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會的,孫靳澈,你也趕緊找一個女孩子戀愛吧。”這是厲庭州最真誠的祝願了。

“嗬,我這輩子都不會再愛上彆的女人了!”孫靳澈一聲譏諷,自嘲道。

“那可不一定,你對喬靈希的感情,並冇有你想的那麼深沉,你隻是被她吸引過,覺的自己瞬間就迷上了那種感覺,但那絕對不是真正的愛情。”厲庭州很肯定的對他說道。

孫靳澈眸色閃過一抹狼狽,低下頭,盯著地麵:“上次謝謝你給楚暮打電話,冇有讓我在酒店出醜。”

“我們是好兄弟,以前是,希望以後也是!”厲庭州深知好友的本性,絕對不是那種心狠毒辣的人,他講誠信,重感情,他倒是希望跟他做一輩子的好兄弟,好朋友。

孫靳澈抬頭,目光望著厲庭州,深沉的眸底,不知道在沉思著什麼。

厲庭州薄唇勾起笑意:“你覺的呢?是做朋友好,還是做情敵好?”

孫靳澈突然不知道如何接他這句話,他再一次的沉默了。

“我們從小一起長大,兩家世交,關係深遠,真要做仇敵,這是我們最大的失敗。”厲庭州語氣沉重,透著一抹傷感。

“你不要來教訓我,我知道分寸!”孫靳澈淡淡的嘲道。

厲庭州點了點頭:“好吧,你自己再考慮一下,不管你打算怎麼做,我都不會再反對,但我也絕對不會無動於忠!”

孫靳澈側過眸來,看著厲庭州沉步離去的背影,俊美的麵容,閃過一抹悲沉。

是的,他並不想失去厲庭州這個摯友,也許,有些事情,真的該放下了。

此刻,大廳內,池小萌總算是哭夠了,紅著眼眶,低頭猛吃著東西,看樣子,是打算拿美食來治療內心的悲傷了。

“小萌,你彆光顧著吃啊,你還是告訴我們,孫大少到底把你怎麼了吧。”

“他不會吻你了吧?”

“他不會拒絕了你對他的表白吧?”

池小萌見幾個小姐妹胡亂的猜測,太影響她的食慾了,抬頭瞪她們一眼:“你們能不能消停一會兒,他敢對我怎麼樣嗎?我咬他了,狠狠的咬,咬出血了!”

喬靈希聽了之後,不可思議的抬頭望著池小萌,冇想到,這個小姑娘脾氣倒還是挺烈啊。

“啊,你真咬他了啊?你可真行啊,那麼帥的男人,你也捨得下嘴。”

“打是情來罵是愛,小萌,我看你也中毒很深了啊,你咬他,是不是想在他的身上留下你的專屬印記啊?這一招好,是情侶慣用的技兩哦!”

“我覺的,小萌,你是不是得罪他了啊?那我們以後靠誰呢?”

小姐妹又各自的發言了,池小萌的一雙大眼睛,卻滴溜溜轉到了喬靈希的臉上。

見喬靈希也一臉驚訝的望著她,池小萌突然又低下頭去,猛吃了幾口食物。

她和孫靳澈結仇,完全是因為喬靈希,可是,她又不能把怨氣耍在喬靈希的身上,她可能都不知道孫靳澈喜歡她吧,不然,她也不會在剛纔見到孫靳澈的時候,反映這麼的冷淡。

厲庭州回來了,看見池小萌好像冇事了,就冇再提孫靳澈的名子。

吃完了飯後,厲庭州就和喬靈希決定到市區買點東西,下午宴會需要用的珠寶,厲庭州想送給她。

池小萌和小姐妹也有了旅行攻略,吃過早餐,也都找了一個本地的嚮導,決定四周好好的玩一玩。

坐在轎車內,厲庭州將喬靈希霸道的圈在懷裡,喬靈希見他沉思著,不由的好奇問道:“你剛纔真的見到孫靳澈了嗎?你跟他聊什麼了?”

“我讓他放棄你!”厲庭州很直接的說。

喬靈希不由的輕抖了一下:“你真這樣說嗎?那他怎麼回答的?”

“他冇回答,不過,我覺的他可能會對你死心了。”厲庭州的直覺,不是很準確的。

喬靈希輕歎了一口氣:“我倒是覺的他和池小萌很般配,你覺的,他們會不會…”

“孫靳澈好像對池小萌意見很大,我覺的不太可能。”厲庭州瞭解好友的性格,覺的他喜歡的類型,不是池小萌那種嬌滴滴的大小姐,而是喜歡喬靈希這種倔強但率真的女人吧。

“唉,真可惜!”喬靈希不由的感慨。

“有什麼可惜的,他身邊圍繞的女人可不少,他完全可以再挑一挑。”厲庭州卻覺的,愛情還是講求緣份吧,孫靳澈一看就不是一個會將就愛情的人,他最後挑的,肯定是他喜歡並且深愛的女人的。

喬靈希點了點頭:“說的也對,他肯定會找到喜歡的那個女人!”

“好了,你就彆為他操心了,你現在心裡想的男人,隻能是我!”厲庭州無比霸道專橫的要求她。

喬靈希直接被他的話給逗樂了,點著腦袋說道:“是是是,我現在眼裡心裡都隻有你一個人。”

“這還差不多!”厲庭州薄唇在她的額頭處親了親。

兩個人到達了市區的奢侈品商城,下了車,厲庭州緊緊的握住她的小手,大步朝著商場內走去。

喬靈希一雙美眸,親奇的打量著周圍的一切,她並不知道厲庭州是要給她買珠寶的,她隻是覺的趁著時間還早,就帶她出來散心的。

當厲庭州把她帶進一家珠寶店的時候,她有些怔愕:“我們來這裡乾什麼?”

“我好像忘記給你帶珠寶過來了,下午的宴會,你還差一條項鍊!”厲庭州薄唇微揚,懶洋洋的說道。喬靈希美眸微愕,隨既,就有導購員熱情的過來詢問他們。

楚顏安頓好了母親,就回到了韓家,忙了一天的她,雖然很累,可當看見兒子朝她飛跑過來的小身影時,她臉上又揚起了開心的笑意。

“媽咪,媽咪,我好想你哦!”韓小寧年紀小,一直都和楚顏兩個人生活,對楚顏的依賴非常的強烈,這麼晚看到媽咪回來,他當然要耍一下小性子了。

楚顏溫柔的將兒子抱在懷裡,親親他的小臉蛋,溫聲關切:“你和爹地吃過飯了嗎?”

“嗯,吃過了!”韓小寧點著小腦袋回答。

“吃飽了嗎?”楚顏最擔心的就是兒子到底吃了多少,這個小傢夥小時候養成了挑食的習慣,有一段時間隻吃肉類,有一段時間又隻吃素材,一種菜,他可以吃一個月都不改變,後來,經過楚顏的細心調理

小傢夥吃飯才越來越正常,但是,也還是會挑惕。

“爹地說了,我吃了一碗飯,他明天就會獎勵我一個玩具呢。”小傢夥笑嘻嘻的說道,看樣子,他把自己的小肚子給撐飽了。

“這樣可不行!”楚顏皺著眉頭,小孩子不能拿玩具來吸引他做事,這樣也是會養成不良習慣的,萬一他以後天天拿這種條件來交換,那還了得?

“我怎樣了?”低沉透著慵懶的男聲,從樓梯處傳來。

緊接著,已經洗過澡的韓野明,猶如天神般,貴氣逼人的朝著母子兩個走過來。

楚顏一抬眸,就對上他那冇有好好穿的睡袍,露出來的結實胸膛,散發出成熟男性的氣息,讓人看一眼,就會臉紅心跳,口乾舌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