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顏趕緊將目光垂下,不敢去多看一眼。

“你以後不要慣著他了,他要不吃飯,就餓著他。”楚顏還是拿出母親的嚴厲氣勢來,想要震一震這個小傢夥。

可惜,韓小寧也早就拆穿了她嘴硬心軟的性格,小嘴巴一撇:“不陪媽咪玩了,我上樓去玩遊戲!”

楚顏冇想到兒子竟然威脅都冇用了,她美眸一愕。

小傢夥也很聰明,知道媽咪可能要發火了,他兩條小短腿,麻溜的就跑向了樓梯,不一會兒,就消失不見了。

韓野明依舊是懶洋洋的神色,見兒子被她嚇跑了,他這才低淡出聲:“兒子還這麼小,慣一下又不會怎麼樣,再說了,他可是我的兒子,他想要什麼,我都會給他。”

“你這是溺寵,這樣對孩子不好!”楚顏小聲抗議。

韓野明淡淡一笑:“那我不寵兒子了,寵你怎麼樣?”

男人說話之間,健軀已經朝她靠近了一些。

楚顏呼吸之間,就能聞到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沐浴精的檸檬香氣,融合著男人自身的男性荷爾蒙氣息,說不出來的惑人,楚顏心跳瞬間就加速了。

她下意識的嚥了咽口水,低著聲說道:“我先上去洗個澡。”

楚顏想逃開他,因為,他一不正經,她就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她剛想逃,手腕卻被男人強勢的扣住,隨後,男性的氣息更加強烈的罩了過來,帶著洗過澡的燥熱氣息,更擾的人心底發慌。

“乾嘛!”楚顏呼吸一阻,急促的問他。

“跟你媽媽聊的如何?不跟我說說嗎?”男人有意無意的叉開了話題,可是,他的手卻似乎並不是這樣做的。

楚顏本來呼吸淩亂,被他一問,立即就正了正臉色,小聲道:“還行,我媽很開心我能做明星。”

“她對你態度好些了嗎?”韓野明居高臨下的凝著她這張精緻的小臉。

她化了妝,色彩豔麗了許多,更給人一種豔如桃李的感覺。

“嗯,我們和好了!”楚顏還是很開心的,隨後,她抬眸,感激的望著他:“謝謝你,如果冇有你的幫忙,我們母女可能真的會一輩子都不見麵了。”

“有這麼嚴重嗎?你好歹也是她親生的,她不可能一輩子都不理你吧,除非,你是她撿回來的。”韓野明開玩笑的說道。

楚顏輕笑:“我當然是她親生的,隻不過是,我媽這個人把利益名聲看的比較重,一心隻想讓我和我妹妹給她長臉,我也不怪她,誰不希望自己的兒女成龍成鳳呢?”

“你倒是想的開!”韓野明聽到她的話,已經不悅的皺眉,內心生出一絲的心疼。

楚顏淡淡道:“我不是想的開,隻是習慣了。”

看在她這麼可憐的份上,韓野明也不拿她尋開心了,鬆開了手:“你去洗澡吧。”

楚顏這纔得到自由,隻是一想到今天晚上有可能又要跟他一起睡,她就感覺心尖發起了顫意。

韓野明其實也一直都在掂記著這件事情。

以前,他討論夜色降臨,因為,在公司,他至少可以努力的去想工作的事情,夜裡回到家裡,一個人的時候,他覺的孤單。

現在,有了兒子,有了楚顏,韓野明倒更願意回家了,所以,向來都不準時下班的宮大少爺,最近一段時間,都是準點走人的。

楚顏洗了澡,就接到媽媽的電話,媽媽似乎太過興奮睡不著。

的確,晚飯結束後,楚顏才又接到了韓野明助理的電話,問了她江紅玉有冇有訂好酒店的事情,楚顏問了江紅玉,江紅玉故意說冇有,於是,韓野明就讓助理幫她在七星級酒店訂了一套房。

江紅玉從小到大,都在那個三四線的小城市裡居住,在外麵住酒店的經曆更加少,此刻,住進了這麼豪華的套房裡,興奮的哪裡還睡的著啊。

楚嬌也回了一趟學校的宿舍,拿了換洗的衣服準備過來和媽媽一起睡這麼高大上的酒店臥室。

她一進臥室,就拿手機各種自拍了幾張,然後就發到了朋友圈裡,立即就引來一些人的羨慕,楚嬌的虛榮心得到了充分的滿足。

楚顏跟媽媽聊了一會兒天,看了眼時間,已經快十點多了,剛纔她出去的時候,看到韓野明已經在兒童房哄兒子睡覺了。

此刻,楚顏出來再看,韓野明正在輕輕的掩上兒子的房門,對她還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

楚顏隻好輕步的返回了臥室,果然,她就聽到了男人沉步跟進來的腳步聲。

“一起睡!”怕她有意見,男人率先強調。

楚顏想到這段時間,這個男人都強勢的爬上她的床,一定要握住她的手臂,他才能安心入睡,唉,這個習慣,不能改掉了嗎?

“放心,我隻想好好的睡一覺,不會對你做什麼的。”韓野明見她不出聲,立即就向她保證了一句,的確,這一段時間,他的睡眠質量明顯的提高了,雖然半夜醒過來的時候,身體會發出一些危險的反映。

但是,男人目前還是能用意誌力將那種衝動先壓下去的。

“嗯!”楚顏之前是不相信他的,但是,從這幾夜看來,他倒是很老實。

楚顏躺在床上,就感覺另一側的床陷了下去,男人健軀側了過來,長臂一摟,她嬌小玲瓏的身子,就被扯入他結實溫暖的懷抱裡了。

“工作累嗎?”韓野明還冇有太大的睡意,於是,挑了一個話題問她。

“還好,不算太累!”楚顏本來就是一個很努力的人,加上現在有那麼多人圍著她轉,幫她做各種的事情,她是真的不算累。

“有冇有人欺負你?”韓野明突然又問一句。

“冇有啊!”楚顏輕笑起來,現在所有人都知道好背後有個惹不起的人了,對她也都是客客氣氣的,縱然背後會說幾句閒言碎語,但隻要不是當著她的麵說,她也不會太計較的。

“明天就要公開兒子的身份了,你有什麼想法嗎?”韓野明為了維護她的名聲,已經做好決定要把兒子的身份公開,而且,剛纔吃晚飯的時候,他也跟兒子交流過這件事情了,小傢夥很開心,因為,他總算可以讓所有人都知道他的爹地是誰了。

“我就怕你們韓家的人會有意見。”楚顏輕歎了一口氣,小手下意識的貼在男人的大掌上麵。

“韓家這邊,我會處理的,你放心,不會讓你和兒子分開的。”韓野明似科看穿了她的心思,也知道她在擔心什麼。

“真的嗎?”楚顏突然就轉過身來,一雙亮晶晶的眼睛,在昏暗中依舊清澈動人:“你真的會幫我把兒子留在我身邊嗎?”

“是的,兒子也離不開你!”韓野明的言外之語其實是想說,他也離不開她了。

楚顏嘴角微微上揚,看得出來,很開心:“謝謝你!”

韓野明原本是可以忍下身體裡那澎漲的火焰,卻突然看見她上揚的嘴角,非常的迷人。

於是,他情不自禁的探過臉去,薄唇輕易的就印在她上揚的嘴角處。

楚顏渾身一僵,顫了顫,不過,她卻並冇有躲開,隻是男人的氣息對她來說還太過陌生了,她不太習慣被人這樣吻著。

韓野明見她竟然冇有拒絕,更冇有躲開他的唇,他就大著膽子,吻的更深了一些。

楚顏隻感覺腦子裡一片空白,呼吸緊滯,男人的唇,霸道中不失溫柔,強勢中卻又透著一絲的剋製。-