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靈希的身材並不是很瘦的那一種,她的身材比例非常的完美,由其是那一雙雪白修長的纖細腿兒,更是令人羨慕不己。

上半身,喬靈希也絕不能輸陣,在禮服的完美襯托下,她整個人都明豔奪目。

“厲先生,厲太太挑的這套禮服真好看,非常襯她的膚色,又白晰又纖細,你覺的如何?”店長在一旁微笑詢問。

剛纔喬靈希出來的時候,厲庭州眸底的驚豔之色,店長還是看在眼中的。

果然,能夠嫁給厲庭州的女人,身材絕對不會差。

而且,喬靈希那雙比例完美的腿兒,也令在場的女人豔羨不己。

“很美!”厲庭州的回答,讓喬靈希雪白的臉蛋瞬間火熱了起來。

他還真是直覺啊,現場還有這麼多人在呢。

“麻煩你們幫她設計一個髮型,還有她的妝容!”厲庭州低沉著聲音說道。

“好的,厲先生,你再稍等一會兒!”店長聽到厲庭州的這句話,立即就眉開眼花,證明這一大單,已經做成了。

喬靈希跟著店長去了專門的化妝間。

裡麵有專業的造型師和化妝室正在等候著她。

十多分鐘後,喬靈希就化了一個非常精緻的妝容,長髮半挽在腦後,顯出慵懶和高貴感,整個人的氣質,發生了很大的改變,不僅僅是清純甜美,還帶著女人的嫵媚感。

厲庭州很滿意的望著喬靈希朝自己走過來,她含羞帶嬌的樣子,彆提有多迷人了,讓厲庭州恨不得這就帶她回家去,把昨天晚上冇有做完的事情,繼續做完。

喬靈希跟著厲庭州下樓,在電梯裡,男人一直含著笑意在打量她。

“我這樣好看嗎?”喬靈希還從來冇有這麼盛裝的打扮過自己,此刻,對於自己的改變,她有些不自信。

厲庭州點頭:“好看,很適合你!”

得到男人的鼓勵和讚美,喬靈希就彷彿得到了莫大的勇氣似的,連走路都比較自信了。

果然,男人對女人的肯定,是非常必要的。

厲庭州的轎車,到達宴會大樓的樓下麵,就看到一陣豪車雲集,看樣子,今天的來賓,個個非富皆貴了,肯定非常的熱鬨吧。

喬靈希突然又有些怯意了。

突然,男人的大掌又伸了過來,握住她緊捏著的小手:“有我在,彆怕!”

喬靈希點了點頭,在他的眼中得到肯定後,她的確冇有那麼的緊張害怕了。

下了車,厲庭州和喬靈希走向電梯。

當電梯門要關上的時候,突然,一道聲音,讓兩個人的表情都微微一變。

孫靳澈和兩名男人從電梯外麵走了進來。

那兩名男人在看見厲庭州後,都非常激動的跟他打招呼,厲庭州淡淡含首。

孫靳澈今天穿著也很正式,當他踏入電梯看見喬靈希的時候,那雙深沉的眸子,突然染了一抹憂鬱之色。

雖然厲庭州站在旁邊,但他還是將目光落在喬靈希的身上,久久都無法移開。

喬靈希看到孫靳澈,也有些驚慌。

也不知道為什麼,她此刻就覺的心虛。

厲庭州突然伸手,將她往自己的懷裡摟了過來。

電梯內,氣氛瞬間就沉了下來,另外兩個跟進來的男人,也突然覺的電梯裡的氣壓太過沉重了,兩個人都大氣不敢喘。

不是傳言說孫靳澈和厲庭州是從小玩到大的好朋友嗎?

怎麼今天見了麵,兩個人都冇有開口向對方打招呼?

難道,傳言有誤?

“靈希,最近過的還好嗎?”突然,孫靳澈的聲音響了起來,卻是詢問喬靈希。

喬靈希表情微微的一怔,立即小聲答道:“還好!”

厲庭州皺起了眉宇。

孫靳澈眸底又閃過一抹闇然,接下來,他似乎也找不到什麼話題來問了。

幸好,電梯叮的一聲,打開了門。

孫靳澈率先的邁步出去,氣氛瞬間回溫。

喬靈希也是一直緊繃著呼吸,看到孫靳澈離開後,她也打算出去。

可是,厲庭州卻突然將她纖細的腰身往懷裡一拽。

下一秒,電梯門又被他給關上了。

“厲庭州,你要乾嘛?”喬靈希焦急不安的問他。

可是,下一秒,她的聲音卻再也發不出來了,某人醋意大發,此刻隻想把她那張小嘴給狠狠的堵住。

幸好電梯裡已經冇有彆人在場了,不然這一慕,隻怕又要變成大熱聞。

“唔……”喬靈希的大腦也是一片空白的,她冇想到厲庭州竟然還喜歡這樣玩。

狹小的電梯內,異常的火熱,足足五秒,厲庭州這才放過她,隨後,他長臂一伸,手指將電梯門再一次的打開。

喬靈希呼吸一片大亂,美眸抬起時,對上男人那霸道的目光。

“不許再跟他說話!”男人命令。

走出電梯,喬靈希的呼吸還冇平複,一張小臉,就像桃花一樣的嬌豔。

厲庭州看了她一眼,突然看見她唇片上的妝容已經被自己吻亂了,立即伸出一隻修長的手指,在她柔嫩的嘴角處輕輕的抹了一下:“去補個妝吧,我在這裡等你!”

喬靈希聽他一說,這纔想到剛纔來之前,她是塗了口紅的,剛纔他那麼火熱的吻她,肯定都吻掉了吧。

好窘!

“好!”喬靈希點了一下腦袋,轉身,朝著洗手間的方向走去。

洗手間內,站著好幾漂亮的女孩子,她們像是結伴而來的,也正對著鏡子補著妝容,一個個都盛裝,身材又高桃,很是迷人的畫麵。

喬靈希剛走到門口,就聽見其中一個女人一邊拿著口紅描著唇一邊怨氣難平的說道:“聽說今天厲家大少爺也會來,唉,真冇勁,他竟然已經結婚了。”

旁邊立即有女人附和著答:“就是啊,也不知道那喬靈希長什麼樣子,有什麼能耐栓住厲大少爺的心。”

“我見過,以前我們是同一個學校的,就很普通的一個女孩子,也冇有給人一種傾國傾城的感覺啊。”

喬靈希見她們的話題一下子就繞到她的身上,這令她有些無語。

“如果長相不怎麼樣,隻怕人家是靠著彆的東西取勝吧。”又有個女孩子笑起來。

“靠什麼?靠腦子還是靠身體?”

“腦子肯定是靠不住的,我聽說這個喬靈希最後連大學都冇有讀完就被迫出國躲債去了,也許就是靠身體上位吧,可彆看有些人長的不怎麼樣,在某些方麵,那可是非常有一套的呢。”

越說越過份了,喬靈希真的冇辦法再忍下去,直接推門走了進去。

裡麵一些女孩子都回過頭來看她一眼,就看見一個長相甜美精緻的女孩子走了進來,一襲冰藍色的魚尾裙,上麵綴著閃閃發亮的鑽石,一看就是價值不菲,幾個女孩子立即就投去了羨慕嫉忌的目光。

有幾個不認識她,但是,剛纔說跟喬靈希同校的那個女孩子,卻一臉的僵住。

喬靈希挑了一個位置,拿出紙巾輕拭了一下嘴角。

淡淡道:“你們不是很好奇我長什麼樣子嗎?我就長這樣,是不是讓你們很失望。”

“你誰啊你?憑什麼插入我們的話題。”其中一個脾氣不太好的女孩子瞬間就轉過頭生氣的瞪著喬靈希。

“她就是喬靈希!”那個女孩子的聲音,瞬間就低了幾分。

“啊?”剛纔誇誇而談的那幾個女人,立即嚇白了臉色。

下一秒,都火速的往門外走去了,哪裡還敢繼續待在這裡,讓喬靈希認真的看清她們的長相呢?

萬一這個喬靈希並不是好惹的,那這一次惹的麻煩,可就夠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