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靈希在仔細打量過男人的深邃五官後,竟然伸出了一隻手指,像是拿著畫筆一般,在他俊美的輪廓上麵仔細的描摹著,她就是畫畫的,所以,看見了美的東西,都情不自禁的想去描繪。

這個男人的臉,就完美的令喬靈希動心,真的想找一張紙來,把他這安靜沉睡的模樣畫下來,收藏,方便以後想他的時候就能看見。

想到自己這傻兮兮的行為,喬靈希自己都悶著一股笑意,不過,她不敢笑出聲來,怕真的吵醒他了,看見自己這傻氣的樣子,還不知道要被他笑話多久呢。

就在喬靈希的手指將他性感迷人的下巴給描完之後,突然,她耳邊響起一道低沉沙啞的男聲:“喜歡我這張臉嗎?”

突來的聲音,嚇的喬靈希渾身一抖,美眸瞠大,就對上一雙掀起的幽眸,經過一夜的休眠,男人眸底的光芒更加的璀璨深幽,就像星辰大海一般,迷人若迭,勾人心魂。

喬靈希呆住了,就這樣傻瓜似的望著他,連話都像不會說了。

這個男人什麼時候醒來的?

看著她被自己嚇呆的表情,厲庭州大清早的心情好到極致,手指伸到她的唇邊,輕輕的點了一下,隨後,他撐起了上半身,居高臨下的望著她依舊呆若木雞的樣子。

黑色的睡袍,從他起身的那一刻,無聲的往下滑開,露出男人結實迷人的胸膛,那充滿著雄性氣息的畫麵,令喬靈希小臉瞬間就羞紅了。

“你…你醒了!”喬靈希這才彷彿找回了聲音,卻是結結巴巴的,很不自然。

就像一個犯錯後被抓住的小孩子,一雙美眸閃動個不停,內心早就亂成一鍋粥了。

該死,他什麼時候醒的?有冇有看見她剛纔傻帽的樣子?

“你醒的時候,我就醒了!”男人明明發現她的窘態,卻故意這樣說,果然,喬靈希腦袋轟的一聲,炸出一片空白。

完了,真的被他看見了,她趕緊伸手捂住自己的小臉,想死可以嗎?

看著她純真可愛的樣子,一張嬌豔欲滴的臉蛋,讓人看著就想咬上一口。

“好了,我很喜歡你剛纔描繪我的感覺,讓我知道你有多喜歡我!”厲庭州伸手過去,輕輕的將她捂住臉的小手拿了下來,薄唇輕啟,溫柔的話,又再一次令喬靈希心慌意亂了。

“你下次要再這樣捉弄我,我就不理你了!”還是覺的受到了他的欺負,喬靈希負氣的推開他的大掌,轉身就掀被下床,氣鼓鼓的拖著一雙鞋子進浴室去了。

看著她耍小孩子脾氣,厲庭州薄唇的笑意更加的深了。

喬靈希正在洗漱,拿著牙刷憤憤不平的含在嘴裡拚命的刷著,突然,浴室的門推開了。

男人著一身灰色燙金絲的睡袍進來,高貴的氣息,不言而喻。

喬靈希所有的動作都停滯了,一雙美眸從鏡子裡看著男人走過她的身後,緊接著,傳來了不該聽到的水聲。

喬靈希腦子再一次的轟的一聲,空白了起來。

這個男人…

就不能等她洗漱完之後,再進來解決個人事情嗎?

她雖然跟他已經像一對夫妻了,但是,最起碼的**,還是要遮蔽一下的吧。

為什麼這個男人竟然絲毫不當一回事?

喬靈希更加快速的刷了牙,然後臉都冇有洗,就轉身出去了。

厲庭州看著她像兔子似的背影,這個小女人,又害羞了。

嗯,他喜歡看她臉紅害羞的樣子,這好像能夠令他心情愉快。

喬靈希跑進了衣帽室,打算挑一套衣服穿戴去上班了。

突然,男人又邁步進來,高出她一個頭的身軀輕易的就將她堵在一道衣櫃門前。

“彆躲我了,我有件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說!”男人溫和的聲音,透著對她的無限寵愛。

喬靈希聽到他說重要的事情,美眸微微一愕,都忘記自己剛纔在氣他什麼了。

有些急切的問:“什麼事啊?”

“我今天晚上要出國一趟,有個很重要的金融會議要參加,你會陪我去的,對嗎?”厲庭州溫柔的鎖住她雪白精緻的臉蛋,幽眸充滿著一絲的期待。

“我…我可能冇空,我剛剛接手現在的工作,每天都很忙…”喬靈希聽到他要出國,心就亂了,雖然她很想陪他去,可是,想到自己最近的工作也忙碌到不行,她就隻能遺撼的拒絕他了。

“你的工作,我派給你的那四名全能型人纔會幫你完成的,你就算在國外,也照樣能夠做決定。”厲庭州覺的,她能跟自己出國去玩,纔是最重要的,至於她手邊那小公司,真的不在他考慮的範圍。

“他們?”喬靈希美眸微訝。

“不然,你以為我付那麼高的薪水給他們,是讓他們去玩的嗎?他們會協助你處理好所有的事情的,你隻管跟我出國去,靈希,冇有你,我會失眠的。”男人語氣莫名的低沉了幾許,帶著一絲可憐的表情望著她,充滿了邀請。

喬靈希被他眸底那一抹熱烈的光芒給驚的忘記要做什麼決定了。

“那…我先打個電話請假!”

“你就是最大的股東,你還需要向誰請假?”厲庭州覺的她根本不需要多此一舉。

喬靈希又被他的話給愕住,仔細一想,是啊,自己是公司最大的股東,她還是有話語權的。

“我才上任幾天,就請假,這會不會印象不太好?”喬靈希還是覺的自己這樣做對工作不負責任。

“如果你跟我出國,我給你一個大單,這樣,公司裡的人就不會再有任何的意見了。”厲庭州有的是辦法對付這個小女人,她的一切,都完全的撐控在他的掌心裡,就連她那個小公司也一樣。

喬靈希美眸訝然的望著他,內心的那點負疚感,輕易的就被他給化解了。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會去!”喬靈希也已經跟這個男人分不開了,她對他生出了更多的依賴,那種程度,連她自己都不敢去深究。

喬靈希答應跟厲庭州去國外,白天,去了一趟公司,交代好了手邊的工作,下午,她就打了電話給楚敏,想親自去學校接孩子們,楚敏聽到她要陪兒子出國,她當然是十分支援的。

三點半左右,喬靈希就開著車等候在學校大門外了,學校放學的時間是四點到四點半,喬靈希想到又要離開孩子們幾天,就萬分的不捨,她甚至都還冇有想好要怎麼告訴孩子們這件事情。

快四點的時候,學校大門外陸陸續續的駛來各種豪車,都是來接孩子的家長,有錢人的世界,也是處處充滿著攀比心態的,喬靈希開著的這輛限量級豪華轎跑,瞬間就吸引了不少家長的側目,都在猜測著,哪個孩子的家長,竟然開著這麼炫酷的跑車,肯定家世不菲吧。

喬靈希也是盯著手機看的,一到時間,學校的大門就打開了,她趕緊下了車,快步的走向校門。

好奇的人們,這才發現,走下來的是一名身穿著米白色職業套裝的年輕女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