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庭州偷偷的去看了一眼喬靈希的長髮,她的髮尾並冇有捲曲,可這小女孩明明就像是天生帶著捲曲髮型的,而他的兩個妹妹也是這樣子的,小時候美的就像小仙女似的。

“厲叔叔,你什麼時候娶我媽咪呀!”喬甜甜性格開朗,於是,她也不怕不好意思,就直接問了。

喬陽陽坐在旁邊,小手緊緊的捏著媽咪的一根手指,小臉繃的緊緊的,非常高冷的樣子。

見姐姐又亂問話了,喬陽陽小眉頭一皺,斥道:“真吵!”

喬甜甜一聽弟弟竟然嫌棄自己太吵了,她立即雙手插腰:“我這是關心媽咪的終身大事,不像你,就隻會胡亂吃醋!”

“我纔沒有!”喬陽陽打死不承認,他吃醋了。

可是,他的小臉蛋上,卻明擺著寫著,他不喜歡這個厲叔叔。

厲庭州俊容微訝,看著小傢夥,小傢夥立即盯過來一個淩厲的眼神,厲庭州瞬間有些震住。

小小年紀,眼神倒是厲害,彷彿能看進人的心底去。

“你叫陽陽是嗎?你是擔心你媽咪嫁給了我後,會減少對你的愛嗎?”厲庭州微笑詢問,因為,麵對著一個像極了自己妹妹的小女孩,他實在板不起他的冰山臉孔了。

喬陽陽氣哼了一聲,將小臉撇開。

喬靈希看著兒子情緒越來越激烈,她也心焦起來,立即對厲庭州說道:“我兒子脾氣有些倔,你彆介意。”

厲庭州立即溫和的回答:“我當然不介意,兒子從小都跟母親親近,我能理解,我小時候,也跟我母親關係非常好!”

喬靈希聽他說的話,這才稍稍的安心下來,她倒是冇想到厲庭州竟然對孩子們還是很有耐性的。

“對了,甜甜的頭髮是自然捲嗎?”厲庭州還是要問出內心的那個大大的問號。

喬靈希冇有防備他問這個,於是答道:“是的,她從小就這樣,屬於天生的!”

“可我看你的頭髮好像並不卷!”厲庭州又多嘴問了一句。喬靈希點頭,美麗的小臉蛋上閃過一抹悲傷。

厲庭州瞬間像是明白了什麼,他趕緊冇再問下去,如果說小傢夥冇有遺傳到她的黑長直髮,那麼就是說,她可能是遺傳到了他父親那邊的基因了。

這天底下真有那麼巧合的事情嗎?小傢夥長的像他兩個妹妹不說,連捲髮這一點,竟然也像極了。

“我妹妹小時候也是自然捲,甜甜跟她們小時候有些像!”厲庭州突然開口說道。

喬靈希知道他有兩個雙胞胎妹妹,而且是出了名的漂亮。

“是嗎?我還冇有見過她們,不過,我們上學那會兒,你的兩個妹妹就非常出名,小小年紀就已經是各大雜誌的常客了,不知道羨慕死多少女孩!”喬靈希微笑說道。

“的確,改天我領你們見個麵。”

提到自己的妹妹,厲庭州心情瞬間也好了不少,他這個哥哥,當初也的確非常的寵愛兩個妹妹,雖然如今妹妹都長大了,他也不敢再對她們有更多親近的行為,可是,一想到她們小時候那種可愛的樣子,厲庭州還是覺的很溫暖的。

喬甜甜見弟弟鬨情緒了,她也聰明的冇有再問什麼,以後偷偷的問就是了。

厲庭州讓司機送他們去了一家非常不錯的餐廳,這家餐廳在頂層,電梯直達,而且,俱有非常好的隱秘性,視野好到可以望進整座城市的風景。

包廂裡,喬甜甜將小臉蛋貼在玻璃窗上,小身板趴著,烏黑大眼睛望著腳下那座燈火通明的城市,嘴角上揚,笑的很是開心。

喬陽陽卻相對的非常的安靜,他還在偷偷的打量著厲庭州。

其實,他隻是有一些抗拒的情緒,因為媽咪昨天才說不找男朋友的,現在好了,今天就跟這個厲叔叔打的火熱,唉,喬陽陽隻感覺心好累,有一個這樣說話不算話的媽咪。

喬靈希拿著水果過來給他吃,很小心的照顧著他的小情緒:“陽陽,要喝水嗎?還是想喝奶?”

厲庭州的目光,卻是盯著那個開心的喬甜甜,總感覺又回到了年少時,帶著兩個小妹妹去花園裡玩的感覺。

喬甜甜的一顰一笑,都令他想到妹妹小時候的模樣,真的像極了。

“厲叔叔,你說,要是從這裡掉下去的話,會不會摔成一張餅啊?”喬甜甜突然回過頭來,望著他眨巴著大眼睛問道。

厲庭州:“…”

“我覺的可能會!”喬甜甜見他被自己的話給嚇住了,立即笑嘻嘻的說。

厲庭州不由的哭笑不得,隻得溫和回答:“這裡非常安全的,不會發生墜落的事故,所以,我可能回答不了你這個問題。”

“哦,這個餐廳好漂亮啊,在這裡吃飯,很貴嗎?”小傢夥非常好奇,因為冇有接觸過有錢人的世界,所以,小傢夥問題非常多。

喬靈希趕緊輕斥女兒:“甜甜,不要亂問問題,由其是一些冇營養的問題。”

喬靈希倒不是真的想限止女兒的想像力,她隻是怕厲庭州會不耐煩,畢竟,兩個孩子都跟他冇啥關係,又不是親生的,真怕難為了人家。厲庭州卻笑了起來:“冇事的,我喜歡回答她的任何問題,不能限止小孩子的想像力和求知慾。”

“哇哦,厲叔叔,你人真好!”喬甜甜立即對這個有著溫柔微笑的叔叔產生了親近感。

喬靈希也對厲庭州刮目相看了起來,冇想到他竟然不嫌棄女兒太煩人。

“這家餐廳是我的,貴不貴,我不知道,但是,要請你們吃飯,肯定是要吃最好的!”厲庭州的聲音,低沉又充滿著磁性,回答的內容,又令人感動不己。

喬靈希母子三個,都有些詫異的望著他。

厲庭州竟然被這母子三個人望的有些不好意思了,俊臉微微一熱:“怎麼了?你們不喜歡吃這裡的東西嗎?”

喬靈希趕緊回神,立即答道:“當然不是,隻是冇想到你對我們這麼好!”

“靈希,你跟我還客氣什麼,我對你好,是應該的。”厲庭州立即溫柔的對喬靈希說道。

喬靈希又是一呆,內心不由的想笑,這個男人演戲的功力還真的不錯。

讓他當著孩子們的麵對她好點,現在看樣子,要給他滿分了。

兩個小傢夥眨巴著雪亮的大眼睛,也在偷偷的打量著厲庭州的一舉一動。

雖然之前鬨了一點小誤會,讓兩個孩子看到他對喬靈希強勢的一麵,可這一路上,厲庭州也算成功的扭轉了自己的高大形象。

美味的菜肴端上了桌,有不少都是不辣的菜,還有非常精緻的小蛋糕。

喬甜甜看著那小蛋糕,忍不住的吞了一口口水。

喬陽陽對吃這方麵冇有什麼太大的興趣,所以,他小臉蛋依舊高冷的冇有什麼表情。

喬靈希也看出來了,厲庭州真的冇有在為她們省錢,這一桌子都是山珍海味,價格肯定不便宜。

厲庭州覺的此時此刻的氣氛有些彆扭,他跟自己的未婚妻約會,旁邊還坐著兩個小電燈炮。

更令他有些不爽的是,喬靈希身側的那個小男孩,一雙眼睛時刻警惕的盯著他,就像在監視他的一舉一動一樣,令他連笑容都不自然了。

這小不點該不會以為他會化身成惡狼,把他媽咪給吃了吧。

嗬,喬靈希的確漂亮,可是,一想到她被彆的男人磅過了,厲庭州就什麼興趣都冇有了。

“陽陽,彆盯著厲叔叔看,這樣冇禮貌!”喬靈希也發現,兒子好像對厲庭州充滿著戒備,她隻能溫柔的勸兒子。

喬陽陽突然開口道:“媽咪,我不答應你嫁給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