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顏臉色也一下子就呆住了。

這個女人,她認識,前不久,似乎退了與韓家的婚約。

還真是冤家路窄啊,冇想到竟然會在餐廳裡碰到韓野明的前女友,楚顏的表情,也有些不自然了。

“這麼快,就換了新人?可真令我傷心。”那名女人走到餐桌旁,含笑打趣的說道。

楚顏美眸閃動了兩下,還是忍不住的打量了一下這個女人,她擁有很嫵媚的外表,身材高挑,渾身上下都是一種養尊處優的貴氣,楚顏知道,她也是豪門大小姐,名叫鄭沁。

因為韓鄭兩家有意達成合作,所以,安排了兩個人做商業聯姻,原本是一樁被外界看好的男才女貌的美滿婚事,可是,就在兩個人訂婚不到三個月,鄭沁就主動提出取消這樁婚事,這件事情,曾經也在上流社會轟動一時,而大家都認為是鄭沁把韓野明給甩了,但事實真的是這樣的嗎?

“有事嗎?”韓野明的語氣並不熱情,目光也隻是很淡漠的掃向她。

鄭沁目光突然朝楚顏盯了過來,隨後,她雙手挽在胸前,一副輕嘲的口吻說道:“你對我那麼冷淡,原因就是她嗎?韓野明,我早就知道你心中另有所愛,可你為什麼還要答應跟我聯姻,真當我鄭沁那麼好欺負嗎?”

楚顏聽到鄭沁的話後,內心大驚了一跳,這個鄭沁真是奇怪,怎麼會把她當成了他們婚姻失敗的第三者呢?

真是冤枉啊,她那個時候都還冇有去找韓野明,韓野明也肯定都不認識自己啊,怎麼現在把這筆帳算到她的頭上來了?

“是你提出取消婚禮的,可不是我,你怎麼還跑來興師問罪?”韓野明卻似乎並不生氣,隻是依舊淡淡的口吻,俊美的臉上,波瀾不驚。

鄭沁更加生氣了起來,目光含著怨氣的瞪了一眼楚顏:“如果…如果你不對我那麼冷淡,我會取消婚事嗎?哪怕你給我一點點的希望,我也一定願意做你的妻子。”

由於餐桌的四周隔了很遠纔是彆的客人,所以,他們的談話,並冇有人能夠聽得清楚。

鄭沁原本是不想在這裡跟韓野明吵這件事情的,但是,她越想越委屈,感覺自己堂堂鄭家大小姐,竟然被韓野明如此的捉弄,現在,他堂而皇之的帶著一個女人來這種浪漫的餐廳吃飯,他們的關係,可想而知有多不一般了。

楚顏聽了,表情也有些呆掉,難道網絡上傳的不是真的?鄭沁不是因為討厭韓野明而取消婚事?

從鄭沁的話中,楚顏瞭解到,韓野明可能不夠積極,才讓這樁婚事給黃了的。

韓野明幽眸一眯,略有些不快的望著鄭沁:“既然是商業聯姻,你還指望我投入多少感情進去?當初婚前協議,你不是也看過了嗎?而且你還在上麵簽字了,我們表麵是夫妻,背後卻各玩各的,互不乾涉,是你打破了規則,變的貪心。”

鄭沁被他的話給刺激到了,美麗的小臉脹的通紅,隨後,又一片鐵青。

“如果我不喜歡你,我絕對不可能跟你聯姻的,韓野明,你就是故意裝傻,把我的一番真情當成沙子一樣踩在地上。”鄭沁捂住了唇,一副受了莫大傷害和委屈的樣子,哽嚥著控訴韓野明的冷漠無情。

同樣身為女人的楚顏,雖然很想同情鄭沁的遭遇,可是,現在立場對立了,她也大氣不敢喘,還真有些心虛感。

“是你,一定是你,你把他的心奪走了,纔會讓他如此冷落我,我跟你冇完!”鄭沁最後氣憤不平的指著楚顏,把罪名全部都扣到她的身上去,臨走之前,還放下狠話,一副要跟楚顏做仇敵的樣子。

楚顏被她的話給嚇住了,柔美的小臉有些蒼白,她有些無辜的望著韓野明:“你怎麼不幫我解釋一句啊?她誤會我了!”

“她冇有誤會!”韓野明卻很肯定的說,幽眸緊鎖著她驚慌無措的小臉:“我的確有些喜歡你了!”

楚顏美眸再一次的睜大了,就算他現在喜歡自己,可是,他和鄭沁取消婚禮的事情,也跟她一毛錢都冇有關係啊,她可不想平白無故的為自己豎一個仇敵。

“韓野明,我還是希望你能找鄭沁解釋一下,我很開心你現在喜歡上我了,但是,你跟她在一起的時候,我們都還不認識呢!”楚顏苦著小臉,語氣有些急切的說道。

“我們不認識嗎?”韓野明見這個女人如此急於撇清跟他的關係,他很是不滿,挑了一下眉宇:“我們五年前就認識了,我們還共同育有一個兒子,你現在讓我去找彆的女人,楚顏,你確定?”

楚顏被他的話反問的有些啞口無言。

“如果我真的去找她解釋,你就不怕我跟她還會發生點什麼嗎?”見她表情呆愕,韓野明又譏笑了一聲,這個女人還真是不識抬舉,他都已經把話說的這麼清楚了,她是哪一個字聽不懂?

“我喜歡你,這一點,我很肯定!”韓野明不想跟她多說什麼,喜歡二字,代表著他一切的情感。

楚顏突然一句話都不想再說了,一想到韓野明再去找他的前女友,她的內心就莫名的堵悶。

她會吃醋了,嗬,她真的是越陷越深了。

“好吧,那就不用去解釋了,隻是,萬一她真的要針對我怎麼辦?她可是有權有勢的大小姐,我可不是她的對手!”楚顏還很擔心這件事情,怕真的因為韓野明的風流債,而惹上不必要的麻煩。

“我不會讓她傷害到你的,你放心!”韓野明知道她膽子小,不敢惹禍,所以,他隻好溫柔的安慰她。

“真的?那好吧,我相信你!”楚顏揚起嘴角,笑了起來。

有這句話,楚顏真的什麼都不害怕了,這個男人給她的安全感,已經讓她對未來的路,毫無恐懼。

正好這個時候,服務生送來了菜肴。

“對了,剛纔她說的是真的嗎?你們訂婚前,還有一個協議?”楚顏突然又八卦了,好奇他和鄭沁過去的一切事情。

男人突然夾了一塊蝦仁,放到她的碗裡:“先吃飯,有時間再跟你解釋這件事情。”

楚顏小嘴微嘟了一下,也冇有再強求了!

喬靈希暈呼呼的躺在床上,她覺的自己真的是找罪受了,之前就已經償了一把酒醉的滋味,可今天還不長記性,又把自己灌醉了。

想到厲庭州和古玉兒有說有笑的畫麵,喬靈希還是很難受的,就像針紮在心口,痛的她不能呼吸。

她隻能接受一個事實,她愛上這個男人了。

這纔多久的時間啊,竟然就開始為他吃醋,為他醉酒了,是自己的意誌力太薄弱,還是這個男人真的太有魅力了,也許,兩種可能都有吧。

厲庭州如此受女人歡迎,就已經證明瞭他的魅力了。

厲庭州依舊拿著手機,半倚在她的身側,正在關注著今天的股市走向,沉峻的眉宇,透著睿智。

身側女人發出一聲細碎的低吟聲,厲庭州眸色微怔了一下,幽眸轉了過去,就看見她白晰的額頭處蒙了一層細汗,她似乎很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