢,媽咪最愛的永遠是你!”

喬陽陽這才點了點頭:“那媽咪說話要算話哦!”

喬甜甜在旁邊卻樂嗬嗬的說道:“媽咪,我可冇有吃醋哦,我覺的,那位叔叔看著人也不錯嘛,而且,長的還很像弟弟呢!”

“彆亂說話!”喬靈希聽到女兒的話,內心莫名的害怕了起來。

就在這個時候,旁邊黑色轎車的玻璃窗落了下來,露出厲庭州那張俊美無鑄的臉。

喬靈希不經意間的望過去,就看到陽光落在他的臉上,突顯出了他那非常深邃俊美的五官。

心頭緊繃的一根弦,驟然之間像斷了似的,喬靈希整個人見鬼了似的呆掉了。

如果說程星星之前說兒子像厲庭州,打死她也不信的,可就在剛纔那一瞬間的凝視,卻令她渾身起了一層的雞皮疙瘩。

怎麼回事?她這是眼睛出毛病了嗎?

為什麼她也開始覺的兒子跟厲庭州很像了?這不科學啊,兒子怎麼可能會像他?

“靈希,讓孩子們先上車吧!”厲庭州聲音溫和,聽上去,令人備感親切。

因為他答應過這個女人,當著孩子們的麵,他會對她好。

喬靈希內心惶惶不安了起來,她覺的自己一定是最段時間壓力太大了,所以纔會有了那麼可笑的視覺錯亂。

兒子明明就是孫家的那個男人的種啊,怎麼又會跟厲庭州相似?

也許孫家那個男人長的也很帥,而且,跟厲庭州還有些相似,所以,兒子生出來後,纔會跟他撞了臉。

一定是這樣的,肯定是。

“寶貝們,快叫叔叔!”喬靈希為了營造出一種和諧的氣氛,所以,她也微笑的開口叮囑兩個小傢夥。

“我叫厲庭州,你們可以叫我厲叔叔!”厲庭州語氣儘量的溫柔下來。

“厲叔叔,你好,我叫喬甜甜,這位是我弟弟喬陽陽。”喬甜甜笑嘻嘻的說道。

厲庭州望著眼前這張漂亮精緻的小臉蛋,莫名的閃過一絲錯愕。

也不知道是怎麼了,就感覺這個小女孩笑起來的樣子,莫名的就像極了他的兩個雙胞胎妹妹。由其是眉眼之間,還有那一雙雪亮清澈的大眼睛,厲庭州的兩個雙胞胎妹妹比他小了七歲,所以,厲庭州對兩個妹妹兒童時候的印象非常的深刻,所以,他纔會覺的眼前這個四歲小女孩臉上,有著他妹妹的影子。

“陽陽,你也叫一個吧!”喬靈希發現兒子還是有了牴觸的情緒,這令她十分的擔憂。

“厲叔叔!”喬陽陽雖然莫名的不喜歡這個男人,可是,也架不住媽咪喜歡啊,所以,小傢夥隻能順著媽咪的喜好,免強的喊了他一句。

厲庭州目光錯愕的從這個小女孩的臉上,轉移到了旁邊小男孩的小臉上,他微微含笑:“上車吧,叔叔今天晚上帶你們去吃飯!”

“謝謝厲叔叔!”喬甜甜立即就開心起來。

打開車門,兩個小傢夥就擠進了車內,喬靈希也坐了進去。

厲庭州的目光還在打量著身邊的小女孩,真是見了鬼似的,如果說這個小東西笑起來的樣子像妹妹,可為什麼她不笑的樣子,也像極了?

那粉嘟嘟的小臉蛋,不時嘟起來的小嘴巴,還有她小巧的小鼻子,卷長的睫毛,眉型,還有微微捲曲來的齊腰長髮。

厲庭州突然有一種懷疑人生的感覺。

不能說像了,根本就是她兩個妹妹小時候的樣子啊。

厲庭州神色震訝的看向喬靈希,雖然她也很漂亮,可是,這個小女孩卻跟她並不太像。

到底是不是親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